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片刻後,他開口,“你希望是,還是不是?”

赫司堯顯然冇有多少耐心,“彆賣關子。”

“不是。”雷說道。

“不是?”赫司堯看著他,有些詫異,但言語之前,也有一種莫名的放鬆。

雷開口,“是之前的老對家了,不知道怎麼的摸到了這裡。”為了證明自己的可信度,他把視頻給了赫司堯看。

在看到對方的人後,赫司堯這才徹底鬆了口氣。

還好,不是因為他。

儘管如此,他眉頭依舊緊鎖。

雷看著他,“放心了?”

“放什麼心,他們丟一槍,我們就應該還一報!”赫司堯說,那幽冷的眸子佈滿了嗜血的光芒。

雷看著他,“你還是這麼的睚眥必報!”

“我就不信,你們就冇他們的根據地。”赫司堯說。

“當然有……”

“那就彆廢話了,走吧!”說著,赫司堯直接轉身朝車上走去。

雷看的出來,他今天,有些不暢。

看著阿南,“這裡就交給你了。”

“雷哥——”阿南還想說什麼,雷已經轉身走了。

看著他們的背影,阿南眉頭蹙了起來。

他也想跟著去看看啊!

……

車上。

雷單手開著車,調侃道,“你今天的表情,多少讓我覺得你有些慾求不滿了!”

赫司堯瞥了他一眼,“知道的話就少說。”

雷詫異的揚起眉,“這事兒,應該跟我無關吧?”

“想多了。”赫司堯低聲呢喃,一想到葉攬希就那麼睡著了,多少讓他有些無處可泄。

雷唇角揚了揚,冇再過多問,思忖了片刻,開口,“司堯,那件事情,已經過去了。”

說起這個,赫司堯斂眸,目光看向窗外。

“其實在來的時候,我就在想,應該不是紅印基地,即使我們那麼做,他也不會那麼快的反擊,但是我又擔心是,我真怕再觸到你的底線。”

赫司堯依舊不語,目光看著窗外,但是那緊繃的下頜線還是出賣了他。

“關於零的事情,兄弟們冇有一個人怪你,你也不需要把這件事情攬到自己的身上,就算是零還在的話,也不會怪你的。”

“雷!”這時,赫司堯回頭看他,猶豫了許久開口,“我不想再提起這件事情了。”

看的出來,他還是冇過了這坎兒。

雷點了點頭,冇再多說。

車子在路上疾馳。

赫司堯目光再次看向窗外,這時,眼前浮現出很多年前。

當初,一起創立DX的並不是隻有他跟雷兩個人,還有一個叫零的……

腦海裡的一幕幕重現,赫司堯不由的紅了眼眶。

……

而另一邊。

紅印基地。

boss看著麵前脫光衣服的男人,在看到他身上的字跡時,拳頭緊緊的攥起。

那人看著他,從他的臉上就看出,這些字並不是什麼好話,嚇得臉都白了。

“boss,我不知道這上麵是不好的話,是他們,是他們逼我的……”

boss握著拳頭,“你既然知道是不好的話,還敢給我看。”

“我……”

“來人!”boss喊道,“把他拖下去……”

“把人拖下去治療。”正在boss要說什麼事,一旁的人立即接話給按了下去。

boss抬眸,看著身旁的人,“蓋文!”

蓋文不所為動,而是看著下麵的人,“還不快去。”

這時,立即有人上去,帶著那人走了。

“謝謝boss,謝謝boss!”那人萬分感動。

等人出去後,boss看著他,“事到如今,我想做什麼,還得看你臉色了?”

這時,蓋文走到跟前,做了一個認錯的姿勢,“boss,我所做的都是為你好。”

boss看著他。

“既然您說了,讓我輔助您,那我就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您走老將軍的路子,你現在還是代將軍,剛上位,人心不穩,如果這個時候因為這些字就殺了他,那麼以後誰還敢為您賣命”

“難道就讓他帶著那些侮辱我的的字到處亂晃嗎?”boss氣急敗壞的反問。

“字,可以銷燬,人,也可以殺,但是,不能這樣明目張膽的!”蓋文說。

聽到這話,boss這才明白過來,但不得不承認,他說的是對的。

剛纔的他,確實被那些字氣的衝昏了頭腦,現在冷靜下來,也漸漸的找回了些理智。

閉上眼,他深深的呼吸了下,再次睜開眼時,一片清涼,“這件事情就依你所說的辦吧。”

蓋文點頭,“您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希望。”

這時,boss望著他,“對了,之前讓你辦的事情,怎麼樣了?”

“失敗了。”蓋文說,臉上冇有任何的懼怕之意。

聽到這話,boss眯起了眸,“那你說,這件事情,會是她做的嗎?”

“據辦事兒的人來說,跟他決鬥的人有兩個,第一個,一般般,完全不是對手,第二個,跟他有的一比,但不相上下。”

“不相上下還輸了?”

“問題就在這裡,他說,在最關鍵的時候,好像是換了個人一樣,但他很確定,操作的是一個人,背後應該是有高人指點,否則,誰輸誰贏真不好說。”

聽到這話,boss眯起了眸,“看來,他們高手不少啊!”

“但是,冇有什麼證據顯示是她做的。”

“怎麼冇有?”boss反問。

蓋文看著他,有絲的不解。

“那些懸掛在市中心大螢幕上的字,不就是很好的證明嗎?”boss反問。

說起這個,蓋文愣了下,“您是說,做這件事情的人,是她?”

“除了她,冇有人會用這樣的語氣來罵我。”說著,boss嘴角微微上揚一抹弧度,但笑意卻不達眼底。

這時,蓋文思忖了片刻,“如果真是她的話,那麼她的能力也不容小覷!”

“所以,這纔是她驕傲的資本!”boss一字一頓的說道。

“那boss,接下來,有什麼其他的計劃嗎?”蓋文問。

“計劃一直都在進行……從未停止!”boss幽幽說道,臉上閃過一抹篤定的笑容。

她,遲早都會回到他的身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