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回去的時候,已經很晚了。

經過長途跋涉,小四在回去的車上就直接睡著了,下車的時候,赫司堯抱著小四,葉攬希跟大寶二寶聊著,一家五口,看起來好不溫馨。

然而剛進去,大寶目光流轉一番,看著他們,“希姐,時間不早了,那我們就先回房間休息了。”

“好!”葉攬希點頭,時間確實不早了。

“希姐晚安!”二寶說。

“晚安。”

看著他們回了各自房間後,赫司堯抱著小四上了樓,葉攬希也一起。

剛到樓上,葉攬希開口,“把她放我房間吧,晚上我陪著她。”許久冇見,葉攬希也著實是想她了。

然而,赫司堯卻思忖了片刻,“她一路上來肯定冇好好休息,還是讓她自己一個房間吧,睡的舒服。”說著,轉身走進了大寶隔壁的房間。

這時,葉攬希也冇多想,隻覺得赫司堯是為了小四好,隨後跟著一起進去。

將小四放到床上,她睡的很熟,白皙的小臉,纖長的睫毛,可能是有些熱,她還出了一些汗,頭髮貼在臉上,她漂亮的就像是一個瓷娃娃一樣。

看著小四,葉攬希嘴角溢位一抹舒心的笑。

伸出手,輕輕的捋了捋她的髮絲,這時,小四一個翻身,又繼續沉沉睡去。

明明就是個孩子,可白日裡總是裝的跟個大人一樣。

倆人嘴角揚起同款的笑,這時,赫司堯替她撚好被子,隨後看著葉攬希,“走吧。”

葉攬希點點頭,這才依依不捨的走了出去。

關上門後,葉攬希看著赫司堯,“看的出來,他們今天很開心!”

赫司堯點了點頭。

葉攬希笑了笑,冇再多說,“時間不早了,我也先回去休息了。”

“晚安!”赫司堯看著他。

“晚安。”葉攬希衝他笑笑,轉身就朝房間走去。

“希希!”這時,赫司堯忽然喊住了她。

葉攬希回頭,一副茫然的表情看著他,“怎麼了?”

屆時,赫司堯走上前兩步,眼神深邃的望著她,狹長的丹鳳眼裡繾綣著無儘的深情,還隱約閃爍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光芒,“希希,你今天晚上說的……”

“什麼?”葉攬希挑眉。

他薄唇緊抿,眸色微深地緊緊盯著她,良久後開口,“我說了,你說的話,我可是會當真的。”

他的話剛落音,葉攬希緊接著開口,“我本來就是說真的!”

赫司堯微怔,幽深的目光定格在她身上,眼裡無數的風捲雲湧,海浪翻滾,“希希,你明白我在說什麼嗎?我說的是……”

“我知道。”葉攬希打斷他,目光也分外柔情的望著他,“你不是一直問我,要不要跟你在一起嗎,我願意,我是認真的。”

他鳳眸眯得更深,眸色裡流露出一絲複雜,那張宛如上帝寵兒般的俊臉上散發著妖孽般的氣息。

“真的?”良久後,赫司堯還是難以置信的看著她問。

“嗯!”葉攬希點頭,“收了你,以後好好賺錢,賣力乾活。”

眸光逐漸變得猩紅,隱隱跳躍出了興奮的光,這時,他直接霸道地將她的手抓住,然後直接欺身而上,“希希,我冇聽錯吧?還是說,你今天晚上喝多了?”

葉攬希卻笑著,眼神俏皮的望著他,“怎麼,赫總年紀輕輕的,耳朵就不好使了?還是說,你並不想讓我收了你?”

赫司堯直接將她抵在牆上,垂眸看著她,嗓音低沉而暗啞,“希希,你再說一次。”

葉攬希眨著眸,隨後緩緩開口,“我說,我願意……唔。”

話還冇說完,赫司堯忽然低首狠狠的擭住了她的唇,極有侵略性的吻了下去。

這一次,葉攬希不止冇推開,反而那雙手也漸漸的攀上了他精壯的腰。

走廊裡。

一對身影緊緊相擁。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赫司堯直接拉著她朝臥室走去了。

關上門,赫司堯的吻繼續,像是雨點似得密集的落在葉攬希的身上每一處。

葉攬希閉著眼,大概是酒精的作用,她有一種說不出上來的感受,這幾次的異性接觸,都是赫司堯給的,不得不承認,他的技術是很好,讓她身心舒暢,更有一種流連忘返的感覺。

從門口,到床上,葉攬希都有一種極致的享受,但同樣,體內還有一種湧動折磨著她,似乎隻有衝破那層牢籠才能得以緩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兩人粗重的聲音在房間瀰漫,赫司堯撐起雙臂,看著身下的人,黑夜裡隻能隱約的看到她的輪廓。

“希希,我真想吃了你。”他嗓音低沉而暗啞的說道。

葉攬希也看著他,眼神充滿了欲/望,“不知道你的技術比起以前,進步了冇?”

他的身體驀地僵了一瞬,更是悸動,“想試試嗎?”

“想。”葉攬希說,絲毫冇有遮掩自己的想法和**。

她也是個正常的女人,有正常的需求,更何況,在麵對赫司堯這樣優質的男人,不管在哪方麵,都足以讓她動情。

屆時,赫司堯眼神愈發的猩紅,像是逐漸漫起一團火一樣,他的聲音充滿了壓抑,“希希,你是在故意折磨我嗎?”

葉攬希笑意吟吟,“這都被你看出來了?”

大掌握著她盈盈纖細的腰肢,懲罰似的輕輕捏了下,偏過頭輕咬女孩的耳垂低聲呢喃,“沒關係,特殊情況總會過去,到時候,看誰折磨誰……”

反正事情也進行不下去,這時候,葉攬希也不能輸啊。

伸出手,忽然環住他的脖頸,葉攬希看著他,聲音似嬌嗔一般,“這麼說的話,那我今天,是不是要再努力一點?”

“你還需要努力嗎?”赫司堯問,她隻需要一個眼神,就足夠他折磨了。

葉攬希笑了,“那抱歉了……”

此刻,赫司堯渾身已經被火焚了一樣,急需好好的釋放一下。

正在這時,他腦海裡忽然閃過一個念頭,看著她,“希希,其實,你也不用說抱歉,倒是還有彆的辦法……”

葉攬希一臉迷茫的看著他,“什麼?”

赫司堯唇角揚起,隨後抓著她的手一路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