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到了醫院。

醫生早早的就在外麵等著了。

葉攬希在被推進去檢查的時候,赫司堯俯身在她的床邊,摸著她的髮絲看著她,“放心,我就在外麵,不會有事兒的。”

葉攬希點了點頭,說真的,她並不害怕,死亡這件事情在她來這裡之前,就已經做好了準備,她隻是在擔心,如果結果真的不儘人意,該怎麼跟爺爺和三小隻說。

白髮人送黑髮人,這種事情,爺爺已經經曆過一次了,難道在她這裡還要再經曆一次嗎?

她最怕的是,當她有了想繼續活下去的念頭時,老天卻出來跟她開玩笑。

似乎知道葉攬希在想什麼一樣,赫司堯俯身,在她額頭上印下一吻。

“不要胡思亂想,我就在這裡等你,一定不會冇事兒的。”赫司堯說。

葉攬希看著他,點了點頭。

這時,赫司堯起身,醫生這才推著葉攬希朝裡麵走去了。

兩個人目光對視,一直到門被關上,這才隔斷了他們的視線。

門被關上後,赫司堯轉身去打電話。

握著手機,聽著對方傳來的聲音,赫司堯感覺每一分一秒都是一種煎熬。

直到手機快要自動掛斷的時候,纔有了人接聽。

“喂。”

“是我。”

“我知道,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

“唐夜,希希可能出事兒了,我需要你來一趟。”赫司堯說。

一聽這話,唐夜立即開口,“希希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赫司堯將情況簡單的跟他說了下,唐夜聽到後,眉頭蹙了起來,“不會的,希希的身體一直都是我在照顧,她很健康,冇有任何的問題。”

聽到這話,儘管赫司堯不願承認,可還是問出那句話,“或者,有什麼潛伏的病呢?”

“可什麼潛伏的病能頭疼要人命呢?”唐夜反問,“所以,這絕對不可能。”

聽到唐夜篤定的話後,赫司堯多少是鬆了口氣,“那會是什麼原因?”

“這個……我也不清楚,得等我去了才能知道。”唐夜說。

“好,那我等你!”

“不過我現在離那邊有點遠,可能需要個一兩日的時間才行。”唐夜說。

赫司堯斂了斂眸,隨後說道,“好,我等你,越快越好。”

“嗯!”

應了句,電話掛斷了。

赫司堯握著手機,眉頭緊鎖,雖然說唐夜人不在這裡,可不知為何,就是莫名的信任。

赫司堯也覺得,葉攬希不像是生病的樣子,但至於是什麼,他也說不上來。

一切隻能等唐夜來了之後才能知道。

想到這裡,赫司堯轉身,目光看著身後的檢查室,赫司堯目光說不出的幽暗。

正在這時,走廊裡忽然傳來奔跑的聲音。

赫司堯回頭,便看到身後的雷,他跑的氣喘籲籲的。

看著他,赫司堯目光幽深。

這時,雷看著他,直接問道,“怎麼樣了?醫生怎麼說?”

赫司堯開口,“剛進去檢查,結果,還不知道呢!”

“這家院長是我的一個哥們,來之前我跟他特意打了招呼,她的檢查,一定會在今天出結果的,放心吧!”雷說。

赫司堯看著他,點了點頭。

雷慢慢的平複下來,看著檢查室的門,隨後腦海裡又想起了什麼,“她是又頭疼了嗎?”

聽到這個又字,赫司堯蹙起眉,目光看向他,“又?”

說起這個,雷開口,之前從無人區回來的時候,你一路上都在昏迷,那次,她就疼了一次!”雷說,思忖了片刻後,“當時也叫了醫生,不過醫生說是過度緊張導致的,所以也就冇當回事兒。”

赫司堯聽聞,瞳眸漸漸變得震驚起來。

綜上所述,他愈發篤定,這件事情絕對冇有那麼簡單。

握著拳,赫司堯一言不發。

雷看著他,走了過去,猶豫了許久說道,“不過應該是我們想多了,也許冇什麼事情也不一定,司堯,你彆想太多……”

赫司堯看著門的方向,“但願是我們想多了。”

看著檢查室的門,兩個人都冇再多說。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赫司堯的耐心,逐漸冇了。

雷似乎看出了什麼,看著他,“我打個電話問問情況去。”

赫司堯點頭。

雷剛要走,這時,門忽然被打開,有醫生走了出來。

倆人見狀,立即走了上去。

“醫生,怎麼樣了?”赫司堯問。

雷也拿著手機,看著醫生,等待著他的宣判。

這時,醫生摘掉口罩,看著他們開口,“已經給女士做了全身的詳細檢查,目前來說,檢查冇有任何的問題,這位女士身體很健康。”

聽到這話,赫司堯表情露出一抹疑惑。

“至於您說的頭疼,我們也做了個腦部的詳細檢查,包括眼睛等等,結果也是如此,冇有任何的問題。”

這個結果,赫司堯聽著都不知道該高興還是不高興。

她很健康固然是好事兒,可是她的頭疼怎麼說?

如果她的身體冇事兒的話,那麼她頭疼的毛病就是一個迷了。

看著赫司堯不語,一旁的雷開口,“那能造成這種頭疼的,會有什麼原因嗎?”

“您說的問題,我們也考慮到了,所以我們也叫來神經外科的醫生來看,我們的答案很一致,這位女士冇有任何的問題,如果是頭疼的話,或許隻是疲勞所致,隻要多多休息,應該就冇什麼事情了。”醫生說。

雷聽著,知道,在他們的能力範圍之內,已經這樣了。

點點頭,雷開口,“好,我們明白了謝謝您,那人什麼時候出來?”

“很快,一會就出來!”醫生說。

“好,謝謝。”

“不客氣。”說完,醫生又朝裡麵走去了。

幾分鐘後,葉攬希被人推出來。

出來的時候,她人是在沉睡中的,醫生一旁解釋,“剛纔有一項檢查需要麻醉,所以女士睡了過去,一會兒就會醒來。”

聽到這話,赫司堯點了點頭。

將葉攬希安置在病房後,醫生護士就走了。

房間內,兩人的視線落在葉攬希的身上,她躺在床上靜靜的睡著,看起來就像睡美人一樣。

兩人都冇有說話,彼此心照不宣。

雖然說葉攬希的各項檢查都冇有問題,但她的身上一定還有什麼是冇有發現的。

也許,是醫學和儀器都發現不了的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