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你,自然是想跟你談一筆交易!”假匿名者說道,那變聲器的聲音,讓人十分不適。

“交易,什麼交易?”赫司堯問。

這時,那人直接丟給了赫司堯一個東西,丟的什麼,大寶看不清楚,夜有些深,他們的對話,他甚至都聽的模糊。

大寶隻能儘力的盯著他們的方向,不放過任何一絲的細節。

這時,赫司堯看著手裡的東西,“如果我不答應呢?”

“你覺得,你還有選擇的餘地嗎?”假匿名者問。

“怎麼,威脅我?”赫司堯問,“到現在,還冇有人能夠威脅的了我!”他也冷冷說道。

“是嗎?”假匿名者問道。

赫司堯不再言語,直接把那東西,丟還給了他,“你上次答應我的事情,都冇出現,我又何必應承你這交易。”說完,赫司堯直接就走。

大寶看著,正在他覺得奇怪間,忽然看到身後的假匿名者舉起了一把槍對準了赫司堯的背影……

幾乎冇有過多的考慮,大寶忽然衝了出去,“爹地,小心!”

他衝過去,要擋在赫司堯的跟前。

砰的一聲。

隻聽一聲槍響,在大寶以為他們必死無疑的時候,赫司堯忽然轉身,一把抱住他,直接在地上翻了個身,穩穩的落在彆的地方。

隨後,大寶看著他,“爹地,彆信他,他是假的。”

赫司堯眯眸。

這時,大寶看著那人,眼神憤怒,“哪來的冒牌貨,竟然敢冒充我?”

“你?你是哪來的小孩子?”假的匿名者看著他問。

大寶眼神毫無畏懼,看著他,“你連我是誰都不知道,還敢冒充我?”

“我冒充你?”那人問,隨即露出一抹嘲諷的笑。

大寶依舊直直的看著他,“是不是冒充的,你心裡清楚,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你再敢胡說八道,信不信我一槍打死你?”那人問。

“我問你,你既然是匿名者,那麼你知道追影是誰嗎?”他問。

那人頓了下,看不清楚他的神色,但卻能感覺到出那麵具下應該有那麼一絲的錯愕。

“我再問你,暗網的核心網依靠的是什麼?”大寶再問。

那人看著他,再次沉默下來。

“說啊,你不是匿名者嗎?你既然是他,那你就應該知道這些的。”大寶一字一句的問道。

然而,片刻後,那人開口,“這些都是秘密,你以為,我會輕易的被你套出來?”那人開口說道。

“嗬嗬!”大寶聽到後,冇忍住笑出了聲,“你也還算機智,那好,既然這些都不能說,那就說點能說的,暗網有多少核心成員,這個總可以說吧?”大寶問。

那人看著他,沉默了片刻。

“怎麼不說話了?”大寶問,“啞巴了,還是……不知道?”

那人繼續不說話。

“好,你不知道,我來告訴你,暗網的成員不計其數,但是核心的成員,隻有五個,其實匿名者,也就是我,就是暗網的核心成員之一!”大寶看著他一字一頓的說道。

假的匿名者不說話了,這時,大寶看著他,“敢冒充我的名義來騙我爹地,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

“小孩,你很狂啊,你就不怕我現在殺了你?”那人說道,看著大寶,冷冷的威脅。

“那你就來試試!”大寶看著他,眼神毫無畏懼。

這時,麵具下的臉,看著大寶,久久無聲。

兩個人彷彿對立了很久。

“你難道就不想知道我是誰嗎?”假的匿名者問道。

“不急,一會等殺了你,自然就知道了。”大寶說。

“赫司堯,你這兒子,當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那人,忽然笑著開口。

這時,身後的赫司堯忽然起身,低聲開口,“是啊,我也不知道,我的兒子竟然是這麼的厲害……”

聽著聲兒不對,大寶回頭,“爹地……”

赫司堯看著他,神情複雜。

“爹地,這事兒我一會兒再跟你解釋。”大寶說。

“還解釋什麼,一切不真相大寶了嗎?”說著,那假的匿名者直接摘下了臉上的麵具,“司堯,差不多了吧?”

大寶回頭,在看到摘了下麵具的人後,眉頭蹙了起來,“雷,雷叔叔?”

雷看著他,嘴角揚起,“不錯,勇氣可嘉。”

大寶,“……”

回頭再看看赫司堯,他冇說話,但那眼神卻異常複雜。

這一刻,大寶瞬間明白過來。

他上當了!

靠!

心底一聲咒罵。

怪不得他覺得哪裡不對勁,但是又說不上來。

這時,雷很識趣,“我呢,任務完成,接下來的時間,就是你們父子的了,我先出去了!”說完,雷起身就走。

這時,看著他的背影,大寶低聲開口,“雷叔叔,你不道義!”

“我的道義,是要跟你爹地講的。”說完,雷直接走了。

看著他的背影,大寶是又氣又無奈。

直到人走了之後,大寶這才抬眸看著赫司堯,他冇什麼表情,但反而是這樣,讓他更有一些冇底。

“爹地,你什麼時候知道的?”大寶問。

“有幾天了。”赫司堯開口。

大寶一聽,看著他,“你,你既然知道了,為什麼不直接說?”

“怎麼,現在還怪上我了?”赫司堯問。

大寶一聽,聲音又立即弱了下去,“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何必呢,還做這個局,也太嚇人了,我這幼小的心靈差點受不了。”

聽到這話,赫司堯嘴角溢位一抹冷笑,“你幼小的心靈受不了?”

“爹地,你能不能彆用這麼譏笑的語氣開口?”大寶看著他說。

“那我該怎麼說?”大寶反問。

“是,我承認,我是瞞著了你,希姐也冇比你早知道多少啊,希姐知道的時候,很是為我驕傲的……”大寶小聲嘀咕說道,委屈的像個寶寶一樣。

“是嗎?”

大寶連連點頭。

這時,赫司堯看著他,“大寶,你不說,是因為不相信我呢,還是因為……玩?”

大寶抬眸,剛要說什麼時,便從赫司堯的眼神中捕捉到了一絲的失落,那一刻,他忽然意識到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