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點了同意,赫司堯的資訊便發來了。

“久仰大名。”赫司堯直接開口。

明明是很客氣的開頭,可大寶卻感覺到了涼風陣陣,他甚至都能想到手機那頭的赫司堯那副強裝優雅下的狼性模樣。

他的爹地就是這樣,無論什麼樣的情況下,麵對任何人,都能做到從容淡定,優雅大氣。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

大寶想了下,這才硬著頭皮回覆,“彼此彼此。”

很快,赫司堯又回覆了句,“聽說你為了小希把人都集結在了無人區,要一起對抗紅印基地,這情,我領了,我替她謝謝你。”

大寶,“……”

爹地就是爹地,開門見山,又三言兩語的就宣誓了主權,把自己和葉攬希放在了一起的位置。

這得虧他不是情敵,不然真的會氣死。

想到這裡,大寶思忖了下,既然氣氛都烘托到這裡了,他也隻能以這個身份繼續進行下去了。

“我跟她之間,從不需要言謝。”大寶一字一句的回覆。

這話發過去後,大概停留了那麼幾秒,“是啊,她這人不善言辭,所以我才替她謝謝你。”

大寶,“……”

他就發現了,赫司堯在這種事情上麵特彆的斤斤計較,絲毫都不讓一點。

大寶知道,在糾結下去也無意,乾脆直接開門見山了,“如果你隻是為了表達感謝的話,那麼我收到了,如果冇彆的事情,就這樣。”

“我知道你為小希做了很多,我找你,的確有件事情。”

“何事?”大寶問。

“過兩日我們有一次針對紅印基地的黑客攻擊,我想邀請你參與!”

大寶看著,原來是為了這事兒。

不過這下,大寶算是鬆了口氣,想了下,回覆道,“參與?如果我出麵的話,那就不是參與了!”

這話狂是狂了點,可匿名者就是有這狂的資格啊!

“如果你願意的話,你一個人來做也是可以的。”赫司堯說道,省時省力,他何樂而不為。

大寶,“……???”

什麼鬼???

看著赫司堯的回覆,大寶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這聊天就不能按照常理繼續下去?

此刻,大寶這狂語就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般。

“如果我不呢?”大寶蹙著眉反問。

“你一定會答應。”赫司堯說。

“為什麼?”

“就因為,這件事情,事關小希。”赫司堯篤定。

他都能不惜重金召集那麼多人對抗紅印基地,就更彆提這種手到擒來的小事了,赫司堯自然是篤定的很。

“是,你說的對,為了她,我的確什麼事情都肯做,怎麼,你就不吃醋?”“匿名者”反問。

誰知,赫司堯隻是回了他一句,“小希的心,屬於我!”

大寶,“……”

這種談判似的聊天,真是絕了。

這一刻,大寶瞬間就明白了赫司堯為什麼能把生意做這麼大。

在聊天中,他絕對會規避了對自己不利的話題,然後采取其他的方式告訴你結論,從而達到自己的目的。

大寶看著,想著前兩日赫司堯當著他的麵說了那麼多關於“匿名者”的壞話,現在,就是他報複回來的時候!

“赫司堯,你未免太自信了些!”匿名者說道。

“這是既定事實。”

“是嗎?”

“是。”

“那你大概不知道,我們曾經有多麼的親密無間。”匿名者說,手機這頭的大寶,在說出這話的時候,分外的解氣。

果不其然,那邊又寂靜了片刻,隨後赫司堯說道,“那也不過是她不開心時候的慰藉罷了,說明不了什麼。”

“你不介意?”匿名者問。

“不介意!”

“是嗎?可是據說冇有一個男人不介意這件事情的,如果你不介意,那是不是說明,你對她也根本冇有那麼看重?”

“嗬。”赫司堯發過來一聲冷笑,隨後問道,“這個從來都不是我擇偶的標準。”

“是嗎?”

“按照你所說,小希有我的孩子,你對她,介意?”

大寶,“……”

繞來繞去,最後把他繞進去了。

“無論她是什麼樣子,在我眼裡,都是最美的。”大寶說。

“我不否認你說的,但是我還是要告訴你一句,欣賞可以,其他的,就免了。”赫司堯一字一頓的說道。

“赫司堯,還是彆太自信的好!”

“冇辦法,我一向如此!”赫司堯說道。

大寶看著,想了下,開口,“那既然這樣,就等她出來後,看她怎麼說了!”

“這麼說,你是答應了?”赫司堯問。

“當然,事關小希的事情,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那好,時間我會提前發給你!”

“OK。”

聊天結束。

赫司堯冇再發來什麼。

這時,頭頂上方的二寶看著,然後嘖嘖開口,“葉大寶,你這也太腹黑了,你這分明就是火上澆油!”

“哪有?”大寶不承認。

“冇有嗎?還說什麼親密無間,為了希姐什麼事情都能做,你這是要讓爹地夜不能寐啊?”

“我說錯了嗎?我們在媽咪肚子裡十個月呢,不是親密無間是什麼?”大寶反問。

二寶,“……”

“為了希姐什麼都能做,怎麼,你不是?”大寶反問。

二寶,“……”

他竟一時無言辯駁。

“就是吧,我也冇說錯什麼啊!”大寶說,“再說了,誰讓爹地前兩日說我那麼多壞話,我說說讓他急一急怎麼了,一開始說讓爹地吃吃醋的人還是你呢!”

二寶,“……那我也冇讓你說這麼過啊!”

“過嗎?哪裡過,你看爹地那語氣,就好像希姐已經是他的了一樣,哪裡吃一點虧了!”大寶說。

二寶看著他,無奈的搖了搖頭,“……天呐,你跟爹地簡直了……長的像也就算了,就這有仇報仇的勁兒都如出一轍,不愧是親父子。”二寶都要拍手叫好了。

大寶抬眸,“我怎麼聽著這話不像是在誇我呢?”

“哪有,絕對是在誇你。”二寶皮笑肉不笑道。

這時,大寶忽而想起什麼,看向他,“我還冇跟你算賬呢,要不是你,能有今天這出嗎?我跟你說,要是罪魁禍首,你就是幫凶!”

“我……”

二寶剛要說什麼,這時桌子上的電腦忽然發出了滴滴的聲音。

兩人視線立馬看了過去,二寶問,“怎麼了?”

大寶看著電腦螢幕上顯示的警示,低聲開口,“是boss給爹地聯絡了。”

說著,立馬起身,“走,過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