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司堯回公司後,臉色不是很好。

韓風見狀,問道,“老闆,您冇事兒吧?”

赫司堯黑著臉,“能有什麼事情?”

看這情況,絕壁是跟葉攬希吵架了。

想了下,韓風小心翼翼的問道,“老闆,葉小姐,真的是前老闆娘?”

這話,他想問很久了。

赫司堯斂眸,沉默了很久,這才點了點頭。

韓風得到答案,立馬上前,“老闆,這要說起來可就是您的不對了,就葉小姐這顏值,這氣質,這風采……您都看不上?”

赫司堯,“……”

“是,您是很優秀,權勢滔天,人中龍鳳,可葉小姐也不差啊,說女神級彆都不為過,老闆,您是不是也太暴殄天物了!”韓風忍不住說道。

赫司堯眯眸,“所以呢?”

韓風說的太順了,在聽到赫司堯咬牙切齒的聲音後,立馬轉了個彎,“要我說啊,您跟葉小姐,男才女貌,絕配!”

原本想要發怒的赫司堯,在聽到這句話後,竟莫名其妙的冇那麼氣了。

“是嗎?”他挑著眉假裝無所謂的問道。

“當然了!”韓風連連點頭稱讚,“要是你們在一起啊,到時候生出來的孩子,那絕對是……風靡天下的角色啊,都不敢想象!”

說起這個,赫司堯又想起了那對雙胞胎。

心中充滿了無數的遺憾。

如果當初,他不那麼過分的話,那兩個孩子是不是也長大了……

如果當初,他給彼此一點機會的話,是不是……也不會像現在這樣?

“老闆,要我說啊,其實女孩子生氣呢,都不是真生氣,就是為了讓你哄哄她。”韓風繼續出主意,要麼說他會拍馬屁呢,赫司堯竟真的不氣了。

思緒被拉了回來,竟也陪著他閒扯起來,“怎麼哄?”

“您這都不會?”韓風詫異的問,可看著赫司堯那張臉後,又頓時明白了什麼,點點頭,“也是,大多時候都是女孩子哄您,哪裡敢跟您生氣啊!”

所以說,葉攬希多不識好歹!

赫司堯想。

這時,韓風說上勁兒了,直接俯身到赫司堯的辦工作前,伸出手勾了勾手指,“老闆,是這樣的,其實敢跟您生氣的女人呢,也就說明,她不是為了你的錢,這樣的人更真實,我看葉小姐就挺真實的,不做作。”

葉攬希何止敢跟他生氣,當初的離婚雖然是他逼的,卻是葉攬希提出來的。

而且,她真的什麼都冇有要。

“所以呢,該怎麼做?”

韓風認真思索了一番,說道,“看著很難搞,但其實並不難,無非就是用真心,這樣的女人,就得用真心來感化她。”

“真心?”

“不為錢,不為勢的人,不就是喜歡您這個人嘛,您隻要用真心,百分之百冇問題!”韓風說。

“那怎麼用真心呢?”韓風問。

“這就要看您了,比如她喜歡吃什麼,看什麼,玩什麼,在意什麼,等等,種種小細節最能體現一個男人的用心了!”韓風說。

赫司堯認真想了下,似乎關於葉攬希的一切,他都不知道。

看的出赫司堯的迷茫,韓風問道,“老闆,您該不會連這都不知道吧?”那眼神,頗有一種,無語。

接收到信號,赫司堯眼神一變,“是啊,我就是不知道怎麼了?”說著,看向桌麵。

韓風忽然發現自己說的太入神,有些越界了,連忙訕笑著扯後了一步,“興奮了,說興奮了!”

“我看你是覺得工作太輕鬆了,想換個崗位了!”赫司堯說。

“彆啊,老闆,我,我這就去工作,馬上就走!”說完,不等赫司堯再說什麼,轉身就走。

然而剛打開門,蔣語甜剛要進來,走了個碰麵。

“蔣經理!”韓風打了個招呼。

“司堯在裡麵嗎?”蔣語甜問。

韓風看了看赫司堯,然後點了點頭,“在……”

蔣語甜走了進去。

韓風看著,心底暗自吐槽,唉,有時候桃花運太旺,也是一件很苦惱的事情啊!

想到這裡,韓風帶上門,無奈搖著頭走了。

……

辦公室內。

蔣語甜原本一肚子的話想說,可看到赫司堯的那一刻,發現說什麼都顯得太過刻意。

赫司堯倒先開口了,“怎麼回來了?”

蔣語甜走了過去,坐在他的對麵,“放心不下公司,回來看看。”

“好好玩,不用想太多。”赫司堯說。

蔣語甜看著他,嘴唇蠕動了幾次,可最終還是開不了口直接問葉攬希的事情。

想了下,說道,“對了,司堯,可越的季明被抓了,你知道嗎?”

赫司堯垂眸看著檔案,聽到這話後,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嗯,知道。”

“你說……為什麼啊?好端端的的怎麼就被抓了呢?”蔣語甜試探性的問,眼神看著赫司堯。

“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赫司堯說著,然後抬眸,“也許,時候到了。”

蔣語甜沉默了那麼幾秒。

從赫司堯的話裡,完全套不出一點有用的訊息。

隨後她笑笑,“也是,像季明那種人,被抓是遲早的事情。”

赫司堯慵懶的挑了挑眉,表示讚同。

蔣語甜看著他,心中說不出的鬱悶,可她還是問道,“對了,葉小姐來找你,是有什麼事情嗎?我看她的手還受傷了,冇什麼事情吧?”

“一點私事。”赫司堯隨意的說,然後皺了皺眉,“傷應該冇什麼大礙。”

從赫司堯的麵上,看不出絲毫對葉攬希在意的樣子,更似乎對葉攬希受傷的事情,毫不知情。

可一想到那天赫司堯看向葉攬希的眼神……她越是覺得赫司堯在故意偽裝什麼。

“司堯,你該不會要跟葉小姐……複婚了吧?”蔣語甜還是冇忍住,問了出來。

這個,她必須要問清楚。

她迫切的想要知道。

複婚?

赫司堯聽到這兩個字愣了下,這個問題,他還真的冇想過。

不過看著葉攬希頻頻要跟自己劃清界限的樣子,赫司堯說道,“她估計對我,已經恨透了。”

“那你呢?”蔣語甜問,“失去了孩子,你不是也說很恨她嗎?”

赫司堯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