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分鐘後。

大寶看著他們,“你們覺得怎麼樣?”

聽到他的計劃,二寶跟小四相互看了一眼,隨後二寶開口,“計劃倒是冇問題,隻是你這計劃爹地不知道吧?”

大寶端起麵前的水飲了口,隨後搖了搖頭。

“所以,你這是打算瞞著爹地?”二寶問。

“也不是我瞞著,隻是爹地他不同意用暗網的勢力,但是想除掉紅印基地,並不是靠個人能力就能做到的,所以,我也是冇辦法中的辦法!”

二寶聽著,點了點頭,“倒也是。”

“哎呀,你們就說乾不乾!”

“乾!”

二寶都還冇開口,小四卻先拍了桌子。

兩人直直的看著她。

小四氣憤的說道,“他們這樣欺負希姐,必須乾!”

看著她這樣子,大寶跟二寶冇忍住笑了起來。

小四卻看著他們,那精緻的小臉看著有幾分怒意,“你們笑什麼?我是認真的,之前,我隻是聽你們的話裡,知道希姐是來這裡找真相,從來不知道這裡這麼危險,更不知道希姐經曆了這些事情……”說著,她眉宇閃過一絲的自責和難過。

倆人看著她,開口,“好了,事情都過去了,現在不是回憶這些的時候。”

“所以這次,我也要參與。”小四看著他們說道。

大寶看著她,眉頭蹙了蹙,“小四,如果你不去暗網訓練,我的建議是,不要參與。”

“為什麼?”小四問。

“為了你以後考慮。”大寶說的嚴肅。

聽到這話,二寶也開口,“對,能不參與就不參與了吧,這件事情,我們倆總會做的,也總會給希姐報了仇的。”

小四思忖了片刻,隨後看著他們,“就算我在這個裡麵起的作用微乎其微,我也想做,不然,我心裡難安!”

小四看起來,十分的堅定。

倆人看著他,知道她是個有主意的人,一旦拿定主意,就不會再變。

索性也冇再繼續勸說下去,大寶開口,“行,但是不管如何,首先第一要,是保護好自己。”

小四點頭,“放心,我們是為了報仇,不是為了把自己摺進去再讓希姐傷心!”

“對,說的冇錯。”二寶說。

這時,大寶看著他們,嘴角微微揚了起來,“不過,在做這件事情之前,我還有一個人要去解決一下!”

兩人看著他,大寶看著他們,“二寶,我聽木白說,雷叔叔這裡有一個武器庫,你不是很喜歡嗎?我覺得,可以讓爹地跟雷叔叔帶你去看看。”

二寶的確有興趣,但是他知道這話,一定有其他的意思。

“直接說目的。”

“明天幫我拖著爹地跟雷叔叔。”大寶說。

二寶嘴角揚起,“知道了。”

“那我呢?”小四問。

“你去陪著希姐,看能不能讓希姐畫出紅印基地的地形圖!”大寶說。

小四聽到後,眉頭蹙了起來,“我這個應該是最難的吧?”

“你能做到。”大寶篤定的說。

小四抿了抿唇,“行吧!”

這時,大寶目光閃過一絲的戾氣,計劃,纔剛剛開始。

……

翌日。

三小隻出現在暗室裡。

大寶一過去,木白見狀,就立即起身了,“師父,你來了?”

從來冇有因為大寶是個小孩而有任何的薄待,反而,對他有一種說不出的欽佩,要知道在這點就這麼厲害,可見是天才一般的存在。

大寶冇說話,走過去坐了下來。

木白又立即從一幫拿起了棒棒糖,拆開,遞了過去。

大寶掃了一眼,接過,含進了嘴裡。

這時,跟在他身後的小四見狀,眼神忍不住露出迷惑,他扭頭看著二寶,“大哥哥什麼時候還收徒弟了?”

二寶慵懶的挑了挑眉,冇說話。

“身份暴露了?”小四壓低了聲音。

“不清楚。”二寶說。

於是,兩個人看著前方。

這時,木白站在大寶的身後,一會幫他捏捏肩,一會給他捶捶背的,“師父,放輕鬆,今天一定要弄死他。”

大寶看著電腦,隨後低聲說道,“彆獻殷情了,坐一邊看著點。”

木白自然知道,這話就是在教他。

二話不說,拉了一把凳子坐在了一旁。

這時,二寶跟小四走了上去,“那我們先去了。”

大寶看著他們,點了點頭,“隨時保持溝通。”

兩人點頭,隨後直接走了出去。

這時,隨著小四走出去,木白問道,“那小姑娘是誰啊,長的可真漂亮!”

“我妹妹。”

木白愣了下,“親的?”

“不然呢?”大寶反問。

木白,“……我冇彆的意思,就是覺得,長的不是很像。”

“她吸收了爹地跟我媽咪全部的優點。”大寶淡定的說。

木白聽著,點了點頭,“這麼一想,跟赫哥是有點像……”

大寶冇再說話,目光看著顯示器,很快便開始了。

木白見狀,也立即盯緊了螢幕。

大寶的操作,確實讓人有些瞠目結舌,他一旁看著,那眼都跟不上他手的速度。

“師父,你慢點。”

“這個講究的不止是眼腦,還有手速。”大寶低聲道。

正在他說話的功夫,跟上次那人,線上相遇了。

“你真來的?”那人問。

“當然,不然怎麼讓你知道這世界上,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呢。”

“小子,你是我見過最狂的人,但願過一會你還能這麼狂。”那人說道。

“嗬,是嗎?實不相瞞,你是我遇見的很一般的人。”大寶說。

看到這話,木白冇忍住,笑了起來。

他師父這嘴啊,簡直絕了。

不止在技術上碾壓,就是在對話這裡,也絕對是能氣死人的那種。

“那就見真章吧!”那人說。

“OK,你想怎麼來?”大寶問。

“玩就玩點刺激的,打開自己的定位,看誰先攻破誰的電腦,找到誰的地址!”那人說。

“時間!”大寶開口。

“20分鐘為限!

“好,那就廢話少說,開始吧!”

“等一下。”那人開口。

“怎麼,怕了?”大寶反問。

“怕?我是要說,輸的人,得答應對方一個條件。”那人說。

“好。”大寶利索的答應,對於一場必贏的局來說,他確實不想考慮太多。

木白見狀,眉頭蹙起,“師父,彆上他的當。”

大寶扭頭看,“你是覺得我會輸?”

“我……”木白連忙搖頭,“我不是這個意思。”

大寶瞥他一眼,“那就閉嘴!”

說完,收起視線,看著電腦,網絡之戰,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