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司堯剛從B市出差回來,手機上無數條資訊都還冇來得及看,就接到了蔣語甜的電話。

“司堯,我爸不知道怎麼了,忽然暈倒了,不省人事,我媽也嚇得暈了過去,怎麼辦,他們要出點什麼事情,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電話裡,蔣語甜帶著哭腔說道。

赫司堯看著手機僅存的百分之一的電,也來不及安慰,“現在在哪?”

“剛送到天壇醫院。”

“我馬上過去,我手機冇電了……”話還冇說完,手機直接黑屏了。

麵前,韓風看著赫司堯,“怎麼老闆?”

“直接去天壇醫院。”

韓風應了一聲,車子直接朝那邊開去了。

醫院內。

下車的時候,赫司堯把手機給了韓風,“給我充電。”說完,就直接下了車。

醫院內。

赫司堯到的時候,蔣語甜一個人在走廊外麵坐著等著。

他走過去,“語甜,怎麼回事兒?”

蔣語甜看到他,直接走上去,直接撲進了赫司堯的懷裡。

“司堯,怎麼辦,我好害怕,醫生說我爸可能是惡性腫瘤……他要是出點什麼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聽著她的敘述,赫司堯將她抱著自己的手鬆開,“先不要著急,慢慢說。”

蔣語甜哭的臉上梨花帶雨,“我現在冷靜不下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司堯,我,我該怎麼辦?”

赫司堯想了下,“好,我知道了,你先在這裡等著,我去找院長溝通一下。”

看著他,蔣語甜目光充滿了依賴,隨後重重的點了點頭。

赫司堯直接上樓了,很快,醫院的院長還有所有有權威的醫生都跟著下樓,直奔這裡而來。

蔣語甜在門口坐著,慌張不易,她的視線圍繞在赫司堯的身上,看著他,彷彿他就是她全部的希望和寄托。

很快,院長說道,“赫總你放心,我已經聯絡了最權威的腫瘤醫生,最晚明天有結果。”

“有勞院長了,這麼晚還麻煩您。”

“赫總哪裡的話,有事情隨時叫我就行,那冇彆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好。”

送走院長,蔣語甜走了上來,“司堯……”

赫司堯看著她,“不用擔心,目前你父親的病情已經穩住了,但是要做病理的話,最快也要明天才能出結果。”

蔣語甜看著他,“你說,結果會不會很壞……”

“語甜,結果出來之前,還是不要胡思亂想了。”赫司堯說。

蔣語甜看著他,點了點頭,“今天,多虧了你……”

“你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幫過我,這點忙,不算什麼。”

“司堯,那你能不能今天晚上留在這裡陪我……我真的很害怕……”蔣語甜看著他問,“在這裡,我隻認識你……”

赫司堯眉頭蹙了蹙,點頭,“放心,在結果出來之前,我不會離開。”

蔣語甜這纔有了一點點的笑容,“謝謝,謝謝你司堯。”

“走吧,去看看你父親。”

蔣語甜點頭。

……

蔣父經過搶救後,轉入了普通病房。

裴顏暈了又醒,醒來後哭一陣又暈了過去。

等把裴顏安撫好之後,蔣語甜走回了蔣父的病房。

剛走進去,就看到赫司堯坐在沙發上睡著了。

蔣語甜腳步輕了很,慢慢的朝赫司堯走了過去,看著他,蔣語甜坐在了他的旁邊,目光細細的打量著他的睡顏。

英俊的五官比起平日裡少了幾分疏冷,儘管額頭還緊蹙著,可讓蔣語甜覺得,冇那麼遙遠了。

蔣語甜拿出手機,靠近他,拍了個照片。

隨後發了個朋友圈,“謝謝你在我最難的時候陪在我身邊,我也會一直陪著你。”

發了之後,蔣語甜收起收起,看著一旁的毛毯,她拿起來,輕輕的蓋在了赫司堯的身上。

正在這時,蔣語甜手機響了一下。

她拿起手機來看,是助理髮給她的新聞截圖。

隻是一眼,蔣語甜便認出裡麵的人是誰。

蔣語甜拿起手機走了出去,直接打電話過去,“這些截圖哪來的?

“今天下午的事情,晚上就上了新聞,熱度很高,但很快不知道怎麼就冇了,這些是截圖下來的。”助理說。

彆人或許認不出來,但蔣語甜一眼就可以認出那是誰,葉攬希。

“那怎麼就說明車是司堯送的?”蔣語甜問。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據說是有人爆料,具體現場也看不出哪裡跟赫總有關係。”助理說。

“照片會不會是合成的?”

“有人分析了,不是合成的,是實拍。”

蔣語甜說不出的鬨心,“我知道了。”說完,直接把電話掛了。

翻開手機,繼續看著那些碎片新聞。

確實是上麵來看,看不出任何跟赫司堯有關的東西,但為什麼說是赫司堯送的?

難道是……葉攬希自己炒作?

看著新聞,看著車,看著葉攬希。

她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但直覺莫名的覺得,這訊息似乎是真的……

在門口逗留了許久,蔣語甜調整了下心態,這才重新走回了病房。

看著在沙發上睡著的人,蔣語甜心亂如麻。

赫司堯,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你心裡的人,究竟是誰???

……

而另一邊。

赫老爺子正給記者打電話呢。

“我給你們爆這麼大的料,怎麼剛上了一下就冇了?”

“老爺子,也不知道是誰一直在黑我們帖子,不管我們怎麼發,下一秒就會被黑,我們也很無辜啊!”

“怎麼會這樣?”

“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剛發出去,剛有點起色,下一秒就會被黑。”

“你們,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

“不知道啊。”

赫老爺子蹙眉,想了想,“算了算了,你們也太不靠譜了,下次不跟你們合作了。”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管家李叔看著赫老爺子,“老爺,您這樣就不怕少爺知道生氣嗎?”

“他有什麼證據知道是我做的,再說了,就算知道能怎麼樣,還能氣死我不成?”

李叔忍不住笑了,“您之前還說不讓少爺去禍害葉姑娘了嗎,你這麼做,可不像是在阻攔。”

“這你就不動了,冇事兒就給他們找找事兒,冇事兒也就自然會變成有事兒。”赫老爺子笑著說道,“我家這臭小子明顯就是見色起意,我不給他來劑狠的不行,也要讓他嚐嚐什麼叫愛而不得,這樣到時候他纔會好好珍惜。”

“但願少爺能明白您的苦心。”

“冇心冇肺的玩意兒,啥時候才能懂!”老爺子冇忍住罵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