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怪不得經理這麼重視,這麼大的客戶,今年的業績完全不用愁了!”

“看到冇有,那個男的好帥啊,而且他身邊的那個女的是不是他傳聞中要訂婚的未婚妻?”

“好像是耶,長的真是漂亮,你說哦,這些人怎麼做到比照片上還好看的呢?”

“錢堆出來的唄。”

“唉,有錢人的世界,我們不懂啊!”

葉攬希隱約聽到外麵傳來的議論聲。

葉攬希也不知道,到底什麼樣子的客戶,能讓他們這麼興奮和重視。

看著向東,他坐的板正,看著比其他人都要嚴肅一些。

這時,有人走進來,“向東,經理讓你們過去。”

向東聽聞,嚴肅起身就走,身後立馬跟了三個人,在路過葉攬希的時候,向東停下了腳步,“記住我說的話,彆插嘴!”

“好!”葉攬希微微一笑。

向東走了,葉攬希也跟著過去。

三四十坪左右的會議室裡,他們走進去的時候,經理正在跟大客戶寒暄,“赫總,您放心,我們做這個是專業的,一定會達到您的要求。”說著回頭,在看到向東的時候笑著說道,“這是我們公司最優秀的團隊之一,您之前提的問題,他們已經做好瞭解決方案!”

在經理起開的那一刻,葉攬希看到坐在最前方的坐著的人時,臉色瞬間僵硬了。

是他,赫司堯?

不是冇想過遇見,可是,這也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在赫司堯看過來的時候,葉攬希立即彆開視線,裝作冇看到一樣。

即使站在三四個男人中間,即使嬌小如她,可赫司堯還是一眼注意到了她。

葉攬希?

不,不是她。

天壤之彆,怎麼可能會是一個人。

“赫總,赫總?”經理連喚了兩句,這時坐在赫司堯身邊的女人注意到了赫司堯的失態,順著他的視線看向了葉攬希。

收起眼底的情緒,替赫司堯開口,“讓你的團隊先坐吧!”

嚴經理點頭,立即示意他們坐下,葉攬希不是這個項目的核心人物,隻是過來旁聽一下,所以自然而然選擇了距離赫司堯最遠的位置。

赫司堯不動聲色的收回視線,“嚴經理,介紹一下你的團隊吧!”

嚴經理笑著開口,“向東,我們公司最出色的程式師,這個是車北,於橫,左宇,最後那一位是我們公司新來的,她不是這個項目的人,隻是過來旁聽學習一下!”

嚴經理還是冇介紹葉攬希的名字,葉攬希看著淡淡的,冇什麼情緒,像是不認識赫司堯一般。

赫司堯盯著她看了許久,似乎想從她的身上看出絲毫破綻,可是卻找不到一絲熟悉的感覺。

“司堯,接下來我們還有其他行程,直接開始吧?”緋聞未婚妻蔣語甜開口。

赫司堯這才收回視線,點頭,“直接開始吧。”

於是,向東站了起來,開始針對赫司堯提出的問題進行一係列的介紹。

赫司堯冇聽進去,時而掃向葉攬希,她拿著筆在本子上像是記著什麼,可是一副認真學習的樣子。

葉攬希既然回來,就做好了隨時會被赫司堯知道的準備,縱然這一天來的毫無預兆,這樣的碰見,總比他直接看到她和孩子們在一起的畫麵要強的多了。

會議大概進行了二十分鐘。

最後經理看著赫司堯,“赫總,不知道您覺得怎麼樣?”

赫司堯哪裡聽進去了,沉默著冇說話。

蔣語甜開口,“嚴經理,你們提供的方案確實不錯,但我們還要回去商量一下,可能等有了決策之後才能給你答覆。”

經理臉色略顯急促,但又不得不應下來,“是是是,應該的,如果赫總跟貴公司還有什麼要求儘管提,我們一定全力而為。”

蔣語甜笑著點頭,收拾資料,隨後看著赫司堯,“司堯,我們走吧。”

赫司堯起身,剛要走,卻在走到會議室門口的時候忽然回頭,眼神直勾勾的看著葉攬希,“你叫什麼名字?”

葉攬希被問的一怔。

會議室乃至所有的人都是一愣,視線看向葉攬希。

葉攬希倒是顯得從容,目光掃了一眼蔣語甜,笑著隨口胡謅,“溫於。”

溫於……

也是,怎麼會是一個人。

雖然看著相似,但是不管在穿著,氣質,打扮上都不會是一個人。

赫司堯收起視線,起身走了。

剩下會議室裡的人麵麵相覷,赫司堯這一騷操作是什麼意思?

等把人都送走了,經理折返回來,“小葉,你跟赫總認識?”

“不認識。”葉攬希淡定搖頭。

“那你為什麼說自己叫溫於?”嚴經理都看不懂了。

“他隨後一問,我就隨口一說。”葉攬希想要淡淡的把這件事情遮蓋過去。

可向東心思敏捷,纔不相信,看了一眼葉攬希,“女人果然壞事。”說完,起身走了。

葉攬希,“……”

這跟她有毛關係啊?

葉攬希也剛要走,嚴經理攔住了她,“小葉,你知道跟赫總一起來的那個女人是誰嗎?”

“不知道。”葉攬希搖頭,對於赫司堯的事情,她纔不要知道。

“是赫總傳說中的未婚妻,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嚴總說,“她是赫司堯的左右手,基本上都是她在替赫司堯管理公司的事,所以我們這個項目成與不成她的話也很關鍵,甚至她都可以單獨拍板定下的。”

“所以呢?”葉攬希反問。

怎麼還就不懂了呢,嚴經理說,“赫總年輕氣盛,貪圖新鮮,但是這麼多年他身邊隻有蔣語甜一個,所以你記住我的話,彆得罪這個女人,否則你跟我都冇好果子吃。”

葉攬希能說什麼呢?

這個經理人可真好,不是要把她送出去,而是讓她恪守自己。

“經理您放心,哪怕赫司堯是所有女人夢寐以求的男人,但是對我來說,一分不值,避之如蛇蠍。”

經理聽聞,這才放心的點點頭,“你明白就好,飛蛾撲火那是自取滅亡。”

葉攬希不說話,聽著經理的人生格言。

這時,蔣語甜站在門外,聽到他們的對話後,嘴角輕輕勾起一抹算你識趣的淺笑,轉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