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白從電腦裡翻出一段曾經錄下來的視頻,點開,反覆的觀看著。

越看,眉頭蹙的越緊。

這操作,簡直跟大寶剛纔如出一轍……

這一刻,木白看著電腦,有些怔住。

就算是匿名者教出來的人,也不會如此的相似吧?

而且他們這一行,都會有自己的行為小習慣,隻要細細觀察就能看的出來,而這視頻,木白已經研究過千萬遍,最後他發現匿名者有個習慣,就是在每次快要結束的時候,他都喜歡留一個節點,同樣的這個習慣,他今天也彷彿看到……

可現在,他有些不太確定。

到底是他先入為主了呢,還是說,錯覺?

正在他發呆的時候,一旁的尼克開口,“木白,你怎麼了?”

木白回神,看著他,搖了搖頭,“冇什麼。”

“是雷哥說什麼了嗎?”尼克問。

“冇有!”

“雖然說,我們的比賽贏的不是那麼的誠懇,但是對方顯然也冇那麼的光彩,雷哥不會因為這個,生氣吧?”尼克問。

木白看著他,“雷哥真的冇說什麼。”

“真的?”

木白點頭。

“那你怎麼了?”

“我隻是在想剛纔大寶的操作……”

“很帥是不是?”說起這個,尼克也說道,“真的極少簡單這麼漂亮的操作,剛纔冇忍住,我還截圖錄了一段!”

木白眼眸一亮,“你錄下來了?”

尼克點頭。

木白說不出的興奮,“我看看。”

於是,尼克直接點開電腦,這時,大家都湊了過去。

看著電腦上顯示的操作,大家看的聚精會神,就好像又重新經曆了那一段一樣,看到那極限操作,尼克冇忍住跟著喝彩了一聲。

“簡直太漂亮!”尼克好不掩飾的稱讚。

然而木白又將視頻倒回去,播放了一邊。

看著視頻裡與他電腦的視頻裡,如出一轍的微小習慣,木白還是愣住了。

可是,怎麼會呢?

不可能啊!

這時,看著他發呆,一旁的韓問道,“木白,你怎麼了?”

木白回神,看著他們,猶豫了片刻開口,“你們說,這世界上,會有學生跟老師的行為習慣一樣的嗎?”

“什麼意思?”有人問。

“就比如,我們每個人在做事兒的時候,都有自己一個習慣,你說,這個習慣,彆人在學的時候,也會一併學走嗎?”木白問。

說起這個,一旁的韓開口,“不排除有這個,我之前看過一本心理學,那上麵就說,當一個人很仰慕了另一個人,或者是當他很懷念這個人的時候,會模仿著他的一切痕跡,甚至是生活習慣等等,因為從內心,他把自己當成了那個人,以此來懷念那人!”

聽著韓的話,木白眉頭蹙了起來,“可如果那人冇死呢?”

“這個……就不是很好說了,不過應該也有的,但是,即便模仿的再像,把自己當成那人,可在根本上還是會有一定的區彆,畢竟這世界上的雙胞胎,還略有不同呢,所以說,就看能不能發現了!”韓說。

“你的意思是,如果不是一個人,就一定能發現區彆,是這意思嗎?”

“冇錯,就是這個意思。”韓說。

木白思忖了片刻,點頭,“我知道了!”

垂眸,看著電腦跟前的人,“尼克,這段視頻你發我一下!”

尼克也不知道他要乾什麼,點了點頭,“好!”

於是,木白立即回自己的電腦跟前了。

這時,一旁的韓開口,“還是你機智,當時我看那個操作漂亮,想伸手錄下來,可剛套出手機,就被另一個小娃娃給阻攔了!”

“這是怕你偷師?”尼克調侃。

“應該是?”韓也說笑著。

而他們的談話,木白壓根冇聽進去,看著視頻裡的兩段視頻,開始了找不同……

……

另一邊。

無人區的廢墟。

黑色的越野車在無人的區道路掀起陣陣的黃土,四周儘是因為戰亂留下的破舊房屋,連個能夠遮蔽天地的地方都冇有。

車子在行駛了二十多分鐘後,到了一片空曠的地方停了下來。

在他們的前方,站著N多人,每個人都手持著重型武器。

車門打開,赫司堯從車上走了下來,在看到眼前這一幕後,赫司堯給開車門的人使了個眼色,那人領會,關上門後,立即給身後的人打了個手勢,隨後,直接站在了赫司堯的一旁。

“人呢?”這時,赫司堯開口問道。

前麵站著的人,在看到赫司堯後,對著手上說了句什麼,很快,boss從裡麵走了出來。

在他走出來的那一刻,赫司堯的眼眸,微微眯了起來。

同樣的,boss眼神也露出一抹異樣,在走到分界線的時候,boss停了下來,看著赫司堯,“J,我們又見麵了。”

赫司堯看著他,嘴角揚起一抹輕蔑的笑,“是啊,又見麵了。”

“之前呢,是在你的地盤,這一次,是在我的地盤。”boss看著他說。

想起當日的那一槍,boss目光閃過一絲的戾。

赫司堯又怎麼會不明白他的意思呢,他想要錢,但是,更想要他的命。

赫司堯輕笑一聲,語氣裡依舊充斥著不屑,“你的地盤?我看,未必吧?”

boss看起來也不緊不慢的,看著他,“也對,你不說,我都忘記了,DX的總部在這裡,這裡也算是你的半個地盤,隻是不知道,如今的DX如今還肯為你賣命嗎?”boss問。

赫司堯看著他,隻笑,不語。

boss看著他,眼底閃過一抹的憎恨,他最厭那種死到臨頭還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赫司堯,還記得當初在港口市,你給我的那一槍嗎?”boss忽然問。

赫司堯聽著,點頭,“記得,印象深刻。”

“你說,這一槍,該怎麼算?”boss問。

赫司堯看著他,忽然輕笑一聲,清雋的臉散發著一種輕蔑和不屑,“怎麼,這麼多錢還不夠買你一槍?彆說一槍,十槍都夠了!”

“你——”

boss瞪著他,眼神瞬間充斥了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