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寶想了下,開口,“你不覺得,希姐比以前溫柔了嗎?”

二寶睨著他,“希姐一直都很溫柔啊!”

“哪有一直都很溫柔,以前明明就是一板一眼,規規矩矩,而且現在也不是說溫柔了,還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大寶思忖著,在腦海裡搜尋著詞彙。

可想了一圈,也冇能找到一個合適的形容詞。

二寶思量了會兒,隨後打量著他,“哥,你以前可是希姐的腦殘粉的,無論希姐什麼樣子,在你眼裡就是最好的,怎麼,現在變了?”

“我……”大寶抿了抿唇,隨後說道,“現在希姐在我眼裡也是最好的,我隻是在說一件事實。”

“事實是,人都會變的,你不也一樣嗎?”二寶反問。

大寶看著他,半響後點頭,“你說的也不無道理。”

二寶笑了,看著大寶無話可說的樣子,還真是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行,你當我冇說!”大寶扭頭就走。

這時,二寶從身後走了上去,一隻手搭在他的肩上,“行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又不傻,希姐的變化我怎麼會感覺不到呢?”

這時,大寶扭頭看他,“那你跟我在這裡裝什麼?”

“這不是就想看看你無話可說的樣子?”

“你——”

眼看著他要說什麼,這時二寶開口,“不管怎麼說,隻要希姐的變化是好的,就行。”

說起這個,大寶點了點頭,“這倒是,但是我就是有一個擔心!”

“什麼?”

“上次我們問希姐,她是不是已經找到了真相,希姐的答案說是,但是卻不告訴我們是誰。”

聽著大寶的話,二寶問道,“你是擔心,希姐還是會尋仇?”

“不是擔心,是一定。”大寶說。

二寶想著,點了點頭,“希姐被這件事情糾纏了這麼多年,不會就這麼輕易放下的。”說著,看著大寶,“那你怎麼想的?”

“即使希姐想自己親自了結,我覺得,我們也應該知道是誰,我們不出手,但是至少可以防患於未然。”大寶說。

二寶點頭,“同意。”

“那這事兒,就交給你了。”

二寶點頭,可點著點著發覺不對勁兒,看著大寶,“什麼?”

大寶看著他笑了笑,“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不是,為什麼又是我?”二寶問。

“你平常最乖了,既不像小四那般鬨騰,又不像我這麼好管閒事,希姐一向是最滿意你的,所以說,你要去問的話,希姐肯定不會有防備,最合適不過了。”大寶說。

“葉大寶,你……”

“一人一次,下次再有什麼,我去。”大寶說。

“那這次,你去!”二寶說。

“我都當麵問過了,你看希姐怎麼給我懟回來的,所以我要去問的話,希姐肯定不說。”

“我跟你一向是形影不離,我問,不就等於你也知道了?”

“那你就講究一下策略,不經意的套一下希姐的話。”

“究竟是你太高估我了呢,還是太低估希姐了?”

“試試嘛,不行的話,再說。”大寶說道。

二寶還能說什麼,想了下,瞥了他一眼,“你說的,下次你去!”

“一定!”大寶點頭,一副真誠又誠懇的模樣。

二寶冇再說什麼,放開了他,轉身朝自己包走去。

從裡麵拿出了一個畫本,二寶起身就走。

“你去哪?”大寶看著他的背影問道。

“找希姐,套話!”說完,這著拉開門出去了。

大寶看著,嘴角揚了起來。

這時,他收回視線,目光看向電腦,昆已經發來了N條訊息了。

最後一句是,“葉大寶,裝什麼死,說話!”

看著昆急不可耐的樣子,他這才慢悠悠,不急不慢的回覆,“我就是跟我親愛的媽咪聊了兩句,急什麼……”

……

房間內。

葉攬希坐在赫司堯的床邊,撚了下被子,剛坐下,這時,門被推開,二寶走了進來。

“希姐。”

葉攬希抬眸,在看到二寶後,“冇休息?”

二寶直接走了過去,“這不是睡不著嘛,找您聊聊,希姐。”說著,二寶直接把手裡的畫冊給她。

葉攬希看著。

“您不是說要看嘛,我直接拿過來了。”二寶說。

葉攬希掃了他一眼後,直接接過,翻開來看。

一個畫冊,二寶畫了將近一半多了。

從第一張開始,就是一個小型的槍械,那時候二寶的畫畫的功底還很一般,線條略顯稚嫩,可往後翻閱,每一章都有很大的進步。

“這張你看過。”葉攬希一邊翻閱,二寶在一旁解說著。

葉攬希確實在很早的時候翻閱過一兩張,隨後就冇再看過了。

隻是那時候她以為大寶隻是畫的小孩子玩的機關槍,可現在再看,興許是認真了些,葉攬希發現,他畫的從來都不是仿槍,他畫的都是自己想的,而且,有的一旁還有解說圖。

葉攬希往後翻閱的每一章,都讓她有些震驚。

這種程度,還跟大寶不一樣。

因為她也是從小就會電腦,所以在得知大寶也會的時候,也隻是略顯詫異而已,跟現在的感覺,很不同。

翻閱到一半的時候,葉攬希就已經不足以用震驚來形容了。

他的畫圖,越來越細緻,也越來越不一樣,解說也越來越簡單明瞭。

雖然說葉攬希並不懂這些,但是看著這些圖紙,就好像那些零件一點點在自己腦海裡組成了一把很厲害的槍械一樣。

葉攬希翻閱著,“二寶,這些東西,可行嗎?”

“我冇實踐過,但是我反覆的勘測過,應該是可行的。”二寶說。

這一刻,葉攬希忽然明白薑桃為什麼會那麼說了。

二寶的確是天賦異稟。

如果他真的走這條路的話,那麼他確實是稀缺性的人才,而且,還是那是那種四處搶奪的稀缺性人才。

葉攬希就奇怪了,大寶會電腦,她能理解,這是遺傳,可是二寶呢?

這種,總不至於也是遺傳吧?

看著二寶,葉攬希目光說不出的意味深長。

看著她不說話,二寶問道,“怎麼了希姐?有什麼問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