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寶二寶趕過去的時候,赫司堯已經在打電話了。

“我還以為你已經藏起來不敢出來見人了呢!”赫司堯的語氣,充滿了挑釁。

“赫司堯,這事兒是你做的吧?”電話那頭,boss直接問。

“我也想,可是,這功勞我還真不能隨便就背。”赫司堯直接道,“所以,你知道你到底惹了多少人了吧?boss,你最好彆出麵,否則,會被人一槍打死的。”赫司堯一字一頓的說道。

boss冷笑一聲,“是嗎?我拭目以待!”

赫司堯咬牙,“時間,地點!”

“地址,我會發給你的,但這次,錢我要再翻十倍!”

赫司堯眯眸,“十倍?你也不怕胃口太大,撐死你?”

“那是我的事情,就不勞煩赫總惦記了,但如果少一分,我可不就不保證她身上會出現多少傷了!”

赫司堯眯眸,“你敢!”

boss輕笑,“敢不敢,你到時候就會知道。”

“我需要時間。”赫司堯說。

“我給你一天時間。”

“好!”赫司堯一口應了下來。

“赫司堯,你最好不要給我耍什麼花樣!”boss在電話那頭威脅。

“你放心,能用錢解決的事情,我懶得動,但是還是那句話,見不到人,一分錢都冇有!”赫司堯一字一頓的說道。

“說定了,地址我會發給你的。”於是,電話直接掛斷了。

這時,大寶見狀,走了過去,“爹地……”

赫司堯看著他,“計劃怕是要提前了,對了,你希姐那邊還有訊息傳來嗎?”

大寶搖頭。

“不能再等下去了,計劃要提前了。”赫司堯說,隨後扭頭看向雷,“雷,不能按照之前那樣了,我有一個想法,我跟他交易的時候,你這邊同時操作,讓紅印基地把主力都放在其他地方,這樣給我們爭取撤退的機會。”

“也未嘗不是一個辦法。”雷說,隨後點了點頭,“好,就這麼辦。”

“那我們呢?”大寶立即問。

這時,赫司堯扭頭看向大寶,“想方設法通知你希姐,告訴他們,不能再等下去了,我準備接她回來。”

“爹地,行動的時候,我也要跟你去!”這時,二寶說道。

大寶見狀,也立即開口,“我也去!”

赫司堯看著他們,“大寶,二寶,我們之前說好的,在這裡,一切聽我的。”

“爹地……”二寶蹙眉。

“如果你們去了,我就多一份掛念,到時候就冇有辦法全力去救你希姐了。”赫司堯說,然後看著他們,“你們就在這裡幫忙,隨時接應我們,等救了你們希姐,我們隨時都要從這裡撤離。”

大寶二寶雖然都極為不情願,但是也知道孰輕孰重,點了點頭,“好吧!”

赫司堯看著他們,伸出手在他們的頭上摸了摸,“放心,我一定會把你們希姐帶回來的!”

兩小隻看著他,重重的點了點頭。

……

而另一邊。

葉攬希在紅印基地的房間裡待了一天一夜。

這一刻她明白,不是她來到這裡,就會找到所謂的真相。

他知道,一旦boss跟赫司堯發生交易,她就會被帶離這裡,她必須在離開之前再見那個將軍一麵。

想到這裡,葉攬希走到門口,看著門口守著的人,她直接把所有的現金都掏了出來,外麵的倆人看著,眼睛都直了。

“要嗎?”葉攬希直接問。

那人看著,點了點頭。

“幫我給你們將軍帶句話,隻要他肯見我,這些全是你們的!”葉攬希說。

那人想了下,點了點頭,“好。”

也是。

葉攬希跟他們說了句話,那人聽到後,隨後直接去見那個將軍了。

葉攬希就在房間裡等著。

果不其然,很快,門被打開,外麵的人開口,“將軍要見你。”

葉攬希嘴角揚起,直接起身朝外麵走去。

在路過門口的時候,那兩人眼巴巴的看著她。

葉攬希笑笑,直接把現金都給了他們。

兩人興奮的前麵帶路。

走了大概幾分鐘,就到了威爾將軍的房間外。

“進去吧,將軍就在裡麵。”外麵的人說道。

葉攬希看著,剛要進去,這時門外的倆人忽然開口,“你,還是小心點。”

葉攬希怔了下,看著他們。

那兩人冇再多說,直接朝一邊走去了。

葉攬希唇角勾起,眼神亦無所懼的看著裡麵,然後直接走了進去。

夜,已深。

將軍在裡麵,此刻,他還身著規整,好像剛處理完什麼事情一樣。

葉攬希走進去後,威爾將軍就在一把椅子上坐著,看起來甚是威嚴。

那將軍看著葉攬希,嘴角揚了起來,“說吧,你要跟我說什麼?”

“我父親到底是因為什麼死的!?”葉攬希直接問。

“女士,你說有事情跟我說,我才見你的,如果隻是這個問題,我不會見你的。”那將軍直接說。

“boss說,我父親手裡有一份檔案,很重要……”

將軍怔了下,“boss跟你說的?”

葉攬希點頭。

那將軍笑了下,“的確是有,不過,已經過去這麼就,那份檔案,早就不重要了。”

葉攬希直直的看著他,“所以,我父親的死,跟這份檔案,有關係?”

那將軍不否認,“的確是,他當初走的時候,帶走了紅印基地的秘密,基地不會留他的,所以我說,你是個例外,當初如果知道你的存在,你也不會活下去的,女士,你應該珍惜活著的機會,不應該再出現在這裡。”將軍看著她說。

這時,葉攬希頗為激動,身側兩邊的手握了起來,“就算我父親冇有帶走你們的秘密,他怕是也活不了吧,相反,因為他握著秘密,你們讓他離開了這裡之後才殺了他,是嗎??”

威爾將軍聽聞,頓了下,隨後扭頭看著她,“你很聰明,的確是這樣。”

“為什麼???”葉攬希直接問,身側兩邊的手握的緊緊的。

“每個為紅印基地服務的人,都應該死在戰/場上,而不是當一個逃/兵,所以,對於每一個逃/兵我們的處決手段都是一樣的。”將軍看著她一字一頓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