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去後。

聽到葉攬希說要回去的訊息後。

大寶跟二寶沉默了許久。

雖然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但是,多少都覺得有些太快了。

猶豫了許久,大寶看著葉攬希,“希姐,你們真的不再多待幾天了?”

葉攬希開口,“嗯,再待下去,你外曾祖父那邊就說不過去了。”

猶豫了片刻,大寶開口,“希姐,那我們呢?”

葉攬希看著他們,愣了下。

大寶開口,“希姐,我們想好了,我跟二寶跟著薑桃回暗網,接受訓練。”

葉攬希雖然早早就知道了這個事情,但她一心想回去,還真忘記了這個。

現在大寶這麼一說起,葉攬希這纔想起這檔子事情。

看著他,葉攬希開口,“想好了?”

大寶點頭。

二寶也重重的點了點頭。

葉攬希想了下,“好,我知道了。”

“希姐,您都不考慮考慮,就同意了?”大寶問。

“從知道你們跟暗網的關係那天,我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早就做好了設防。”葉攬希說,看著他們,“既然是你們的選擇,希姐都尊重。”

“希姐……”看著他,大寶眼圈紅了下,三個人裡他最成熟,可這一刻,他也是最繃不住的那個。

而且,經過了這段時間,大寶已經不像以前那般什麼事情都放在心裡,現在更多的,他在學著表達。

於是,他走過去,直接埋在了葉攬希的懷裡,“希姐,我現在有點後悔這個決定,我捨不得你……”

聽到他的話,葉攬希嘴角揚了揚,“那要不,一輩子就留在希姐身邊,等長大也不要娶媳婦兒行嗎?”

大寶抬眸,一副幽怨的小表情,“希姐,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破壞氣氛啊!”

葉攬希笑了,看著他,伸出手,示意二寶也過來。

倆人都在葉攬希的跟前,看著他們,她開口,“大寶,二寶,說真的,希姐從來冇想過你們倆會有現在,更想不到你們年紀這麼小就能加入暗網這樣的組織,說真的,比起來,希姐倒是寧願你們是個普普通通的人,這樣我也就不用提心吊膽的,可是希姐知道,你們天賦異稟,也有自己的想法和目標,所以,無論你們做什麼,隻要是對的,隻要你們覺得問心無愧,就去做,希姐支援你們!”

聽著她的話,兩小隻點了點頭。

“還有,不用擔心離彆,更不用擔心我,你們現在也隻是比計劃中提早離開了我而已,放心,你們不在的時候,希姐也不會無聊的,我除了會想你們之外,每天還會上班工作,還會照顧你們外曾祖父,還會談戀愛,所以,真的不用擔心我。”葉攬希看著他們一字一頓的說道。

葉攬希真的是有一種治癒能力。

雖然說,她不善言辭,也不是個愛表達的人,可在教育這塊,她從不吝嗇對他們的表達,每一句話都說在他們的心頭上,讓他們懸著的心,徹底放下。

聽著她的話,兩小隻心中頓時豁然開朗,那些所擔心的問題,被她的一兩句話給遮蓋住了。

“知道了希姐。”大寶說。

葉攬希看著他們,溫柔一笑。

這時,一旁的小四,哼唧了一聲。

聽到動靜,這時,三人的視線朝她看去,一旁的小四噘著嘴。

“怎麼了?”葉攬希問。

“大哥哥跟二哥哥要走了,所以希姐就抱他們,小四還守在你身邊,你就不稀罕小四了。”小四吃醋道。

聽著這話,三個人都笑了。

“還有大哥哥跟二哥哥,他們隻想你,也不想小四,唉,小四在這個家終究是多餘的……

他的話還冇說完,二寶走過去,直接提著她到了葉攬希的跟前,二話不說,直接將她抱住了。

“這樣,總行了吧?”二寶問。

“不行,還有希姐,大哥哥!”小四說。

於是,大寶跟葉攬希,這才伸出手,將她抱住了。

“嘿嘿~”小四這才笑了起來。

“大哥哥,二哥哥,你們放心,我會照顧好希姐的。”小四說。

“也要照顧好自己,到時候誰欺負你,直接跟我說,哥幫你教訓他!”大寶說。

小四思忖了片刻,“雖然說,我確實冇有你們倆那麼聰明,天賦異稟,但是我也不是誰想欺負就能欺負的了的!”

看著小四那驕傲的模樣,兩小隻點頭,“也是,找你麻煩的,倒黴的是誰都還不知道呢。”

小四微微一笑,“那是。”

大寶伸手,在小四的腦袋上摸了摸。

三小隻的聊天,也顯得格外的親昵。

看著他們,葉攬希嘴角保持著笑容。

正在這時,門忽然被推開,赫司堯走了進來。

看到他們說說笑笑的畫麵,赫司堯目光閃過一絲柔和,他走了過去,看著他們,“在說什麼?”

看到赫司堯的時候,葉攬希下意識的看向大寶跟二寶。

母子似乎在用眼神交流一樣。

“跟你爹地說了嗎?”葉攬希用眼神問。

大寶怔了下,隨後搖頭,“冇有。”

葉攬希眯眸,“那現在怎麼辦?”

這時,大寶的眼神看向二寶,二寶見狀,立即搖頭,“彆看我,我絕對不會去說的。”

“爹地最疼你,你去。”大寶用眼神示意。

“上次在無人區的時候你就這麼說過,這次,該你了。”二寶說道,這一次,他絕對不能被忽悠了。

“我,我真不行。”大寶為難道。

於是,倆人齊齊的看向葉攬希。

葉攬希見狀,也立即擺譜,“自己的事情自己說。”

大寶,“……”

二寶,“……”

看著眉來眼去的,赫司堯好似看出了什麼一樣,開口說道,“怎麼樣,看完了嗎?”

他話一落音,三人立即收回眼神。

視線落在他們身上,赫司堯目光幽暗,低聲說道,“說吧,又在打什麼注意?”

大寶冇說話。

二寶也冇說。

兩個人都在想著該怎麼說。

這時,小四的視線在他們身上轉來轉去,看他們如此的不乾不脆,直接開口了,“爹地,大寶跟二寶要去暗網接受訓練。”

她話一落音,四周,屆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