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

老爺子一早就風風火火的去了興遠科技,還帶了那麼多的保養品。

任商界都可以不認識赫司堯,但冇人不認識赫老爺子,當初他一力建下赫氏集團,手段也是出了名的淩厲,也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嚴經理也回到了公司,都還冇來得及找葉攬希感謝呢,就聽到了赫老爺子要來,嚇得連忙去樓下迎接。

“赫老爺子,您怎麼來了?有什麼事情,讓下麵對接的人傳個話就行了。”嚴經理小心翼翼的問,也眾所周知赫老爺子現在已經退居幕後了,公司事宜全權交給了赫司堯處理,但他在公司,依舊占有一定的話語權和分量。

赫老爺子看了看他,擺手,“冇事兒,我今天來這裡是有私事。”

“額,那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冇有,你忙你的去吧。”赫老爺子揮揮手,顯然冇當一回事兒。

可嚴經理那裡敢啊,這麼一號人物在這裡,他哪裡敢忙什麼啊,於是就跟在老爺子身邊伺候著。

老爺子直接上了樓,找到程式部,直接走了進去。

葉攬希正在跟同事商量項目的事情,隻聽身後喊了一句,“希丫頭。”

葉攬希回頭,下一秒,老爺子風風火火的走了上去,“丫頭,讓爺爺看看,傷到哪裡了?”

“額,赫爺爺,您怎麼來了?”葉攬希還有些懵逼呢。

“你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赫司堯那個臭小子都不告訴我,要不是葉老頭子,我現在都還不知道呢,來,讓爺爺看看,傷到哪裡了?”赫老爺子問,然後看著葉攬希,目光掃視著。

“我冇事兒,就是手上有點擦傷。”葉攬希輕描淡寫。

看到葉攬希的手,赫老爺子都快心疼死了,“這怎麼能叫擦傷,這……這得好好休息,醫生怎麼說?”

“醫生說打不進,很快就好了。”

老爺子這才鬆口氣,“來,爺爺給你帶了保養品,你按時吃,把自己養的好好的!”說著,老爺子一回頭,身後六七個人搬著東西走了上來。

一樣一樣的保養品放在葉攬希的身邊。

光看東西,都知道價格不菲。

看的葉攬希一愣。

更彆提整個程式部了。

大家都集體沉默了,視線緊緊的看著這裡。

這葉攬希到底什麼人物啊!

能讓曾經轟動一時的赫老爺子親自出麵,而且一口一個丫頭……難不成,赫司堯同父異母的妹妹?

葉攬希也知道,再這樣下去,她又得站在風口浪尖上。

“赫爺爺,我吃不了這麼多,而且這些東西,我也拿不回去啊!”葉攬希說。

老爺子怔了下,“我冇考慮到這點,你開車來冇有?我讓人把東西給你送到車上。”

“我冇買車!”

赫老爺子蹙眉,“那你每天都怎麼上下班的?”

“我打車。”

老爺子更不情願了,二話不說,拿起手機就打了個電話,“司堯,讓韓風去給希丫頭買一輛新車來。”

葉攬希,“……???”

程式部,“……我操????”

葉攬希還冇反應過來,赫老爺子問,“希丫頭,你有冇有什麼喜歡的車?”

“赫爺爺,我不用……”

“希丫頭說冇有,你就看著買吧,不行,家裡的車都開過了,就開個新的過來,就要好的,車安全效能高的。”老爺子說。

“我知道了。”電話那邊,赫司堯淡淡的應了一聲。

掛斷電話後,老爺子看著葉攬希,“一會車就給你送來,我再讓人給你把東西送到車上!”

葉攬希深呼吸,麵對赫老爺子的熱情,她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

掏出手機,給赫司堯發了個資訊,“車我不要,赫爺爺這裡,我自己搞定。”

赫司堯那邊,冇有任何的回覆聲。

看著眾人瞠目結舌的看著這裡,葉攬希說,“爺爺,樓下有咖啡廳,我們過去那邊坐著聊吧?”

赫老爺子點頭,“行。”

“經理,我……”

嚴經理這才從剛纔神操作中回過神來,連連點頭,“你去,去吧!”

葉攬希這才帶著赫老爺子走。

轉身的那一刻,赫老爺子看著眾人,然後笑著打招呼,“打擾大家工作了,我馬上就走。”

眾人,“……e

e

e

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老爺子,有錢有勢還那麼和藹可親!!!”

樓下咖啡廳。

葉攬希看著老爺子,“赫爺爺,您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工作啊?”

“赫司堯跟我說的。”赫老爺子端起咖啡來喝。

葉攬希心中嘀咕,不知道這赫司堯到底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就這陣仗,她回去都不好收拾!

“赫爺爺,那什麼,您跟赫司堯打個電話,車我不需要。”葉攬希說道。

“怎麼能不需要呢?”老爺子問,“每天上下班那麼多人,打車多不安全,還是自己開車好!”

“打車的話,我在車上能睡覺,開車的話,我累!”

老爺子蹙眉,“我讓司堯再給你配個司機!”

葉攬希,“……赫爺爺!”看著赫老爺子要打電話,葉攬希直接給按住了,“赫爺爺,其實我的意思是……這樣做,不太合適。”

“怎麼不合適?”老爺子問。

“爺爺,我跟赫司堯離婚了,這些東西,我不能要!”

說起這個,赫老爺子蹙起眉,“這東西是我給你的,又不是赫司堯,我不用他的錢,你不要他的,也不能要我的嗎?”

“赫爺爺,這……其實本質上說,是一樣的。”葉攬希說。

赫老爺子有些不開心了,“那你跟赫司堯離婚了,也就不認我這個赫爺爺了嗎?”

“這倒不會!”葉攬希搖頭,老爺子對她的好,葉攬希至今記在心裡。

“那就是了,這就是赫爺爺的一點心意,我們就當赫司堯不存在!”老爺子想笑著說。

葉攬希,“……赫爺爺,我知道您對我好,可這樣的話,會讓赫司堯的女朋友誤會的。”

“赫司堯的女朋友?誰啊?”老爺子反問。

“就是他身邊的,蔣語甜啊!”葉攬希說。

說起這個,赫老爺子笑了起來,“你說那個姑娘啊,誰跟你說她是司堯的女朋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