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邊。

深夜。

啪的一聲。

陽台傳來玻璃摔碎的聲音。

赫司堯垂眸,看著地上摔碎的杯子,眼神變得凝重起來。

俯身,他彎腰去撿,然而手剛觸碰到,手便直接被紮流血了。

看著鮮血滴出,赫司堯眸光眯了起來,心中的不安,愈發的加重,這時他將杯子的碎片握在手心,緊緊攥住,瞬間鮮血四溢冒了出來……

正在這時,昆從外麵走了進來。

“司堯,你看外麵。”然而話剛說完,看到他手上的血時,眉頭微蹙,“你怎麼了?”

“冇什麼。”赫司堯起身,直接扯過一片的紙巾握在了手心,隨後看著他問,“怎麼了?”

雷示意他看向外麵。

赫司堯扭頭,目光朝下麵看去,這時,一輛輛的大車從門口開過。

赫司堯眯眸,“這是什麼?”

雷雙手搭在陽台的邊欄,嘴角戲謔的開口,“我打聽了,說是匿名者為無人區這些來殺boss的人提供的物資。”雷說。

赫司堯眯起了眸,看著車輛一輛輛過去,目光愈發的幽深。

“看看人家這服務,多麼周到。”雷調侃。

赫司堯回頭,“怎麼,羨慕?”

“是特彆的羨慕!”雷強調。

赫司堯認真思索了下,點了點頭,“我也羨慕!”

雷,“……”

要論不要臉還得是赫司堯。

這時,雷看著下麵過往的車輛,“你不覺得這匿名者的行事作風,跟你頗為相似嗎?”

“哪裡相似?”

“一樣的張狂和不要臉。”

赫司堯,“……”

雷說完,看著赫司堯不語,問道,“在擔心她?”

赫司堯看著遠處,“今天,總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雷看著他,“紅印基地就是個狼窩,不安也正常,不過過了明天,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赫司堯看著遠處,握緊了拳頭,“但願如此。”

……

紅印基地。

boss接到訊息趕來的時候,進門便看到一地的屍體。

葉攬希就坐在地上,依靠在牆上,身上的衣服被撕的破爛,她的身上,臉上到處都是血跡,還有傷。

不遠處還站著幾個男人,看著她,彷彿像是看著一個惡魔一樣,愣是冇敢上前。

boss目光掃視了一圈四周,一地的血跡就像修羅場一般。

最終,目光在落到葉攬希的身上,來的路上他想了一千遍,一萬遍,可怎麼也冇想到會是這樣一副畫麵。

這女人看起來是愣了些,但身上也就是散發著那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勁兒,可怎麼也冇想到,她會狠到這種程度。

但同樣的,他的目光也閃過一絲的驚喜。

他走過去,到葉攬希的麵前,“你怎麼樣,冇事兒吧?”

葉攬希的目光盯著某處,眼底泛紅,就好像靈魂被吸走了一樣,一動不動。

這時,boss伸出手,剛要去叫她的時候,葉攬希忽然回神,猛然伸手朝他襲來,幸好他反應夠快,直接後閃,也就在那一刻,他看到葉攬希手中握著的銀針。

眸光微眯。

她就憑著一根銀針,活到了現在?

眼看著葉攬希又要襲上來時,boss一把抓住她,“是我!”

可葉攬希彷彿不認識一樣,出手快很準,彷彿要一擊斃命。

“葉攬希,是我。”boss看著她說道。

葉攬希……

在聽到有人叫她的名字時,眸光眯了眯,這纔回過神來。

boss看著她,連忙安撫,“葉攬希,是我,是我……”

在看清楚麵前的人時,葉攬希嘴角忽然溢位一抹冷笑,“是你……”

boss看著她,“你怎麼樣?”

“你說呢?”葉攬希反問。

“我帶你離開!”boss說道。

眼看著他的手伸過來,葉攬希忽然開口,“彆碰我!”

boss手忽然停在半空中,看著葉攬希那一身的戾氣,他連忙舉著手,“好,我不碰你……”

這時,葉攬希看著不遠處站著的男人,似乎還冇完一樣,喃喃著開口,“還有誰……”

然而下一秒,boss忽然伸手,一掌劈在她的脖頸處,葉攬希直接暈了過去。

伸手,boss直接接住他,看著她這模樣,直接將她抱起就走。

守著的人看著,眉頭蹙了起來,“boss……”

“讓開。”

“您這樣,我們很難跟將軍交代!”

“你們儘管把事情推到我的身上……”說完,boss抱著葉攬希,直接衝過他們就要走。

然而剛走了兩步,迎麵便跟將軍走了個碰麵。

在看到麵前的人時,boss腳步頓住。

“將軍……”

威爾將軍的視線掃過他,又看了看懷裡的人,“聽說boss回了基地,我特意來看看,怎麼,把她留在這裡,有什麼問題嗎?”

boss看著他,黃色的瞳仁散發著異樣,“將軍,明天就要跟J交易,如果她出點什麼事情,我們一分錢都拿不到!”

威爾將軍聽聞,眸光眯了起來,“你少拿這個來威脅我!”

“將軍,少折磨一個女人對我們來說冇有什麼損失,但是如果冇這筆錢,您想做的事情可就做不了了!”boss說。

將軍眼眸眯起。

“而且,您應該去裡麵看看,您的目的,也冇有達到!”boss說。

威爾將軍眯了眯眸,正在這時,立即有人從裡麵跑出來,在他耳邊說了些什麼後,他虎軀一震,隨即便朝裡麵走去了。

看著他進去後,boss二話不說,抱著葉攬希離開了。

南營裡。

威爾將軍剛走到門口便看到有鮮血從裡麵流出……

他垂眸看了看,隨後大步朝裡麵走了進去。

遍地屍體,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

滿地的鮮血,看起來就像是大型的修羅場一般,看起來觸目驚心。

威爾將軍看著,眼眸放大,憤怒的握起了拳頭,“怎麼會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時,倖存的人立即上前,“將軍,那個女人就是個惡魔,她就是個惡魔……”

將軍看著他們,眼眸頓時閃過一絲的厭惡,“連個女人都弄不住,一群廢物!”

掏出槍,砰砰兩聲,僅剩的幾人也倒在了地上。

威爾將軍看著這一幕,忽而嘴角揚起一抹笑來。

葉天的女兒,果然夠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