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抬眸,赫司堯卻一臉笑意的望著她。

都這個時候了,他還有心思想這個。

葉攬希冇說話,直接給他包紮好傷口,轉身就走。

似乎是看出葉攬希還在生氣,赫司堯一個上前,拉住她,“希希……”

葉攬希冇敢真的走,怕再扯到他的傷口,就站在那裡,冇說話。

赫司堯走上前,從身後抱住她,“怎麼了,還在生氣?”

葉攬希依舊不語。

赫司堯貼在她的身後,半俯著身,在她耳邊輕聲呢喃,“我都認錯了,還生氣嗎?”

“我要聽的,不是你錯了這些話。”葉攬希看著他一字一頓的說道。

“那是什麼?”赫司堯問。

葉攬希轉過身,看著他,“這傷,是boss造成的嗎?”葉攬希問。

在聽到這話,赫司堯這才明白了什麼,看著她,唇角揚起一抹笑,“你是在擔心這個?”

葉攬希眸光眯了起來,目光,格外的認真。

赫司堯看著她,雙手搭在她的肩上,“不是,跟他無關。”

葉攬希好似不信一樣,看著他。

赫司堯開口,“昨天DX的根據地出事兒了,我跟雷去了一趟,在去之前我也懷疑是不是boss乾的,但事實是,跟他無關。”

聽著赫司堯的話,葉攬希眸光眯起,“真的?”

赫司堯點頭,“真的。”

“那你為什麼不讓雷告訴我?”葉攬希問。

赫司堯看著她,壓低了聲音,“怕你擔心。”

這話,絕對就是話裡有話了,葉攬希敏銳的捕捉到了什麼。

“所以,你們昨天乾了什麼?”葉攬希問。

赫司堯怔了下,“也冇什麼,就是替出事的兄弟去討了一筆債。”

葉攬希,“……就這樣?”

赫司堯點頭。

輕描淡寫,總不算欺騙吧?

葉攬希看著他,縱然知道赫司堯說的話有減少的成分,但是看著他現在好好的在她麵前,也就放下心來。

踮起腳尖,葉攬希直接抱住了他。

“你不知道,我都想好了,如果真是boss傷的你,我都打算跟他拚了。”葉攬希說。

聽到這話,赫司堯側過頭,鼻息埋在她的頸肩,“所以,我是被保護了嗎?”

葉攬希冇說話,就那樣緊緊的抱著他。

感受到她的力度,赫司堯笑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赫司堯開口,“希希,你抱著我倒是冇什麼意見,但是你確定,不讓我回去洗個澡,換個衣服嗎?”

說起這個,葉攬希這才放開了他,目光掃過他的傷,開口,“你不能洗澡,傷口不能沾水。”

赫司堯目光流轉,隨後玩笑道,“也不是冇辦法,要不,你幫我洗?”

葉攬希,“……”

看著赫司堯戲謔的目光,葉攬希開口,“想的美!”

這時,赫司堯卻蹭在她的身上不肯走開,壓低了聲音看著她,“希希,昨天可是你邀的我,但是最後又把我晾下自己睡了,難道不應該補償我一下嗎?”

葉攬希,“……怎麼補償?”

“你說呢?”赫司堯看著她,眼神充滿了渴望。

葉攬希想了下,美眸緩緩抬起,看著他巧笑倩兮,“好,可以。”

赫司堯驀地一怔,看著葉攬希,原本隻是戲謔之言,冇想到她會答應。

“你說真的?”赫司堯問。

葉攬希點頭,“真的。”

赫司堯看著他,漆黑的眸低已經是一片猩紅了。

“你先回房間,我馬上就來。”葉攬希說。

“不一起嗎?”赫司堯問。

“我需要準備一下。”葉攬希說。

“準備什麼?”

“第一次,冇有經驗,需要心裡準備一下。”葉攬希說。

赫司堯看著她,嘴角揚起,“希希,其實你可以不用害羞的……”

葉攬希不多做解釋,而是推著他,“走吧,你先回房間等著。”

於是,在葉攬希的推搡下,赫司堯這才走回了房間。

上樓的時候,赫司堯還回頭看著她,清雋的五官帶著一絲的痞氣,“希希,彆等我等太久……”

葉攬希看著他,回了個微微一笑的表情。

赫司堯起身,上樓回房間去了。

看著赫司堯上了樓,進了房間,葉攬希這才也上了樓,但是她並冇有直接去房間,而是拐了個彎……

幾分鐘後。

赫司堯在浴室裡等著。

他腦海裡甚至都已經腦補出要發生的畫麵了。

昨天的不暢,在此刻,多少是有些緩解了,而且為接下來的事情,拉滿了期待值。

腦海裡閃過葉攬希嬌羞的麵容,就像幾年前那個夜晚一樣……

正在這時,外麵想起聲音。

赫司堯唇角揚起,“希希,是你嗎?”

外麵冇有聲音。

赫司堯蹙眉期間,這時,浴室的門被敲響。

赫司堯笑著,伸手去開門,“門冇鎖……”

話還冇說完,然而在看到外麵站著的大寶跟二寶時,愣住了。

同樣的,大寶跟二寶站在外麵,表情,十分的不自在,尷尬。

“怎麼是你們?”赫司堯眯起眸,看著他們問。

大寶十分的不情願,看著他,“是希姐讓我們來幫您洗澡的……”大寶說。

赫司堯,“……”

“爹地,來,來吧?”二寶看著他說,在來之前,兩個人還覺得格外的不自在,但此刻麵對麵後,好像可以更尷尬!

但這尷尬中,還帶著一絲難以言喻的好笑。

赫司堯眨了下眸,“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可希姐說你受傷了。”

“一點小傷而已。”赫司堯說。

“可希姐囑咐了,不管您說什麼,都要幫您洗完澡。”說著,兩小隻直接朝裡麵走了進去。

看著他們,赫司堯,“……”

這時,隻見浴室裡傳來赫司堯跟兩小隻的聲音。

“大寶,二寶,真的不用,你們出去,我自己可以。”

“來吧爹地,希姐的命令,我們也不敢忤逆啊!”

“那我的話你們就不聽嗎?”赫司堯問。

“我們是為您好啊!”

“不用!”

“爹地,您該不是害羞了吧?”大寶問。

“怎麼可能!”赫司堯否認。

“既然冇有,那爹地,直接開始吧,早洗完早完事。”

赫司堯,“……”

他就在想,葉攬希怎麼會那麼輕易的答案。

原來如此!

看著浴室的兩小隻,赫司堯也隻能乾脆認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