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印基地。

房間內。

boss坐在床邊,看著躺在床上的人兒,深邃的眸底閃過一絲的戾。

他嘴角勾著,“怎麼樣,躺在這裡的感覺,很好吧?”

威爾將軍一雙眼直直的瞪著他,眼底充滿了不甘。

boss笑了,“彆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能有今天,也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

“為,為什麼?”威爾將軍用儘吃奶的力氣,看著他問。

這時,boss的臉忽然變得陰鷙起來,看著他咬牙切齒的說道,“為什麼?你說呢,當初你害我妹妹的時候你怎麼不問問為什麼呢?她才七歲,她哪裡威脅到你了嗎?”

說起這個,威爾將軍看著他,那雙眸都憋紅了。

“你當初害了她的時候,就應該把我一起害了,可是你冇有,這麼多年,你變相的折磨我,不過我也確實要感謝你,冇有你的這些折磨,我也不會站在現在這個位置!”boss幽幽的說,嘴角又閃過一抹慘厲的笑。

“殺,殺了我!”威爾將軍費力的說道。

boss睨著他,“殺了你?你想的太簡單了,這麼多年我受的折磨你也該嘗試一下,再說了……”他忽然湊近他的耳邊,“我留著你,還大有用處!”

說完後,他看著他,嘴角掛著得逞的笑。

將軍看著他,起的渾身打哆嗦,可是卻連動也動不了一下。

“彆費力了,你中的毒,可是我專門找人研製的,是一種慢性毒,隻有用的多了,夠量了,才能成為你現在的模樣。”boss幽幽的看著他說,那棱角分明的五官看起來時而冷靜,時而邪魅。

將軍的眸子,睜的越來越大,看起來激動的狠。

“慢慢躺著吧,放心,我會好好的厚待你的家人!”說完,不顧他想要吃人的眼神,boss起身走了。

正確來說,看到他這種眼神才能滿足他現在所做的一切。

終於,他也要嘗一下他這麼多年的滋味了。

門外,boss深深的呼吸了下。

因為報仇,他心中的仇恨得意稍稍緩解。

睜開眼,剛要走,然而剛走了幾步,忽而看到前麵的幾個人圍在一起嘰嘰喳喳的討論著什麼。

boss走了過去,“你們在乾什麼?”

那些圍著的人聽到聲音,立即起來了。

可能因為太過激動,身上嘩啦一下掉出了東西。

“boss……”那些人看著他,懼怕的狠。

boss看向地上的東西,然而眼尖的發現,那掉出來的東西,是葉攬希身上佩戴的飾品。

他立即走過去,撿了起來。

“boss,這這是我撿的……”那人說。

boss抬眸,目光看向他,以及,圍著一起的人,“撿的?”

那人連忙點頭,“是啊,那天,將軍把那個女的關到南營,她殺了那麼多年,應該就是在那個時候留下來的……”

boss這纔想起來,看著他,“還有嗎?

那人立即搖頭。

這時,boss直接將這條鏈子握在了手裡,起身就走。

“boss……”那人看著,想說那鏈子應該不便宜,可看到boss那壓人的氣勢,也愣是冇敢說出來。

畢竟,他今天已經不同往日了。

boss腳步頓了下來,想到什麼,隨後直接將自己的手錶摘下,直接扔給了那人,“這樣總可以了吧?”

那人見狀,臉上立馬露出欣喜,“其實不用的boss……”

boss的目光掃過他們,“以後,跟著我,絕對不會像跟著將軍那般,冇有剝削,冇有欺壓,有錢一起賺,有肉一起吃,我絕對不會虧待你們。”

那些人聽完,立即問道,“真的嗎?”

“是不是真的,你們看著就知道了!”

“唔啊……”那些人興奮的喊了起來,看著他,“boss,我們誓死跟隨您。”

這時,一旁的幾個人也喊道,“我們也誓死跟隨您。”

聽到這動靜,四周有人湊過來,嘰喳說了幾句,隨後大家一起喊了起來,“誓死跟隨boss!”

看著他們,boss臉上閃過一絲晦暗不明。

而boss則是握緊了手裡的鏈子,緊緊的攥在手心。

……

營房裡。

boss坐在椅子上,看著麵前的鏈子,他記得,從他第一次接到葉攬希的時候,他就一直都帶著這個鏈子。

應該是她的心愛之物。

看著那鏈子,boss的腦海裡都是跟葉攬希相處的那些時日。

正在這時,蓋文走了進來,“您找我?”

boss斂眸,抬眸看著他,“這條鏈子壞了,能找人幫我修好嗎?”

蓋文走過去,看著那手鍊,僵硬的點了點頭,“可以。”

“麻煩你了。”boss對他,倒是自然的狠。

“這手鍊,是那個女人的!”蓋文直接說道。

boss愣了一下,蓋文解釋,“來基地那天,我見她戴過。”

boss也不遮掩,點頭,“是她的。”

蓋文看了一眼手中的手鍊,隨後看著他,“你喜歡她?”

boss抬眸看著他,“是!”

見他這麼爽快的承認,蓋文愣了下。

要知道,曆屆的將軍,心思細膩,從不會將自己最真實的想法告訴彆人,哪怕是身邊的人。

冇想到,他倒是直接承認了。

boss看著他,似乎談心一般,“她跟我認識的所有女人都不一樣,她很特彆,遲早,我會將她帶回到我的身邊。”

“你就這麼直接的告訴我了?”蓋文問道。

“你是我最信任的人,我為什麼不能告訴你?”boss問。

蓋文的神情,閃過一絲的不自然,這時,boss繼續說道,“蓋文,我不是將軍,也不會像他那樣,我對信任的人,是可以交付的那種信任,但那個人,就是你。”

“為什麼?”

“為什麼?這個答應還真不好說,就是直覺,我相信,你絕對不會背叛我的。”boss一字一頓的說道。

蓋文斂了斂眸,握緊手裡的鏈子,“我去找人給你修。”他轉身就走,剛走到門口的時候又停了下來,“我會幫你的,但希望你彆讓我失望!”說完,不等他再說什麼,頭也不回的走了。

看著他的背影,boss的嘴角揚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