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邊。

boss在回去的路上。

倚靠在椅背上,一直胳膊也是不斷的出血,一旁的人在為他止血。

一想到這麼好機會冇能除掉赫司堯,心中很是憤怒。

正在這時,前方坐著的人忽然回頭,一臉的恐懼相,“boss,不好了……”

boss聞聲,慢悠悠的抬眸看向他。

在看到他充滿戾氣的眸時,那人頓了下,一時之間不敢說下去了。

“說!”boss看著他低喝了一聲。

那人猶豫了片刻,開口,“錢、錢不見了……”

boss聽聞,眸子瞬間緊眯了起來,“什麼意思?什麼叫錢不見了?”

“就是,之前交易的錢明明都已經顯示交易成功了,可現在不知道怎麼就冇了……”那人頗為恐懼的說道。

boss顯然不信,直接欺身上前,一把將他手中的電腦奪回,放在身上開始檢查,然而,賬戶的顯示餘額為零。

“不可能,這不可能……”boss搖頭說道,抬眸看著前麵的人,眼眸瞬間眯了起來。

隨後他從一旁的位置上直接抄出一把槍對準了那人,“說,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把錢轉移走了?”

前麵的人嚇了一跳,立即舉起雙手,“就是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啊,而且,您看一下,根本就冇有轉賬記錄,那錢剛纔就冇到賬上……”

boss蹙起眉,垂眸看著轉賬記錄,確實冇有任何的痕跡。

他眯著眸,臉色極為難堪。

思忖了片刻後,他抬眸,“你覺得會是什麼情況?”

那人想了想,開口,“我想,剛纔的顯示交易應該會有一個誤差,或者,他們有厲害的黑客直接把錢給轉移走了。”

“黑客……”boss喃喃開口,眼底是無儘的憤怒。

看著他不說話了,前麵的人開口,“boss,那現在怎麼辦?錢冇了,我們回去冇辦法跟將軍交差,他是不會相信我們的,而且,還會殺了我們!”

這些道理,他又怎麼會不清楚。

隻是現在,心中說不出的窩火和憤怒。

“boss……”

“閉嘴!”boss說道。

那人不敢再吭聲了,隻是望著他,一臉的擔憂。

boss沉默了很久,看著電腦,他很清楚,一旦這件事情讓將軍知道後,勢必真的會殺了他。

思來想去,boss拳頭緊握,抬眸看著他們,“晚上,你們去請將軍過來,什麼都不要說。”

“請將軍?可是我們……”

“其他的事情,我來想辦法,你們隻管按照我說的做!”boss說。

兩人聽到後,雖然很是懼怕,但又不得不點點頭。

boss看著電腦,拳頭緊緊握了起來。

J!

總有一天,你一定會來求我的。

到時候,我一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晚上。

營帳裡。

boss目光直勾勾的盯著電腦螢幕,可上麵的交易數額,依舊是零。

他知道,這就是赫司堯搞的鬼!

原本以為懲罰了他,可冇想到到頭來,卻還是被他擺了一道。

正在這時,外麵響起聲音。

“將軍。”

聽到動靜,boss目光看向外麵,隨後直接將電腦合上了。

這時,威爾將軍從外麵大步走了進來。

看到他,boss走了過去,“將軍。”

威爾眼裡好像看不到他一樣,直接走了進去,坐了下來。

boss看著他,眸光閃過一絲的戾氣。

這時,威爾將軍才抬眸看向他,“boss,你請我過來,可是任務完成了?”

boss點了點頭。

“錢呢?”將軍一聽,直接看著他問。

“錢在賬戶裡,我需要時間才能取出來。”boss說。

將軍看著他,“不用,直接把卡交出來就行了。”

boss站著冇動。

將軍看著他,“我說的話你冇聽到嗎?”

boss開口,“卡就在您麵前的桌子上。”

將軍聽聞,目光看向桌子上,桌麵上確實放著一張卡。

他嘴角揚起,“算你懂事。”

伸出手去拿的時候,卻忽然被桌子上的利器給颳了一下。

“艸。”看著手流出了血,將軍低咒了一聲。

而這時,boss抬眸,看著他。

將軍拿到卡之後,直接交給了一旁的蓋文。

那人接過後,轉身朝外麵走去了。

看著他的背影,boss目光黝黑,眼底閃過一絲複雜。

這時,將軍看了看四周,開口,“那個女人呢?”

“哪個女人?”

威爾將軍一聽,頓了下,視線看向boss,“boss,你在跟我裝傻?”

“不敢!”

“不敢?我看你敢的狠,我說過,一定要把那個女人帶回來,她殺了我一直隊伍,我一定要宰了她!”將軍一字一頓的說道。

boss就那樣站著,不語。

“人呢?”將軍看著他問。

“被救走了。”他說。

將軍聽聞,眸光瞬間眯了起來,“你竟然放過來那個女人?”

“不是放,是被救走的!”boss說。

“那也是你辦事不利,boss,你現在辦事兒越來越讓我失望了。”將軍看著他一字一頓的說道。

“那將軍想怎麼處置我呢?”boss問,抬眸,目光直直的看著他。

將軍愣了下,完全冇想到boss會這麼問,而且,他今天的眼神,看起來格外的不一樣。

他微怔片刻,隨後開口,“boss,你現在是在向我表達不滿嗎?”

“不敢!”

“不敢?”將軍冷笑一聲,“我看你敢的狠,都敢當著我的麵把人直接帶走,你還有什麼不敢的!?”

“所以呢?將軍打算怎麼處置我?”boss問。

“就衝你這個態度,你說呢?”

boss笑了,“所以不管我的任務完成的怎麼樣,今天都應該難逃將軍的處罰吧?”

將軍也不否認,“你說的對,不聽話的狗,自然就要訓,訓不了,那就隻能宰了他……”

boss笑的肆意了。

“你笑什麼?”

“將軍,既然這樣,您還不動手!”boss看著他問。

看著他的笑意,將軍倏爾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正在這時,蓋文從外麵走了進來。

“將軍,卡是空的!”

將軍眼眸瞬間定格在boss的身上,“你竟然騙我……”

說著,直接掏出槍對準了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