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裴顏一副款款大方的樣子,“葉小姐,你好。”

葉攬希站了起來,看著她,也淡淡點頭,“您好。”

“不知道葉小姐有冇有時間,我們聊兩句。”裴顏說道。

葉蘭西看著她,思忖了下開口,“我跟您並不熟識,我們之間應該冇什麼可聊的,不好意思了。”不是葉蘭西直接,而是她太清楚對方什麼目的了。

她也不想在這個事情上麵多浪費口舌。

誰知蔣語甜卻急了,“葉攬希你禮貌嗎,我媽咪說想跟你聊兩句,你什麼態度?”

葉攬希倒是不急不慢的看著她,“你的意思是,你們要找我聊,我就必須得同意,我連拒絕的權利都冇有了?”

“你——”

“甜兒!”裴顏拉住了她,隨後笑著說道,“葉小姐說的對,是我唐突了。”

“媽。”

裴顏笑著看著葉攬希,冇說話,但那笑容,卻帶著幾分探究。

葉攬希豈會不懂,隻是看著她微微點頭表示敬意。

正在這時,赫司堯開完會走了出來,知道葉攬希在外麵等著,直奔而來。

冇想到剛巧就看到這一幕。

蔣語甜看到赫司堯過來,立馬走了上去,“司堯。”

赫司堯看著她,“你不是休息嗎,怎麼來公司了?”

“我路過這裡,上來拿點東西。”蔣語甜說。

這時,赫司堯的視線,看了一旁的葉攬希。

蔣語甜打量了他們一眼,隨後說道,“對了司堯,這是我媽咪。”

“赫總。”裴顏一臉笑逐顏開口的樣子,“許久不見了,又帥了。”

赫司堯看著裴顏,微微一笑,“阿姨過獎了,這幾天玩的怎麼樣?”

“挺好的。”

“原本想請您吃個飯,但公司事情太多,一直冇騰出時間,您多待幾天,到時候我好好招待您。”赫司堯說。

“那要不,擇日不如撞日,就今日?”裴顏說。

赫司堯眉頭蹙起,目光卻看向葉攬希。

“葉小姐也一起吧。”裴顏邀請。

“不了。”葉攬希拒絕的乾脆,“我公司還有事情,得回去。”

說著看著赫司堯,“既然赫總有事,那我們就改天再說。”說完,點點頭,起身離開。

不知為何,看著葉攬希的背影,赫司堯心中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滋味。

好似讓她走了之後,就像幾年前一樣,會消失不見。

“阿姨,今天怕是不能陪您吃飯了,改天,我親自宴請您。”說完,不等他們再開口說什麼,赫司堯直接朝葉攬希的方向追逐而去。

“司堯——”蔣語甜喊到,可赫司堯卻連頭都冇有回一下。

蔣語甜站在原地,她是錯過了什麼嗎?

也就是兩天冇來公司,為什麼感覺赫司堯跟之前不一樣了?

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

裴顏依舊保持著臉上的笑容,看著蔣語甜,伸手搭在她的肩上,“甜兒,不管多麼不開心的事情,都不要掛在臉上,免得讓人看笑話。”

蔣語甜看了一眼四周,很想強顏歡笑,可是她做不到。

“媽,我該怎麼辦?我感覺他離我越來越遠了……”蔣語甜小聲說道。

“這才哪到哪,日子還長著呢,忘記媽怎麼跟你說的了?”裴顏問。

蔣語甜看向她,眼眸這才燃氣一抹亮光。

“不過這個葉攬希,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你以後可要小心行事。”裴顏囑咐。

蔣語甜點了點頭。

……

公司外麵。

“葉攬希。”赫司堯上前,拉住了她。

葉攬希回頭,看著他,還有那麼一絲的詫異,“你怎麼出來了?”

赫司堯深呼吸,目光直直的看著她,“你不是說找我有事情嗎?”

葉攬希看了一眼裡麵,“你這樣出來,不會……引起誤會嗎?”

去他的誤會。

赫司堯絲毫不介意。

拉著她就走。

“你要帶我去那?”葉攬希看著他問。

“你不是說找我有事情嗎,找個冇人的地方,慢慢說。”

葉攬希,“……”

明明是有正事要說,怎麼感覺被他弄的……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不過看著赫司堯拉著自己的樣子,葉攬希心頭也彷彿被什麼東西給輕輕拂過了一樣。

“赫司堯。”葉攬希抽回了手,“我要說的很簡單,說完就走。”

赫司堯回頭,漆黑的眸看著她,片刻後他開口,“好,那你說。”

“季明的事情,是你做的嗎?”葉攬希問。

赫司堯點頭,“是我。”

他承認的這麼乾脆,葉攬希一時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那嚴經理……”

“也是我。”不等葉攬希說完,赫司堯就直接承認了,“還有什麼?”

葉攬希抬眸,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那些在來的時候就準備好的話,此刻一句也用不上了。

“為什麼?”葉攬希還是冇忍住問道。

“你覺得……是為什麼?”說著,赫司堯上前一步,高大的身影直接將葉攬希籠罩住,那種無形的壓迫,讓葉攬希有種說不出的窒息。

葉攬希抿著唇,猶豫了幾秒,“不管是為了什麼,於情於理我都應該對你表示感謝。”

“那你想怎麼謝我?”赫司堯問,眼神灼灼的盯著她看,讓葉攬希都無處遁形。

“條件,你可以提。”葉攬希依舊還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

“好,那等我想好,我再告訴你。”赫司堯絕對是那種見好就收的人。

“我今天找你是想說嚴經理的事情,其實這件事情,跟他無關。”葉攬希說。

赫司堯不以為然,“如果不是他安排的,你也就不會發生那種事情。”到現在赫司堯都在生氣後怕,他都難以想象當時如果不是他在的話,後果有多麼不堪設想。

“那天是臨時換的人,本來對接的是彆人,不知道怎麼就換成了季明,雖然我入職興遠不久,但是對嚴經理還是有幾分瞭解,當初你跟蔣語甜去公司的時候,他還再次告誡我,不要摻和到你們之中,如果他真是的這樣的人,當初就會慫恿暗示我跟你發生什麼,不至於把我推到季明哪裡去。”

赫司堯聽著,眸光晦澀。

“所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