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是在草菅人命!”葉攬希看著他一字一頓的說道,雙眼都因為憤怒都紅了起來。

然而威爾將軍根本毫不在意,“女士,這是我們的規矩,按照規矩來說,你現在也不應該活著,我給了你生的機會,你應該對我表示感謝纔對。”

感謝……

嗬嗬。

葉攬希嘴角溢位一抹冷笑,看著他,眼神冷到了骨子裡。

“感謝?你知道嗎,我現在恨不得讓整個紅印基地來給我父親陪葬!”葉攬希一字一頓的說道。

威爾將軍聽聞,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看著她說道,“就算是你父親,都未必敢說這樣的話,你一個小女娃竟然敢在我麵前大言不慚。”

葉攬希看著他,雙眼充斥著紅,不語。

這時,威爾將軍看著她,“如果不是你還有點用,你早就被我一槍殺了,我警告你,安分些,替你父親為紅印基地儘最後一分能力,不然,我有的辦法是讓你生活不如死。”

葉攬希看著他,眼眸眯了起來。

見他不說話了,威爾將軍朝她走去,距離幾厘米的位置看著她,唇角勾起,“你不是想知道凶手是誰嗎?我告訴你,就是那一任的將軍,不過他早就死了,而且,他的死還是因為我。”

葉攬希聽完,抬眸看著他。

身高的懸殊,讓她不得不仰視,可葉攬希厭極了這樣的抬頭。

這時,威爾將軍的視線在她身上遊走,那雙眸掃過她曼妙的身姿,最後定格在她的臉上,呈現出一種貪婪的神色,“我也算是間接為你報仇了,怎麼,難道你不該感謝我嗎?”

葉攬希又怎麼會不明白他的眼神是什麼意思,看著他,“你想讓我怎麼感謝?”

這時,威爾將軍的手忽然抬起放在她的肩上,“隻要你伺候好我,你說怎麼樣都可以!”

“是嗎?”葉攬希問。

“當然。”威爾將軍點頭。

“如果我說,我要你的命呢?”葉攬希問。

這話說出的那一刻,葉攬希忽然從身後抽出一把匕首,直接朝搭在自己肩上的那隻胳膊上刺去。

等威爾將軍反應過來時,已經來不及了,匕首直接在他的手臂上劃了一下,他也下意識的朝葉攬希襲擊而去,然而葉攬希卻一個翻身,輕易的躲開了。

威爾將軍看著她,眼睛眯了起來。

冇想到葉攬希還有些功夫在身。

眼眸頓時佈滿了憤怒,他看著她,“你想殺我?”

“這把匕首本事準備手刃我父親的凶手,現在,是便宜你了!”葉攬希看著他一字一頓的說道。

威爾將軍還從未見過如此難訓的女人,頓時冷笑一聲,“不愧是葉天的女兒!”說完,他轉身,直接從桌子上抄起槍來,直接對準了葉攬希。

“你說,是你的刀快還是我的槍快呢?”威爾將軍問道。

葉攬希就那樣直直的看著他,“有本事,你就直接開槍。”

“怎麼,你以為我不敢嗎?”說著,威爾將軍直接勾動的扳指,槍口對著葉攬希的腦袋。

葉攬希就那樣看著他,“在你開槍之前,我還是想提醒你一句,你最好給boss打個電話問一下,倘若我死了,看你還能不能拿到一分錢!”

威爾將軍要開槍的手頓時止住了。

“正確來說,如果我死了,你不但拿不到錢,你的紅印基地在未來的幾年一定會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葉攬希看著他一字一頓的說道。

威爾將軍眯起眸,看著她,“你覺得,你說這些能嚇唬的了我嗎?”

“嚇唬?”葉攬希嘴角露出一抹譏笑,“不信的話,那你儘管試試,看看在DX還有暗網,以及在黑客網全部的追擊下,紅印基地可以撐多久?”

威爾將軍看著她,確實猶豫了。

boss被匿名者掛懸賞的事情,他也知道一些。

他更知道現在聚集在無人區的那些人就是為了要boss的命。

“那些都是你的人?”將軍問。

葉攬希不語,隻是給了他一個迷之微笑。

威爾將軍在思忖,目光看著葉攬希,她似乎早就篤定了這一切。

不過倒也不意外,像葉天那樣的人物,有個這樣聰明的女兒,他絲毫不意外。

看著她,威爾將軍勾起唇,“既然這樣,那我肯定不能讓你死了,但是,我可以讓你生不如死!”

葉攬希眯起眸。

這時,威爾將軍忽然對著外麵開口,“來人。”

守在門口的幾個人聽聞,立即走了進去,“將軍。”

然而在看到將軍胳膊上的血,以及看到葉攬希手裡的刀時,守在外麵的人立即開口,“你竟然敢傷了將軍!”

眼看著就要對葉攬希衝上去,這時將軍及時開口,“住手!”

“將軍!”

威爾將軍看著葉攬希,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笑,片刻後他開口,“把她帶到南營去,告訴他們,給大家解饞了!”

“是!”

這時,葉攬希眯起眸,目光盯著他,一種不好的預感在心底蔓延。

“怎麼,怕了?”威爾將軍笑著說道,“但這是你的選擇,女士,好好享受吧!”

這時,立即走上去兩個人,剛要去抓葉攬希,她則是開口,“你可彆後悔。”

“該後悔的人是你。”將軍看著他喃喃說道,隨後直接伸手示意,人直接把葉攬希給帶走了。

外麵。

原本陪著葉攬希來的倆人見到這陣仗愣住了,立即上前詢問訊息,然而在得知葉攬希刺傷了將軍後,兩人愣住了。

還是第一次見到傷了將軍還能活著出來的人。

但一想到boss走之前交代的事情,他們立即去通傳訊息了。

而葉攬希,則是被人帶著,直接壓往了南營。

所謂的南營,裡麵全是吃人不吐骨頭的狠角,也是紅印基地很強的一支隊伍。

他們一聽說將軍賞賜了女人下來,那些人興奮的眼珠子都紅了起來。

直到,葉攬希被關進南營的陣營裡,那些人看到是個東方人,雖有些詫異,但現在不管對他們而言是什麼人,隻要是女人,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