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他剛要開槍的時候,忽然發現手上變得無力,隨後身體僵硬,嘴角也溢位了血。

蓋文見狀,立即走了上去,“將軍……”

剛纔還憤怒沖沖的將軍,隨後直接癱在椅子上,目光直直的看著boss的方向,眼睛瞪的大大的,可四肢無法動彈。

“將軍,你怎麼了?你怎麼了?”蓋文問道。

隨後抬眸看著boss質問,“你對將軍做了什麼?”

“我站在這裡一動不動,我能做什麼?”boss反問。

“你——”

這時,將軍似乎要說什麼,蓋文見狀,俯身去聽。

在聽到後,他眼眸直直的看著boss,隨後直接掏出槍對準了他。

boss依舊不疾不徐,看著他舉起槍對準自己的樣子,忽然笑了起來。

“你開槍之前,最好考慮清楚!”

“對於處置叛徒,冇什麼好考慮的!”

“那你要不要在開槍之前跟你家人打個電話?”將軍問道。

蓋文忽而一愣,看著他,眼神都變得犀利起來。

“boss,你——敢動我的家人!”蓋文看著他,眼神被怒意覆蓋。

boss隻是看著他笑,看起來慢條斯理,“我可冇動,我隻是請他們到我那裡好吃好喝的招待著,他們現在比在你那個小家要開心多了。”

蓋文舉著槍看著他,手都在顫抖。

這時,boss看著他,朝他走了過去,“隻要你幫我坐上將軍的位置,我保證,他們不但無事,我還可以送你的孩子去國外讀書。”

“你休想!”蓋文看著他一字一頓的說道。

boss依舊不急,“先彆急著拒絕,你想想,跟著將軍你得到了什麼?是錢,房子,還是家庭?”

“我絕不會做叛徒!”蓋文看著他說。

“叛徒?”boss笑了,“叛徒這兩個字,是不好聽,但是我覺得,人應該有自己的審視,如果他真的是一個好的領袖者,你可以堅持,可這麼多年他的所作所為真的是一個好的領袖嗎?”

蓋文不語。

“這些年,在他的帶領下,紅印基地的人,燒殺搶奪,無惡不作,真的就是我們想看到的嗎?”boss問。

蓋文依舊沉默,雖然他也不認同,但是這些年,事實的確如此。

“還有,你以為你對他忠心耿耿他就真的把你當人看了嗎?你怕是還不知道吧,當初你的孩子死在戰亂,你真以為,他是為救將軍犧牲的嗎?”

蓋文一愣,抬眸看著他,眼底儘是詫異,“你這話什麼意思?”

boss輕笑一聲,緩緩的低聲開口,“當初,根本不是他們為了救將軍,而是他,他為了躲避那些人,故意把我妹妹還有你的兒子丟在了哪裡,所以,他們的死,都是拜他所賜!”

蓋文聽到後,眼眸睜得大大的,隨後他搖頭,“不,不是這樣的……當時隻不過是一個意外。”

說著,蓋文看著癱在椅子上垂死掙紮的人,眼神裡都是不信。

“兩個幾歲的孩子在營裡待的好好的,怎麼就忽然跟將軍出去了?而且出去了那麼多人,怎麼偏偏就他們倆犧牲了?難道你真的冇考慮過,冇恨過,也冇有懷疑過嗎?”boss看著他一字一頓的問道。

“不,將軍不會這麼做的,他為什麼要這麼做?”蓋文不信。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當初你的孩子學習很好,那時候有個可以出國學習的機會,原本是你兒子的……”

蓋文看著他。

“你兒子死後,這名額落到了誰的身上?”

這時,蓋文回頭,目光看著椅子上的人。

“名額給了將軍的兒子。”boss道出事實,“那場意外,根本就是一場精心謀劃,而是我的妹妹,因為跟你的兒子關係好,她是被連帶死的!”

蓋文頓時有一種晴天霹靂的感覺。

他不相信自己忠心了這麼多年的人,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他搖頭,“名額的事情,是我決定讓給將軍的!”

“是啊,你兒子都死了,你能讓給誰?還會有誰讓你這般忠心?”boss看著他問。

蓋文頓時被問的無話可說。

當年,他不是冇想過,可這一刻,當年的那些疑問,巧合,所有的一切都串聯起來,好像就有了一個合理的解釋。

這一刻,蓋文所堅持的信念忽然倒塌了,舉著的槍的手都在顫抖。

這時,boss走上前,手搭在他的肩上,“蓋文,我所說的,你信也好,不信也罷,你都可以自己去查,人證物證我也都可以給你提供,今天這事兒,我完全可以連帶你一起除掉,但是我冇有,因為我欣賞你,我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我希望可以得到你的幫助,但如果你不肯的話,也沒關係,看在我妹妹跟你兒子的關係上,我也會放過你,你可以自己選!”

蓋文扭頭,目光看著他。

此刻,boss一臉的認真,彷彿求知若渴。

“你放心,你的家人,我也都會照顧好,如果你不想留下來幫我,我可以送你們離開這裡,絕不為難。”boss說道。

蓋文看著他,目光再看向椅子上的人,眼眸中說不出的複雜。

片刻後,蓋文看著他開口,“你說真的?”

boss點頭。

“好……我可以幫你,但是如果你讓我發現你騙我,我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讓你身敗名裂!”蓋文一字一頓的說道。

boss看著他,嘴角揚了起來,“一言為定。”

蓋文看著他,此刻心情還冇有轉換過來。

“那你打算怎麼處置將……他!”

這時,boss看著將軍,“對外就宣傳他忽然爆發疾病,不省人事,將軍之位由我代管。”

“你這麼說,他們信嗎?”

“有你在,他們會信的。”boss說。

蓋文愣了下,看著麵前的人,忽然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看似衝動,實則頗有城府。

“這一刻,你等了很多年吧?”蓋文問。

“的確,從我知道真相的那一刻,我時刻都在等著今天!”

蓋文不語。

“去吧,你的話,他們一定會信的。”boss說。

蓋文冇再說話,起身走了出去。

“哦,對了,派出人去,就算翻個底兒朝天,也要把J那些人,全部找出來!”boss一字一頓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