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立即掏出手機,“我讓人去查一下。”

“不用了。”赫司堯開口。

雷看著他。

“我已經查過了,他都冇有入境,即使有事兒,也不是在這裡。”赫司堯說。

言下之意,想要涉足外麵,猶如大海撈針。

而且,唐夜也不是一般人,也不是誰都能找的到的。

雷聽著,眉頭蹙著。

這時,赫司堯看著他,“放心吧,唐夜混跡這麼久,也不是吃素的,應該是有什麼事情耽誤了,我相信,他一定會來的。”

雷聽聞,點了點頭,“也是,他可是醫聖,就算遇見什麼事情,也能夠自救!”

赫司堯冇說話。

“那就再等等。”雷說,然後端起了杯子。

赫司堯見狀,跟他碰了一下。

此時,夜已深,微風徐來,十分的靜謐。

這時,赫司堯看著他,“雷!”

“嗯?”

“你一定會找到那個屬於你的人。”赫司堯說。

雷頓了下,看著他,“為什麼忽然說這個?”

赫司堯看著他,“冇什麼,就是想告訴你,你也一定會找到屬於自己幸福的!”

雷默了片刻,看著赫司堯,他的眸也格外的深,好似明白了什麼一樣。

許久之後,雷點頭,“好,那就借你吉言。”

赫司堯唇角微揚。

兄弟,再次碰杯。

……

這時,樓上。

葉攬希將小四放到房間後,隨後朝自己的臥室走去了。

房間的燈光,不算太明亮。

葉攬希坐在電腦跟前,手快速的在上麵操作著,片刻後,她眸光一暗,好似在確定什麼後,手速更快了。

片刻後,電腦發出聲音。

“是我!”這時,葉攬希對著電腦開口。

電腦那頭,先是沉默了片刻,隨後發出熟悉的聲音,“我知道是你,葉小姐,你還是來了!”

“你知道我會來?”葉攬希問。

“大致上能猜到。”

葉攬希抿著唇,“那你知道我找你什麼事情嗎?”

“怕是你找我的事情太多,不知道你要說的是哪件。”那頭,聲音充滿了低沉。

“boss,我要走了。”葉攬希忽然開口。

那邊頓了下,“走?去哪裡?港口市?”

“是!”葉攬希開口。

“所以你今天找我,是來跟我辭彆的?”boss反問。

“我是來告訴你,我跟你的恩怨,彆牽扯到彆人。”葉攬希說。

boss發出低低的笑聲,“你說的彆人是——DX?”

“是!”

“你覺得,到現在,他們還能獨善其身嗎?”boss問。

葉攬希眯眸,“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不想怎麼樣,再說了,我跟你冇什麼恩怨可言,我要找的人,是赫司堯。”他一字一頓的說道。

“他做的事情,也都是為了我。”葉攬希說。

“我管他是為了誰,他所欠我的,我一定,一筆一筆討回來!”boss一字一頓的說道。

“這麼說,你是不肯罷休了?”葉攬希問。

“是又如何!?”boss反問。

葉攬希看著電腦,眸光微微眯起,“如此一來,那我們隻能奉陪了!”

boss微怔片刻,“怎麼,如今的赫司堯,是要躲在女人的身後,讓你來跟我對峙了嗎?”

“讓他出麵,我怕他會直接要了你的命,畢竟你幫我殺了威爾將軍,怎麼說,我都要讓他留你一命的!”如果比起鬥嘴來,葉攬希隻有不屑,但絕不會落於下風。

“嗬嗬……”電腦那頭,boss笑的格外的陰沉。

“boss,話已至此,我來這裡隻是想報仇,其餘的事情隻能說超出了發展的範圍,你若是肯罷休,我們相安無事,可如果你還糾纏不休,那麼我們也會奉陪到底。”葉攬希一字一頓的說道。

“想讓我就此結束,也不是不可能。”

“什麼條件,你說。”葉攬希開口。

“你來幫我,隻要我能坐穩了這個位置,這件事情,就可以一筆勾銷。”boss說。

“我幫你?我能幫你什麼?”葉攬希問。

“你說呢,葉小姐,作為葉天的獨生女,你繼承了你父親如此強大基因,你說,你能幫我什麼?”boss問。

葉攬希沉默了。

“隻要你肯過來,一年時間為限,我保證這件事情,到此結束。”

葉攬希剛要說什麼,這時,門忽然被推開,赫司堯大步走了進來。

他走的很快,又穩又狠的樣子,那清雋的五官還蘊藏著一抹怒意。

到跟前後,赫司堯直接將電腦麵向了他,雙手撐在桌子上,低聲開口,“boss,我來告訴你,想都不想要,想找麻煩,我隨時奉陪,但記住,下一次,我的槍一定會直接找準你的腦袋。”

聽到赫司堯的聲音,boss開口,“終於不躲在女人身後了?”

“嗬嗬,我不是你,隻會拿女人開刀!”

“赫司堯,不用跟我耍嘴皮子,我告訴你,有些事情,你願意也得願意,不願意也得願意,有一天,你一定會跪在我的麵前求我,甚至,把你的女人親手奉上。”

“夢做的不錯,不過我還是奉勸你一句,彆活在臆想裡,小心成了神經病!”

“既然如此,那我們走著瞧了。”

“去-你-媽-的!”赫司堯一字一頓,隨後,通話掛斷。

葉攬希抬眸,赫司堯的五官在背光下,麵部的肌肉都在顫抖。

看的出他在生氣,而且是很生氣。

葉攬希開口,“又冇輸,這麼生氣做什麼?”

這時,赫司堯的視線看向她,深呼吸,“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要跟他聯絡?”赫司堯問,因為說話太過用力,那雙眸都有些紅。

葉攬希斂眸,看著他說,“我隻是不想把這個麻煩留給雷而已!”

聽到這話,赫司堯眸光暗了片刻,隨後看著她說道,“希希,雷不是外人,我情願把麻煩留給他,也不想讓你再聯絡他。”赫司堯看著她一字一頓說道。

赫司堯的態度,很奇怪,葉攬希看著他,疑惑道,“為什麼?”

赫司堯則雙手放在她的肩上,頗為激動的說道,“冇有為什麼,希希,答應我,不要再跟他聯絡,不管是為了什麼都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