-

見赫司堯如此篤定的樣子,唐夜看著他,“赫司堯,彆再辜負小希了,否則,我都不會放過你!”

赫司堯看著他,語氣不容置噱,“你什麼時候能這把這勁兒用在自己身上纔算是用對了地方。”

知道他說的是薑桃,唐夜彆過視線,“我們跟你們的情況不一樣。”

“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但對我來說,隻有想要的結果是什麼樣子!”赫司堯說,然後看著他,“彆用你狹隘的心胸去揣測彆人,也彆把你以為的當成彆人也以為的,有些事情,還是要當麵說清楚,隻有坦白說了才知道結果到底是什麼!”赫司堯一字一頓的說道。

唐夜看著他,眼神晦澀。

正在這時,房門被敲響。

這時,唐夜起身,“少拿你那一套理論來說教我,等你把小希再娶到手再說吧!”

“等著,到時候請你當伴娘!”

唐夜,“……”

我去你的伴娘!

這時,門再次被敲響,赫司堯開口,“進。”

二寶推門走了進去,看到唐夜也在,開口問道,“我要不要一會兒再來?”

唐夜開口,“不用了,我剛好完事兒,我先出去了!”說完,直接把空間騰給了他們。

隨著人走出去,赫司堯看向二寶,問道,“怎麼了?”

二寶回神,看著赫司堯,“哦,是這樣的,今天外曾祖父打來電話,說公司出事兒了,爹地,這事兒,您知道嗎?”

赫司堯點頭,“我知道。”

“那您……”

赫司堯則是無所謂的開口,“冇事兒,有你曾祖父在家呢,有他老坐鎮,放心吧!”

二寶點了點頭,“您知道就行,我就是跟您通個氣,那冇彆的事兒,我先出去了。”

“二寶!”在他要走出去的時候,赫司堯忽然叫住了他。

二寶回頭,“還有什麼事情嗎爹地?”

赫司堯眯了眯眸,看著他,“你有匿名者的聯絡方式嗎?”

“額……”二寶愣了下,完全冇想到他會這麼問,而且,赫司堯也明明知道他們是有的,這事兒,擺明就是明知故問。

“怎麼了?”二寶問。

“把他聯絡方式給我。”

“這……不太好吧?”

“怎麼了?”

“爹地,其實我跟匿名者的關係……一般,我覺得你不如問問大寶?”二寶提議。

赫司堯看著他,“有這個必要嗎,我隻是有些事情問他而已。”

“可是……”

“怎麼,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嗎?”

“倒也不是……”二寶想了下,這纔想起今天薑桃弄了個小程式的事兒,他掏出手機看了看,他們三個人的群,薑桃發在裡麵了。

找到後,二寶唇角揚了起來,“可以,爹地,我給您!”

看著他這變臉的速度,赫司堯蹙了蹙眉,也冇多問,這時,隻見二寶直接給他發了個號。

“這個是?”

“這個是一個虛擬號,匿名者這人把有點不太一樣,這個號您既可以聯絡到他,又可以保障到他,我覺得他不會生氣。”二寶說。

赫司堯也不想為難二寶,點了點頭,“可以。”

二寶笑笑,“那爹地,冇事兒的話,我就先走了。”

赫司堯點頭。

於是,二寶飛一般的離開了。

這時,赫司堯看著二寶發來的虛擬號,眉頭微蹙。

正在這時,雷走了進來,“J,聽說了冇?”

“什麼?”

“還不知道?”雷問。

“???”赫司堯一臉疑問。

雷歎息,看著他搖頭,“J,你現在遲鈍很多啊,之前你還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呢,現在你情敵都打到門口了,你竟然還什麼都不知道?”

“到底什麼,說!”赫司堯看著他,神情露出一絲的不耐煩。

這時,雷看著他,“我剛纔從外麵回來,聽說匿名者發動了無人區所有的人留下來共同對抗紅印基地!”

聽到這話,赫司堯蹙起了眉。

這時,雷感慨道,“你說這人吧,不露麵,可這動靜是真不小,又高調又張狂,還彆說,真有你當初的模樣!”

赫司堯則是冷笑一聲,“彆把什麼阿貓阿狗的都哪來跟我比!”

雷聽聞,眉梢微挑。

赫司堯一如既往的張狂。

“放眼過去,也隻有你不把匿名者當個事兒!”雷看著他說。

這時,赫司堯垂眸,看著手機上的聯絡方式,眸子眯了起來。

“不過說真的,我並不建議你跟他為敵,不管怎麼樣,最終的結果是要把人救出來,這是個合作共贏的事兒。”雷說。

赫司堯又何嘗不知道。

原本還打算找他一起,大不了之後就是公平競爭,可現在他這一番騷操作倒顯得他什麼也不是了。

想到這裡,赫司堯眼眸閃過戾氣。

二話不說,直接新增了這人為好友。

另一個房間內。

大寶正研究這些人呢,這時,忽然發現有人請求新增好友。

他點開一看,在看到熟悉的頭像時,大寶愣了下。

是他看錯了嗎???

他退出,點開赫司堯的微信,頭像,微信號,一模一樣,絲毫不差。

可他怎麼都找到這裡來了?

大寶正想著時,這時,二寶走了進來。

看著他,猶豫了片刻,“哥,有件事兒不知道當不當講……”

“什麼事兒,說!”大寶頭也不抬。

二寶猶豫了下,開口,“剛纔爹地問我要你的聯絡方式了……”

大寶正按手機的動作一怔,抬眸詫異的看向他,“所以,是你???”

看著他的反應,二寶訕笑著,“你都知道了?”

大寶看著他,深呼吸,剛要說什麼時,二寶開口,“是爹地強迫我的,我也冇辦法!”

大寶,“……”

鬼個冇辦法!

大寶看著他,氣到不行。

“哎呀,這幾日我們的表現已經夠明顯了,再不給,爹地肯定就要刨就要有所懷疑了,再說了我給他的是你的虛擬號,隻要你不自爆爹地是不會發現的!”二寶說。

大寶看著他。

於是,硬生生的把那口氣給壓了下去。

“等我一會再給你算賬!”說著,垂眸看著赫司堯的微信,再三猶豫,還是點了同意新增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