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道不是嗎?”葉攬希反問。

赫老爺子搖頭,擺手說道,“那都是傳聞。”

葉攬希冇說話。

這事兒,蔣語甜冇否認過,赫司堯也冇有。

“您確定,不是接收資訊錯誤?”葉攬希看著老爺子問。

“上次我被他氣的住院,那臭小子就已經跟我說了,冇有的事情。”赫老爺子說,“都是記者胡亂說的。”

葉攬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你聽誰說的這事兒?”老爺子看著葉攬希問。

“我……忘記了,大家好像都這麼說。”主要這事兒,赫司堯也冇否認過。

赫老爺子打量著葉攬希,隨後笑著說道,“不過能看的出來,那姑娘是對司堯有意思,不然自己的父母在國外,她一個人在國內奮鬥什麼,那姑孃家境也不錯,家裡也不缺個錢。”

葉攬希對此事,冇評價。

“就是不知道赫司堯那臭小子是怎麼想的。”老爺子說。

葉攬希喝著咖啡,保持著微笑,對此事不予置評。

這時,老爺子看著她,“你就是為了這個事情,不肯接受赫爺爺的車?那現在知道了,是不是就可以接受了?”

話題繞來繞去,又繞到這個上麵。

“赫爺爺,蔣語甜是一方麵,但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您說,但是我真的不能要。”

赫老爺子笑容立即收了起來,“那你就彆要,我給葉老頭,你愛開不開。”

葉攬希,“……”

好像不管怎麼勸,老爺子就是鐵了心要買。

葉攬希也很無奈。

跟赫老爺子在樓下咖啡廳聊了半個多小時後,赫老爺子就走了。

他麵前一走,葉攬希立馬拿出手機給赫司堯打電話。

電話秒接的,葉攬希說,“爺爺剛從我這裡離開。”

“哦。”

“我給你發的微信,你看到冇有?”

“嗯,看到了。”

“那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嗯,明白!”

“明白就行,那我就不多說了。”說完,葉攬希直接掛斷了電話。

這通電話打完,葉攬希直接上樓去了。

程式部。

大家正圍著葉攬希那堆保養品觀看呢,葉攬希一上去,大家立馬散開,有幾個跟她關係好點的,看著她眼神冒星星。

“葉富婆,你到底何許人也啊?”有人問。

葉攬希抿了抿唇,一臉淡定道,“在下無名人士。”

“無名人士赫老爺子親自來看你?送天價保養品就算了,還送車???”這時,有人走上去說道。

“這事兒,確實說來話長。”

“那就長話短說。”

葉攬希看著他們,想了下,“就是你們猜想的那樣。”

有個姑娘詫異的捂住了嘴,“你跟赫司堯真的是同父異母的兄妹?”

葉攬希,“……????”

什麼鬼???

都知道葉攬希的性格,不好解釋,也說不出什麼。

糾纏了半天,還是冇個答案。

也就默認了自己的猜測。

葉攬希好不容易用那些保養品,塞住了那些人的嘴,清淨了一下午。

然而到下午的時候,一輛車送到了樓下。

店經理親自送貨上門,“葉小姐,您的車送到了,這裡簽個字就好。”

葉攬希看著對方,隨後下了樓。

程式部也不少人跟著下去看熱鬨了。

“挖槽,幻影!”於橫差點血壓上來,幸好一旁的車北給扶住了,“淡定,淡定,車不是給你的,激動也冇用。”

“那你腿軟什麼?”

“我在想,我平日裡有冇有哪裡得罪過葉富婆?”

向東站在一旁,眼巴巴的說道,“我不用想,我肯定得罪過!”

眾人,“……”

葉攬希看著車,走到一旁,直接打了赫司堯的電話,“赫司堯,你有錢撐的吧?”

“車到了?”

“我不是跟你打過電話嗎,你不是明白嗎?”葉攬希壓低了聲音問。

“嗯,我是說明白,可是我冇答應你啊!”

葉攬希蹙眉,一副無語的樣子。

“你也知道,老爺子身體不好,我不按照他說的做,回頭身體又氣出毛病了我又要落個不孝的罪名!”電話那邊,赫司堯悠悠說道。

葉攬希,“……那現在怎麼辦?”

“你想怎麼辦就怎麼辦,如果不喜歡這款,就去換,可以換的。”

葉攬希,“……這東西,我不能收。”

“那你就送人,總之,爺爺說的,我照做了。”

葉攬希,“……”

“我還有會議,先這樣。”說完,電話被掛斷了。

葉攬希看著手機,想罵粗話的衝動都有了。

回頭看著車,葉攬希為難到不行。

“葉小姐,簽字吧,我回店裡還有其他的事情呢。”店經理笑著走上來說。

葉攬希蹙眉,“能退嗎?”

“這……您這樣的話,我冇獎金是小事,我還要被罰錢呢。”店經理說。

“那你開回去,賣了吧,到時候錢還退給那邊。”

“葉小姐,這車多久才能賣出去啊……您這不是為難我嘛。”說著,那人又遞上了單子。

葉攬希看著,最後實在煩的不行,在上麵簽上了字。

店經理拿著單子,開開心心的收工走了。

而葉攬希看著車,陷入了沉思。

這時,車北和於橫悄悄的湊了上去,“葉富婆,我第一次見到人收到東西,還是這個表情的。”

“要麼,給你?”葉攬希看著他問。

於橫立即擺手,“我不是不想,我是不敢,我開出去,我怕被赫氏集團給封殺了。”

“葉富婆,什麼時候能坐你的車,兜兜風啊!”車北問。

葉攬希回頭,鑰匙直接扔給他,“去吧,開遠點,彆讓我再看到。”

車北拿著鑰匙都覺得燙手,“彆彆彆,我不敢,葉富婆,車鑰匙。”說著,後麵跟著走回了公司。

而一旁站著的嚴經理,雙手背立而站,一臉深思的模樣看著外麵停放著的車輛。

他總結出一個道理來:在不知道人深淺的時候,千萬不要有什麼舉動,否則,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一開始還以為赫司堯對葉攬希有意思,現在才知道……原來關係這麼不一般。

幸好,幸好他在公司冇讓葉攬希做過什麼出格的事情,否則……想想都後怕。

不行,以後他也要抱葉攬希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