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然,電話那頭的boss,在聽到這話後,沉默了下來。

赫司堯甚至都聽到了他磨牙的聲音,不得不說,這一刻的心情,格外舒暢。

片刻後,boss那邊輕笑了一聲,“J,何必做這些無謂的口舌之爭呢?是個男人就來點實際的。”

“噢?那你想來點什麼?”赫司堯依舊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語氣說道。

“敢來一場博弈嗎?”boss問。

“博弈?”赫司堯低聲一笑,“冇什麼不敢,隻是,你拿什麼來跟我博?你還有什麼籌碼來跟我博?”赫司堯問。

boss顯然有備而來,不疾不徐的開口,“對了,不知道你有冇有聽說,你的女人在紅印基地大殺四方的事情?一個人對戰一個營的人,比男人都要勇猛,說真的,當時連我都驚呆了。”

說起這個,赫司堯心底瞬間咯噔了下,看著遠方,那雙漆黑的瞬間眯了起來,“你說什麼?”他一字一頓的問。

“怎麼,你不知道?她冇跟你說嗎?”boss裝作不經意的問,“還是她渾上下的傷,你冇發現?”

屆時,赫司堯腦海閃過葉攬希身上的傷痕……

握著手機的手,頓時攥了起來。

赫司堯是個極為理智又冷靜的人,他知道,在任何時候都不能被對著牽著走。

赫司堯強製性的壓下胸口的怒火,他開口,“是嗎?”

“怎麼,不信?”boss問,“沒關係,剛好呢,有人錄下了視頻我發給你看看!”

說著,叮的一聲,赫司堯都手機響了一下,他拿開手機,點開來看,是boss發來的一段視頻,視頻裡的人,是葉攬希殺紅了眼的模樣。

地上,一地的鮮血和屍體,而葉攬希頭髮披散,她的身上也是渾身的血跡,看起來,猶如地獄來走來的女魔一樣。

看著那些人一個個的朝葉攬希撲去,像是餓鬼撲食一樣,儘管最後都被葉攬希除掉,可他看著依舊無比的揪心和心疼。

握著手機,骨節發白。

許久後,赫司堯重新將手機放到了耳旁,“你到底想乾什麼?”

“怎麼,這就心疼了?”boss問,“這才哪到哪啊,該說的,我都還冇說呢!”

赫司堯眯眸,握著手機,不語。

“事情結束後呢,我在現場發現了一條手鍊,原本想去拿著修複,等好了之後再還給葉小姐,可你猜,我在裡麵發現了冇有?”boss問。

“有話直說,有屁就放!”赫司堯低聲道。

boss並不介意,此刻,他纔是站在上風的人,“那手鍊呢,裡麵內置了晶片,我的人就去查了一下,據說,隻有黑客纔會用這種東西,你說……這代表什麼呢?”

話已至此,赫司堯這才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對葉攬希的身份起了疑。

赫司堯知道,葉攬希的身份一旦傳出去,勢必會引起一陣動盪,各方先是會拋出橄欖枝,隻要葉攬希拒絕,那麼她就會處於危險之中。

所以,她的身份,絕對不可以暴/露。

但他也清楚,boss來問,也不過是個試探而已,就算能猜到葉攬希是黑客,也絕對不會猜到她就是追影,但怕就怕這件事情深究下去。

想到這裡,赫司堯開口,“你說的是我送的那條手鍊嗎?怎麼,你看上了?想要的話,我再送你兩條都可以!”

“你是說,那條手鍊,是你送的?”

“有什麼問題嗎?她不戴著,又怎麼給我傳遞訊息?”赫司堯反問。

電話那頭,boss微怔,“這倒是個好說詞,讓我竟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

“我奉勸你,作為一個男人,彆每天把主意打在一個女人身上,是男人,你就衝我來!”赫司堯一字一頓的說道。

“嗬,你放心,這件事情,我會查下去,至於你,我也不會放過!”boss一字一頓的說道。

赫司堯握著手機,“boss,殺葉攬希父母的人,是你吧?”

明顯,赫司堯感覺到那邊頓了下。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boss直接否認。

“嗬嗬……小時候,就在葉攬希父母出事那天,我在那門口見過你。”赫司堯說。

“你是那個走著的小男孩?”boss問。

赫司堯嘴角冷冷的揚起,“看來,你還記得!”

boss沉默了片刻,“你是怎麼認出我的?”

“你脖子後麵的印記。”

boss怔了片刻,隨後笑了,“當初,我確實在場,但殺她父母的人,不是我。”

“不是你,那你身上怎麼會有血跡?”赫司堯問。

boss沉默了。

“我知道你喜歡她,但是你的否認冇有任何的意義!”赫司堯一字一頓的說道。

boss冇想到赫司堯會這般直接,明明他什麼都冇有說,但赫司堯卻好像什麼都知道一樣。

深呼吸,boss開口,“我是喜歡她又如何,但她不過就是個女人,對我來說,隻是個有點特殊的女人而已,你可以告訴她是我殺的,那又如何?”boss問道。

“我不會告訴她。”赫司堯說。

“哦?”

“因為我會親自殺了你!”赫司堯一字一頓的說道,低沉的聲音充滿了憤怒。

“嗬嗬嗬……”電話哪頭boss冷笑著,“那就要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了。”

赫司堯不再多說,直接掛斷了電話。

看著遠方,好似那就是boss的方向一般,漆黑的眸充滿了戾氣。

與其說生氣,倒不如說他在心疼。

boss的命,他遲早都會要。

可是一想到葉攬希在紅印基地發生的一切,赫司堯就忍不住的心疼和揪心,甚至想要毀滅一切。

當時的她,到底是抱著怎麼樣的決心才撐下來的。

一想到那些男人一個個的朝她撲去,赫司堯的手都忍不住發抖。

那些人,幸好死了,否則,他們的下場,隻會更慘!

正想著時,這時,身後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赫司堯回頭。

葉攬希就站在他的身上,目光定定的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