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攬希倒是冇說話。

赫司堯看著,目光晦澀。

這時,雷忍不住說道,“一塊玉而已,怎麼,還要看你的臉色?還是說,等我有孩子了,你不準備送什麼了?”

赫司堯聽著,嘴角勾了勾,隨後看著小四,“既然是雷叔叔給你,那就收著吧,但是小四,切記,這個東西,一定不能丟了!”赫司堯看著她一字一句的囑咐。

小四聽聞,重重的點了點頭,“知道了!”

回頭,看著雷,小四笑的格外燦爛,“謝謝雷叔叔。”

看著小四笑了,雷也笑著,有個女兒真是可愛,一個笑容都可以融到人的心裡去。

這時,大寶跟二寶拿著一堆烤串過來,剛纔的事情,他們可冇忽略。

忍不住湊上來,“雷叔叔,見麵禮隻有一份嗎?”

“怎麼,你們也想要?”雷看著他挑眉問道。

“三個人呢,您怎麼就能準備一份呢?”大寶說,顯然,這不太公平。

這時,雷笑了,看了看赫司堯跟葉攬希,倆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到了一塊,挨著,葉攬希用披肩包裹著自己,長髮披肩,看起來溫柔至極,而赫司堯則是側坐著,跟將葉攬希挨的很近,倆人看起來格外的和諧,般配。

看到這一幕,雷微微怔了下,隨後彆開視線,目光再次落到大寶跟二寶的身上,看著他們,打趣道,“誰說我就準備一份了?”

大寶挑眉,“還有什麼?”

雷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我倒是都準備了,就不知道你們要不要!”

“要!不要白不要,當然要。”大寶說,看起來有些小興奮。

“確定?”雷挑眉。

大寶點頭,“當然了,很確定!”

他知道,像雷這樣的人出手,絕對不是平平無奇的東西,背後一定有他的含義。

這時,一旁的赫司堯跟葉攬希看著他們倆,隻笑不語。

雷開口,看著他,“想好了,可不能反悔!”

“雷叔叔,您這麼一說,我怎麼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等著我呢?”大寶問。

雷看著他,“怎麼會呢,給你和二寶的,絕對是最無價的東西!”

“什麼?”大寶問。

二寶也睜著眸看他,好奇到底是什麼東西。

雷微微一笑,“dx的絕對管理權怎麼樣?無價之寶!”

大寶,“……”

他就知道不會是什麼正常的東西。

說真的,對於dx他不是看不上,隻是因為他先加入了暗網,這會兒再轉頭去接手dx,多少都有些說不過去,而且,昆那邊,他到現在都還冇想好怎麼跟他交代這層關係呢。

想來想去,大寶微微一笑,“雷叔叔,你當我什麼也冇說……”

“怎麼能什麼也冇說呢,這可是雷叔叔最能拿的出手的東西了。”雷說道。

“雷叔叔,您還年輕,考慮這些問題有些為之尚早了。”大寶找藉口推辭。

“但是我要早點培養接班人啊,這個可是要從娃娃抓起的。”雷說。

大寶隻是訕笑,不說話。

他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這時,雷看向一旁冇說話的二寶,“二寶呢,你怎麼樣?”

二寶完全冇想到還會被q,稚嫩的小臉立即揚起一抹無辜的笑來,“見麵禮是大寶想要,我冇有,跟我沒關係。”

倆人推的乾乾淨淨的。

雷眯起眸,看著一旁的赫司堯,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道,“司堯,是我的錯覺嗎?我們的心血怎麼說也是排的上名,叫的上號的,怎麼就被人嫌棄成這樣了??”

這時,赫司堯開口,“他們不識好歹!”

雷點頭附議,“確實如此。”

這時,大寶開口,“雷叔叔,我們不是嫌棄,是冇有辦法,dx跟暗網本來就勢不兩立,我都還冇想好怎麼跟昆交代呢,再讓他知道我要接管dx,他不得瘋了?”

“你放心,你爹地冇瘋之前,他也瘋不了。”雷說。

話是這麼說,可一想到赫司堯跟暗網的恩怨,大寶也著實頭疼。

這一樁樁一件件,哪個不是棘手的事情。

大寶頗為無奈。

“我怕我瘋了……”大寶喃喃說道。

聽著他的話,眾人笑了。

這時,雷開口,“冇事兒,雷叔叔不逼你,你也不用太有心裡負擔,我給你兩年的時間考慮,如果到時候你還是不接受的話,那麼我再另擇他人!”

大寶一聽,眼眸一亮。

話都說到這裡了,再推辭的話,未免顯得太過矯情了,他立即點了點頭,“好,那就兩年時間為限。”

“一言為定。”雷開口。

這時,兩個人雖然嘴上答應,但是心中都有各自的小算盤。

雷又怎麼會不明白大寶哪點心意呢,他笑了笑,手裡搖曳著半杯酒,隨後一飲而儘。

正在這時,葉攬希目光流轉,低聲開口,“其實,我也有禮物要送給雷。”

她的話一落音,大家的視線都看向她。

就連雷也微愣了下,看著她。

葉攬希想了下,掏出一個類似U盤之類的東西,“這個是我自己編的一套係統,可以防止黑客入侵,彆說是一般都黑客,就是厲害的點的也需要一定的時間,另外,這裡麵附帶了修複的教程,應該對你對DX應該有一定的幫助!”

說著,葉攬希直接朝雷丟了過去。

雷伸手接住了。

看著手裡黑色小小的u盤,雷眼眸微微眯了起來。

這時,一旁的大寶驚詫道,“希姐,你這是下了功夫啊,不過你都冇有教過我呢!”

“你還用教嗎?”葉攬希看著他問。

“當然了,再怎麼說,人家也是趨於你之下的,很需要希姐來指導一番!”大寶說。

真的假的且不說,這馬屁拍的是賊響。

葉攬希聽著,很是受用。

不過,大寶的能力,她也是看在眼裡的,即使目前階段可能不如她,但假以時日,也絕對不在她之下。

葉攬希看著他,“你是真的還是裝的,有待認證,我回頭會好好認證一下的。”

大寶聽到後,眉梢挑了挑。

這時,雷握著手裡的東西,聽著他們的談話,眸光竟有幾分說不出的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