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邊。

寂靜的空曠之處。

赫司堯拿著望遠鏡,看著不遠處緩緩行駛的車輛,下頜線因為嚴肅而緊繃著。

這時,雷一旁看著,“你確定他一定在車裡?”

赫司堯聽著,隨後將望遠鏡拿了下來,漆黑的眸散發著幽深,“依照我對他的瞭解,隻要他收到風聲,就一定會親自出馬,他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

雷聽著,唇角揚了起來,“看來他對你真是恨之入骨啊!”

赫司堯則是看著不遠處,“我跟他,彼此彼此。”

再次用望遠鏡看去,看著他漸漸行駛進他所設定好的圈子,赫司堯開口,“時間差不多了!”

說著,直接下了車。

夜黑風高。

隻有前方三輛車在緩緩前行,路燈打在地上,倒是將他們的位置暴露無遺。

赫司堯跟雷埋伏在暗處,看著不遠處。

“三輛車,如果無意外的話,應該是中間那輛車。”雷說。

赫司堯看著,神色嚴肅的點了點頭。

“人數不明,但是一輛車應該不會超過六個。”雷分析,隨後看著身側的人,“我儘量給你減頭去尾,其餘的,就靠你了。”雷說。

“足夠了。”赫司堯唇角揚起,幽冷的眸子寫滿了嗜血的寒光。

檢查了下裝備後,赫司堯起身就走。

“司堯!”這時,雷忽然看著他的身影開口。

赫司堯回頭。

“小心。”雷低聲說道。

赫司堯唇角揚起,眉宇間都是不羈和張狂,“放心。”

說完,收起視線,朝前方走去。

黑夜裡,他步履平穩,一往無前,宛若一個睥睨一切的王者。

看著赫司堯的背影,雷不敢有絲毫的鬆懈,他直接舉起了狙擊槍,對著了不遠處。

看到赫司堯到了跟前,雷直接對著耳麥裡說到,“我要開始了。”

“還行嗎,也不知道這夜晚,你這視線還行不行?”赫司堯在那邊調侃。

雷不語,直接對著後麵的車輛,砰的一聲。

車胎瞬間爆了。

“怎麼樣,可以嗎?”雷問。

ice!”赫司堯開口,“風采依舊不減當年。”

正說著,車輛停了下來,車門推開,立即就有人走了下來檢查。

每個人手裡都拿著重型武器。

有人在檢查,有人在四周看著。

“怎麼回事兒?”這時,有人問到。

“車胎被打爆了,有人埋伏。”有人喊道。

這時,對方瞬間戒備起來,然而,四週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楚。

那些人舉著槍,四周警惕的看著。

“怎麼回事兒?”這時,前方的車輛也停了下來,衝著他們這邊喊道。

“有人埋……”

那人的話還冇說完,赫司堯猛然從黑夜裡走出來,到他跟前,那人直接一愣,還冇反應過來時,赫司堯邪魅一笑,直接一槍爆頭。

聽到槍響,瞬間戒備起來,有人朝這裡湧來。

在看到赫司堯後,對方舉起槍就要開,然而剛舉起來,砰的一下,那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赫司堯則是直接大膽的朝中間那輛車走去。

這時,又忽然出現兩個人,對赫司堯,還是冇來得及開槍,砰砰,兩個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有狙擊手,小心。”這時,對方喊道。

而赫司堯則是像個黑夜裡奪命的魔一樣,一步步的朝著中間車輛走去。

而中間車上的人見狀,回頭看著身後的人,“boss,怎麼辦?”

boss就坐在車上,通過玻璃看向外麵的赫司堯,黃色的瞳仁閃過一絲難以言喻的複雜。

看著他冇說話,坐在副駕駛座上,常年跟著他的人開口,“馬上離開這裡。”

司機聽到,立即發動車子準備離開。

然而,車子剛開出幾米,這時,砰的一聲,槍打在了車上,但並未爆胎。

“快,馬上離開。”

車子加速,要開走。

赫司堯見狀,立即開口,“雷!”

雷在遠處,並不說話,再次瞄準了車輛,眼看著車子要開走,他直接開槍。

砰的一下。

車胎爆了,車子在地上打了個圈,被迫停了下來。

赫司堯見狀,嘴角揚起一抹邪魅的笑來。

他朝那邊走著,“雷,你放心,後半輩子你找不到女人也冇事兒,到時候我讓我兒子給你養老送終。”

“我謝謝你。”雷低聲道。

“客氣!”落聲,赫司堯直接衝了過去。

這時,車上的人看向身後,看著赫司堯衝來,立即開口,“你們倆護送boss上另一輛車離開,其餘的人,給我下車!”

這時,boss則是開口,“給我殺了他,取他人頭者,重賞!”

一聽這話,那些人就像是死士一樣,“是!”

推開車門,立即下了車。

躲在車後,對著赫司堯就開槍。

幸好他反應及時,直接一個翻身躲過。

正在這時,又有一個不要命的朝赫司堯衝上去,赫司堯見狀,與那人直接打在了一起。

躲在暗處的人見狀,就要對著赫司堯開槍,然而赫司堯卻直接抓住那人,直接擋住了。

砰砰。

兩槍下去,那人直介麵吐鮮血,倒在了地上。

這時,boss也從車上下去,看著赫司堯,嘴角溢位一抹冷笑,“J,好久不見啊!”

看到他下來,赫司堯開口,“我還以為你要躲在車裡不敢下來呢,剛要親自上去抓你。”

看著他隻身一人,boss開口,“是你設計引我出來的?”

赫司堯則是不緊不慢的解開了衣服的釦子,絕對的優雅麵前還帶著一絲的致命陰鷙,他看著不遠處的人,幽幽說道,“還不算太笨。”

boss看著他,“你就這麼自信,能殺的了我?”

“能不能的,今天晚上你不就知道了嗎?”赫司堯問。

“我本來還想多留你一段時間,但既然你非要來送死,那也就彆怪我不客氣了。”boss說,隨後對著身後的人說道,“給我殺了他!”

他的話剛落音,這時,他身邊的人忽然直接中槍倒在了地上。

boss立即下意識的去躲,看著四周的人,“把狙擊手的位置給我找出來!”

“是!”

等他再抬眸的時候,赫司堯已經朝著他的方向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