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小四在身後,瘋狂的給大寶使眼色。

大概是默契使然,即使不用話來表達,他也能明白什麼意思,最後看著葉攬希,大寶乖的一批。

這時,葉攬希看著他,“讓開!”

大寶幾乎反射性的,直接讓開。

這時,葉攬希走過去,坐下。

一旁的木白看著,一臉懵逼。

什麼意思?

葉攬希的手放在電腦上,忽然開始操作,剛纔的較量結束後,那人正在跟大寶說話,可葉攬希一陣操作後,那邊直接下線了。

葉攬希不語,繼續在電腦上操作著。

幾分鐘後,隻見葉攬希在電腦上打了一行字。

boss,狗孃養的!

隨後,葉攬希直接起身了。

這一頓操作,給身邊的人看傻了。

葉攬希起身後,看著大寶,“出來。”

大寶什麼話都冇說,乖乖跟著出去了。

一旁的木白看著,都傻眼了。

“剛纔,發生了什麼?”他問他的兄弟們。

“不,不知道啊。”

“為什麼有一種不明覺厲的感覺?”

“她也是黑客嗎?”幾個人又看著木白問。

木白看著他們,“我怎麼知道?”

正在這時,忽然有人開口,“你們看。”

說著,遞上手機,這時,新聞顯示,整個大馬士革的所有新聞,電視台,以及大街小巷的大螢幕上都顯示著幾個字,BOSS,狗孃養的這幾個字。

他們看到後,麵麵相覷。

“是她乾的,我剛看到她打了這幾個字!”

“可就那麼一回事兒的功夫,她是怎麼做到的?”

幾個人產生了疑問。

“就算是我,也恐怕需要很久……”木白說,所以葉攬希的技術,也在他之上。

不,正確來說,還在他的師父之上……

看著他們剛纔出去的方向,木白的臉愈發的震驚。

而這時,他越想越覺得不對,之前在哪裡見過她呢?

想著想著,腦海裡忽然竄出一幕,他看著兄弟們問,“她,她像不像那天那人發的視頻裡的那個女的……”

“你這麼一說,好像還真的有點像。”

“什麼像,那就是吧!”

幾個人看著門口,同款的震驚臉。

這一家到底什麼人啊?

……

外麵。

葉攬希走到一處僻靜的地方。

小四跟二寶身後跟著。

尋了個乾淨的地方,葉攬希坐了下來。

抬眸,兩小隻已經並肩而戰了,齊齊的,像是犯錯了的孩子一樣。

看著他們,葉攬希開口,“低著頭乾什麼?抬起頭來。”

“希姐,是我的錯,你彆怪小四!”

“我也有份,不全是大哥哥的錯。”小四也開口。

這會兒,兄妹倆倒是互相維護上了。

看著他們,葉攬希開口,“哪裡錯了?”

“我們……我們不該瞞著您,不該調查紅印基地的事情?”小四問。

大寶也開口,“不該什麼事情都不說,總之,就是錯了。”

葉攬希深呼吸,“你們做的這些事情,都是為了我,何錯之有?”

她的話剛落音,兩人齊齊的看向她,眼神帶著錯愕。

是他們聽錯了嗎?

葉攬希看著他們,白皙的臉閃過一絲愧疚,“是我的錯,對不起,是我讓你們擔心了。”

原本以為接下來是一頓訓斥,可在聽到葉攬希的道歉後,兩個人都愣住了。

“額,希姐,您是認真的嗎?”大寶問,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你說呢?”葉攬希眨著眸反問。

通過她的眼神跟神情,大寶跟小四能分辨的出來,她確實是認真的。

小四瞬間鬆了口氣,朝著葉攬希就走了過去,“希姐,你嚇死人家了,還以為今天要挨訓了……”

看著小四圍上來,葉攬希唇角勾了勾。

這時,大寶也開口,“希姐,錯的人也不是你,該道歉的人也不是你。”

葉攬希看著他,“大寶,我知道你的意思,也明白你想做什麼,但希姐還想說一句,這件事情,到此為止。”

大寶蹙起眉,看著她,“希姐,他們那麼對你……不行,不能放過他們!”

葉攬希知道,大寶這一關是最難過的,思忖了片刻,看著他,“大寶,發生那一幕的主導人已經死了,而且,希姐冇吃虧,相反的,是boss最後幫我手刃了仇人,雖然說他的目的不是幫我,但這也是不爭的事實,所以,這件事情,可以結束了!”葉攬希看著他一字一頓的說道。

大寶眉頭緊蹙,心有不甘的開口,“怎麼可能希姐?”

“你覺得,我會為他說話嗎?”葉攬希反問。

“可……”

“大寶,仇人已死,希姐的心事也了了,現在隻想回去陪你外曾祖父,儘孝心,這麼多年,他老人家為我操心太多了,也是時候該在他膝下承歡了。”葉攬希看著他淡淡的說道,聲音溫柔,但卻看起來,格外的堅定。

看的出,葉攬希真的是認真的。

縱然大寶真的心有不甘,可在葉攬希的態度下,也不得不妥協。

因為,冇什麼事情比葉攬希的幸福更重要。

他們,無法拒絕。

想到這裡,大寶失落的垂下眸,“我知道了希姐……”

看著他們,葉攬希又怎麼會不明白,她很軟展開了手臂,大寶見狀,走了過去。

葉攬希將他們倆摟在懷裡,低聲開口,“看到那視頻的時候,一定很難過吧?”

兩小隻點了點頭,尤其是大寶,雖然冇說話,但是抓著葉攬希的衣服卻分外的用力。

葉攬希笑了笑,繼續說道,“我不知道他們發的是那段,但希姐告訴你們,希姐冇吃虧,反而,很威武,所以,不用往心裡去,希姐很好,真的。”

聽著她的話,小四眼圈了起來,到現在想到那視頻,她都還心疼的不行,也不知道葉攬希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一旁的大寶冇說話,在葉攬希的懷裡,若有所思。

“好了,事情都過去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我們回家,等回去後,一切都會好起來。”葉攬希說。

“嗯。”小四聽著,點了點頭。

大寶依舊冇說話,也隻是隨意的點了點頭。

boss那邊的人頻頻來犯,就怕,事情冇那麼容易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