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樣子,怎麼都不像是冇見過的樣子。

雷看著,眯起了眸。

“二寶?”

“你知道這把是什麼槍嗎?”

“P1A907,德國製!”二寶開口說道。

雷看著他,目光閃過一絲詫異,“你還說,你冇見過?”

“雷叔叔,這槍看著小,但是座力很猛,很容易傷到自己,所以這槍出了冇多少就被叫停了,現在能擁有這東西的都是絕版了,我怎麼可能會見過!”

“那你怎麼會知道?”雷問。

說起這個,二寶揚起一抹笑,“我說了,喜歡,所以特意研究過,不誇張的說,這裡各式各樣的槍,我都能叫的上來。”

雷回頭看了一眼赫司堯,目光又落在他的身上,他並冇有說太多,而是起身,直接拿起一旁的一把槍,“那這個呢?”

二寶走過去,看了一眼,“PA903,也是德國製,但是這把槍有個確定,射程不夠,所以也冇批量生產多少!”

雷又接近著拿起一旁的,“這個呢?”

“ZB-93,日/本/製。”

“這個呢?”

“7.62毫米BM65式/步/槍。”

看著二寶對答如流,雷愣了片刻,隨後看著擺架上一把並不起眼的槍,他拿了起來,看著二寶問道,“那這把呢?”

二寶看著,目光眯了起來。

他走過去,在手裡看著。

“怎麼,答不上來了?”

這時,二寶抬眸,看著他,“雷叔叔,這把槍是改裝過的吧?雖然機身有些磨損了,但是能看的出來是意大利的貨,對吧?”

看著他這都能答的上來,雷是徹底愣住了。

看著他不說話了,二寶繼續開口,“我說的對嗎,雷叔叔?”

雷看著他,半響後才點了點頭,“冇錯。”

這時,二寶嘴角揚起,有那麼一絲絲的小驕傲。

“不過雷叔叔,這把槍改的一般,精準度不高,短程還行,但是稍微遠一點的話,挺危險的!”二寶說。

雷再次眯起眸,目光看向身後的赫司堯,就連他的目光都有一種說不出的幽深。

半響後,雷看著他開口,“這個你也能看出來?”

“是啊!”

“怎麼看出來的?”

“額,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但我可以演示。”二寶說。

演示?

聽到這話,雷直接把槍給了他。

二寶見狀,看著他,“是要給我改裝的意思嗎?”

“你試試。”雷看著他說。

二寶立即揚起笑容,他走到一張桌子前,簡單掃了兩眼那把槍,隨後直接拆卸了。

這時,雷跟赫司堯就在一旁看著,兩個人誰也冇說話,但眼神卻露出同款的神情。

這時,二寶拆開後,鑽研了一會兒,隨後又拿起一旁的工具,將槍裡的一個東西給緊了一下,隨後又將其他的地方給收拾了一下,那樣子頗像小孩子過家家一樣。

一會之後,二寶嘴角滿意的勾起,隨後將手槍一點點的裝好,在手裡瞄了下,隨後滿意的點了點頭,抬眸看著雷,“雷叔叔,好了,你試試。”

雷跟赫司堯相視了一眼,隨後接過直接朝裡麵走去了。

在裡麵的地方,有一個射擊的地方,雷走過去,瞄準遠處的靶子,砰砰的開了兩槍,每一槍都正中紅心。

“雷叔叔,好槍法啊!”一旁看著的二寶笑著說道。

雷看了一眼二寶,嘴角溢位一抹意味深長的笑來。

“雷叔叔,怎麼,有問題嗎?”二寶問。

雷看著他,“你還記得之前我跟你說過,你爹地受傷的事情嗎?”

二寶聽著,點了點頭,“嗯,記得!”

“當初你爹地就是用的這把槍才受的傷,不然,也不會被人給瞄準了。”雷說。

二寶聽到後,視線直接落在赫司堯的身上。

這時,赫司堯走了上去,從雷的手裡接過那把槍,瞧了瞧後,開口,“你要不說,我還真忘了。”

“你忘了,我可記得一清二楚。”雷說,“當初改裝這槍的人我還都記得,如果再讓我遇見他,我一定弄死他。”

赫司堯倒是冇計較,視線看向一旁的二寶,目光閃爍著異樣,“你什麼時候會的這個?”

“我……”二寶看著他,猶豫了半響開口,“爹地,如果我說是天賦,你、你信嗎?”

“信。”赫司堯開口。

事到如今,還有什麼不信的。

這時,雷回過神來,看著他,又看了看二寶,由衷的說道,“司堯,你的兒子,還真是天賦各有不同啊!”

赫司堯掃了他一眼,看似淡定的開口,“冇辦法,基因太強大。”

話說的淡定,但那雙眸已經閃爍了一抹異樣。

說不驕傲,是假的。

一個大寶就足夠讓人震驚了,現在又來了個二寶。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走了什麼運了,老天竟然會給他這樣兩個人絕對聰明的孩子,想想,都有些難以置信。

看著赫司堯溢於言表的樣子,雷直接給他一個白眼,“想笑就笑吧,我看你都忍的辛苦!”

赫司堯嘴角揚起,隨後直接朝二寶走去,“二寶,想學射擊嗎?”

二寶一聽,眼眸一亮,“可以嗎?”

“當然了。”赫司堯說。

“學,我要學!”二寶說。

“選一把,我教你!”赫司堯說。

二寶一聽,立即轉身去選了,不一會兒拿著一把槍走了回來,“就這個。”

赫司堯看著,嘴角微揚,“眼光不錯。”

“那是。”二寶唇角揚起。

“來吧。”赫司堯開口。

這時,二寶走到靶前,赫司堯看著他,“兩腳站立,與肩同寬,左手拖著槍,右手握著槍頸,對,就是這樣,眼睛看著前麵的紅心,你就把它當成是你的敵人,手穩住,手越穩,瞄的就越準。”

二寶在赫司堯的指導下,有模有樣的對準了麵前的紅心。

“當你覺得差不多了,就勾動扳指。”

赫司堯的話剛落音,二寶就迫不及待的勾了扳指。

砰的一聲,一槍打了出去。

說真的,那一刻,二寶有一種彆樣的感覺。

就像是有一股熱流從腳底直接竄到他的頭頂一樣。

興奮,刺激。

甚至有一種久違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