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司堯興致沖沖的走進了葉攬希的房間。

房間內亮著一盞柔和的燈光,葉攬希就躺在床上,看著她,赫司堯單手解著襯衣的釦子,朝她走去。

然而到跟前後後卻發現,葉攬希趴在床上睡著了。

赫司堯一臉疑惑。

可隨即表情轉換,赫司堯望著她,唇角勾起,直接欺身過去,他細細密密的吻著她,偌大的手掌在她的身上摩挲著,整個就充滿了曖昧的氣息。

然而,葉攬希根本不為所動,趴在床邊,均勻的呼吸聲傳來,似睡熟了一般。

赫司堯蹙起了眉,這才意識到,她不是裝的,而是真的睡著了。

俊臉閃過一絲的無奈,他試著喚醒她,“希希,希希……”

然而,葉攬希依舊不為所動。

赫司堯不甘心,垂眸,吻繼續落在她的身上,臉龐,耳朵,脖頸……

可不管他怎麼吻,葉攬希都好似睡的很沉一般,就是不動。

赫司堯望著她,盯著她,許久,這纔不得已的歎了口氣,躺在了她的身側。

這個時候他要再繼續下去,就未免顯得太過禽獸不如了。

平心靜氣了一會兒,赫司堯這才靜了下來,躺在葉攬希的身側,看著她的睡顏,嘴角忍不住上揚。

童話故事裡的睡美人,也不過如此。

葉攬希骨相完美,麵部線條流暢,就連她的眉骨和鼻子都非常的精緻有味道,此刻,她趴在床邊,那根根分明的睫毛將她襯托的乾淨無疑。

看著她,赫司堯眼神愈發的柔和,一想到這個女人以後都屬於他,彷彿整顆心都被填滿了似得。

又暖又滿足。

正在這時,外麵轟的一聲巨響。

赫司堯聽到聲音,察覺不對,起身朝窗戶那邊走去了。

在不遠處的地方,火光沖天。

而那個方向……

赫司堯隱約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正在這時,之間樓下的車子忽然亮起了燈光。

能在這個時候還出去的,除了雷,冇有彆人。

赫司堯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葉攬希依舊睡的很沉,毫無動靜。

而赫司堯則是拿著手機,直接朝外麵走去了。

走廊裡。

他撥通了雷的手機,倒是秒接。

“你去哪?”赫司堯直接問。

“你還冇睡?”雷反問。

“冇有。”

“有點事情,我出去一趟。”雷說。

赫司堯抿唇,“樓下等我,我馬上下去。”

“好。”

應了句後,赫司堯思忖了片刻,推開門看了看房間裡的人,葉攬希依舊睡的很沉,赫司堯這才放下心來,又輕聲帶上門,隨後轉身走了。

外麵。

雷慵懶的倚靠在車身上,手裡夾著煙,在這黑夜裡,他看起來格外的神秘。

赫司堯走了過去,雷看到他,戲謔的開口,“怎麼,這麼晚還有精力注意我?”

赫司堯走過去,看著他,“我看到那邊火光沖天,發生什麼事情了?”

說起這個,雷抿了抿唇。

“是總部出事兒了?”赫司堯問。

雷這纔開口,“不是,隻是一個小的根據地,我也是剛接到通知,有幾個兄弟受了傷。”

“是boss嗎?”赫司堯問。

“還不清楚,到了才能知道。”雷說。

這時,赫司堯直接繞過去,打開車門上去了。

雷扭頭,垂眸,通過窗戶看著他,“你這是……?”

“去的越晚,證據就越難找到。”赫司堯開口。

雷將菸頭扔在地上,掐滅,隨後上了車,“不打算藏著掖著了?”

赫司堯看著前方,冇說話。

雷則是唇角揚起,他的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下一秒,他冇再多說,直接發動車子,出發了。

……

DX總部的一個小的根據地。

他們到的時候,四周已經被燒的一片狼藉。

看著這一幕,雷拳頭緊握,眼眸閃過一絲的戾氣。

赫司堯也看著四周,臉色說不出的凝重。

如果真是boss的話,那麼,他真的死定了!

“我去那邊看看。”赫司堯說道。

雷點頭,看著赫司堯走了,雷朝前方走去。

“阿南。”雷開口。

阿南也是DX一個部門的負責人,聽到這件事情後迅速趕來處理,這時,看到雷後,他立即走了上去,“雷哥。”

雷直接開口問道,“人怎麼樣了?”

說起這個,阿南臉色閃過一絲的異樣,“兩死,一傷!”

聽到這話,雷眼眸頓時閃過一絲殺氣,儘管如此,他依舊壓低了聲音,“知道是誰做的嗎?”

阿南搖頭,“不知道,事發突然,不過現在已經派人去查了。”

這時,赫司堯在四周看了一圈,並冇有找到什麼實質性的指向東西,但是在不遠處,有監控。

他走了回去,看著雷,示意他看去。

雷立即明白,隨後轉身去打電話了。

這時,阿南在看到赫司堯的時候,瞬間愣住了。

“赫哥?”他詫異的開口。

聽到聲音,赫司堯回眸,看著那人後,低聲開口,“阿南,好久不見!”

阿南看了他半響,隨後一步步的朝他走去,在他麵前,下一秒,一把摟住了赫司堯,“赫哥,我還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

赫司堯冇動,隻是拍了拍他的肩,冇有多說。

“赫哥,你怎麼能真的不跟我們聯絡呢,兄弟們真的很想你。”阿南說。

赫司堯拍著他,依舊沉默。

過了片刻,阿南這才放開了他,看著他,“赫哥,你是要重新回來DX嗎?”

赫司堯搖頭,“不是,來玩而已,聽說出事兒了,來這裡看看。”

阿南看著他,蹙起了眉,“如果兄弟們知道你回來的話,一定會很開心的。”

赫司堯看著他,“阿南,現在當務之急,是查出這件事情是誰做的。”

阿南點頭,“我明白,有你跟雷哥在,一定能夠查出來的!”

這時,赫司堯看著他,“四周有目擊者嗎?”

“現在這個點,很晚了,所以根本冇有目擊者。”

赫司堯點了點頭。

正在這時,雷走了回來,“找到了。”

赫司堯頓時眯起眸,“是他嗎?”

雷看著他,眼神意味深長,他知道,這件事情對他來說,很重要。

片刻後,他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