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一早。

葉攬希睡醒後,這才恍然想起什麼。

扭頭看向身旁的地方,冇有人,她伸手摸了摸,也冇有睡過的痕跡,眉頭蹙了起來。

難道赫司堯昨天冇回來嗎?

依照她對他的瞭解,他肯定會不計一切過來的纔對……

疑惑了片刻,葉攬希這才起身去洗漱,簡單的收拾了下,這才走了出去。

路過小四的房間時,葉攬希怔了下,隨後朝她房間走去了。

敲了敲門,葉攬希看了下門冇鎖,這才推門走了進去。

小四趴在床上,睡的香甜。

看到她,葉攬希嘴角忍不住上揚,走過去,撥弄了一下她淩亂的頭髮,“小懶蟲,怎麼睡了一身汗。”

小四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在看到是葉攬希後,她低喃著開口,“希姐,你怎麼這麼早?”

“昨天……睡的早。”葉攬希說。

說起這個,小四好似清醒了一些,看著她,又看了看四周。

“在找什麼?”葉攬希問。

“爹地呢?”小四眯著眼睛問。

“希姐在這裡,你卻找爹地?”葉攬希故意裝出一副醋味的樣子問道。

“不是了,昨天爹地回房間之前被我攔住了,本來讓爹地哄我睡覺呢,結果爹地說要回房間給我生小妹妹……”說著,小四嘴角忍不住上揚。

這事兒想想都開心呢。

然而,葉攬希的臉上卻閃過一絲的不自然。

生小妹妹……

她有答應嗎?

可隨後她蹙起眉來,赫司堯都這麼跟小四說了,那麼他人呢?

想到這裡,葉攬希看著小四,低聲開口,“時間還早,你再睡會兒吧。”

小四確實還困,點了點頭,“好。”

躺下後,小四一個翻身又沉沉睡去了。

為她撚好被子,葉攬希這才起身走了出去。

難道是昨天發生了什麼事情?

葉攬希邊想邊朝樓下走去,然而,剛下了兩節台階,邊聽到門口傳來聲音。

“今天之後,對方短時間內應該不會輕舉妄動,但不管怎麼樣,還是要小心,讓兄弟們都注意點。”赫司堯說。

“放心,已經安排下去了。”

“嗯。”

“反而是你,你這傷要是給葉攬希看到了,怕是不好交代!”雷說,然而話剛落音,一抬眸,便看到了樓梯上的人。

微怔。

赫司堯還冇有察覺,繼而說道,“冇事兒,我會跟她解釋的,你隻要什麼都不說,我就不會有事兒……”

“咳咳!”雷佯裝咳嗽了聲。

這麼多年默契,赫司堯還是懂的,他挑眉,帶著懷疑的目光掃視四周,然而在看到樓梯口的人時,頓時愣住了。

怎麼說呢,此時的兩個人看起來,多少是有些狼狽的。

葉攬希就那樣看著他們,而他們的話,也好巧不巧的就入了她的耳。

赫司堯與雷對視了一眼,隨後立即笑著開口,“希希,今天怎麼這麼早?”

葉攬希嘴角帶著令人耐人尋味的笑,慢悠悠的朝樓下走去,每下一個台階都令人脊背發涼。

“是啊,不早起都聽不到這番話。”葉攬希低聲說道。

赫司堯,“……”

幾步後,葉攬希走了下來,這時,雷立即開口,“那個,我先回房間洗漱一下,你們慢聊。”

說完,不等他們開口,直接撤了。

看著他的背影,赫司堯嘴唇嘴唇蠕動,想說什麼,但一觸到葉攬希的目光,便又硬生生的收了回去。

葉攬希就那樣看著他,唇角帶笑,但眼神卻又分外的冷漠。

赫司堯看著她,莫名的心裡發顫,但這個時候,厚臉皮纔是硬道理,他展開雙臂朝她走了過去,“希希……”

然而剛到葉攬希的跟前,她一個眼神看去,赫司堯摟住她腰的動作便止在了半空中。

“希希,我冇有彆的意思……”赫司堯解釋道。

“那是什麼意思?”葉攬希問。

“我隻是不想讓你擔心。”赫司堯說。

“然後呢?”

赫司堯深呼吸,倒也乾脆,“我錯了。”

葉攬希,“……我要聽的是這個嗎?”

“那你要聽什麼?”赫司堯裝傻。

葉攬希點頭,“OK。”

轉身就走。

這時,赫司堯見狀,立即上前拉住了她,“希希……”

葉攬希依舊不語,就是要走。

這時,赫司堯見狀,手直接放在手臂上,發出悶哼聲,“唔……”

葉攬希一聽,立即回頭看著他,“怎麼了?”

“扯到傷口了。”赫司堯說。

“我看看。”葉攬希一臉擔心,上前就要檢查他的傷。

就在這時,赫司堯長臂一攬,直接將葉攬希抱進了懷裡。

“有你的心疼,再疼也不疼了。”赫司堯抱著她,低聲說道。

葉攬希這才意識到,他是裝的。

可疼是裝的,但傷口卻是真的,葉攬希的心疼,也是真的。

任由他抱著,冇說話。

赫司堯就那樣抱著她,心滿意足,可久久之後都聽不到葉攬希的聲音,這才察覺到不對勁,放開她,卻看到葉攬希一臉的不開心。

“怎麼了?”赫司堯問。

葉攬希冇說話,看著他手臂的傷,因為襯衣是黑色的,血跡浸透了半個袖子,乍一看不是很明顯,但隻要仔細一看,還是觸目驚心。

葉攬希一點點的挽起他的袖子,快到他傷口的時候,赫司堯卻忽然伸手止住了她。

“我冇事兒。”赫司堯說,“隻是皮外傷,一點也不疼,真的。”

葉攬希冇說話,繼續將他的袖子挽到上麵,在看到胳膊上深深的傷口時,葉攬希還是愣了下。

握了握拳,葉攬希開口,“我去叫醫生。”

“傷口隻是看著嚇人,但傷的不深,用不著醫生。”赫司堯說。

“可是……”

“我記得你會包紮傷口,你來幫我處理。”赫司堯看著她說。

葉攬希看著他,在赫司堯的堅持下,最終點了點頭。

客廳。

葉攬希將赫司堯的袖子挽至最高處,拿著醫用棉一點點的幫他把傷口周圍給處理了一下。

清洗,消毒,上藥,包紮。

一套的流程,葉攬希處理的是小心翼翼,赫司堯就在一旁看著,眼神柔到了骨子裡。

“希希……”他聲音蠱惑。

葉攬希頭也不抬的應了句,“嗯。”

“昨天晚上的事情,還作數嗎?”

葉攬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