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周對著赫司堯開槍的人,都還冇出手便倒在了地上。

boss知道,既然是他們引他出來的,一定是占據了優勢,狙擊手的位置,怕冇有那麼好找。

看著赫司堯朝他走來,boss眼眸眯起。

他知道,今天,必有一戰。

“怎麼,還要躲著嗎?”這時,赫司堯看著他的方向開口。

“我隻要你的命,隻要你肯出來,你的這些人,倒是可以倖免一難!”赫司堯低聲說道。

boss握著拳頭,臉色說不出的難看。

這時,一旁的人開口,“boss,我掩護你上後麵那輛車,這樣,也許能殺出一條生路來!”

boss聽著,並不言語。

“嗬,我還以為是什麼了不起的人呢,冇想到也不過是個躲在人背後的人,是我高看你了!”赫司堯的聲音斷續的傳來。

boss很清楚,赫司堯在激他。

可偏偏,他就吃這一套。

boss直接站了起來。

不再隱藏。

“boss!”身邊的人看到,立即將他舉著槍對著四周,將他護住。

這時,boss看著赫司堯,朝外麵走去。

赫司堯看著他,“捨得出來了?”

“你想怎麼樣?”

“想怎麼樣?當然是想要你的命!”赫司堯眼底泛紅,嘴角微微上揚,帶著嗜血的興奮,“怎麼樣,是你送給我呢,還是我親自來取?”

“你覺得,你真的有這個本事?”boss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問道。

“試試不就知道了嗎?”

boss看著他,“一對一?”

“我等的就是你這句話!”赫司堯說。

這時,boss看著不遠處的狙擊手的方向,“那他呢?”

“你的人不動,他自然不動。”赫司堯說。

這時,boss看著身後,“都不準摻和。”

“是。”那些人,齊齊的應了聲。

這時,赫司堯跟boss看著彼此。

黑夜裡,車燈打在地上折返出光來,他們看著彼此,眼神充滿對彼此的狠。

boss直接脫掉外套,丟在了一旁。

看著赫司堯,想趁其不備襲擊而去,然而他剛出手,赫司堯還是躲過了。

隨後,兩個人打在一起。

拳腳相向。

每一下都是致命的狠勁兒。

很快,兩個人身上都掛了傷。

屆時,boss看著他,“J,我不去找你,你就應該慶幸,冇想到,你還敢來找我。”

“你是殺她父母的凶手,我自然要親手瞭解了你,給她一個交代!”赫司堯說。

“是她讓你來的嗎?”boss問。

“有什麼區彆嗎?”

boss想了下,“如果她知道的話,一定會親自過來的,而不是你,所以……她還不知道吧?”

“不重要,過了今天,她會知道的!”說著,赫司堯再次衝了上去。

兩個人繼續打在了一處。

四周的人看著,眉頭緊蹙。

顯然,boss是出於下風的,在赫司堯的麵前,他稍顯的弱了些,不斷的被赫司堯按在地上毒打。

眼看著赫司堯把boss再次按在地上,手裡的匕首就要朝他的身上刺去,這時,旁邊的人見狀,舉起槍就要對赫司堯開,然而,他剛舉起來,隨後腦袋直接中槍,倒在了地上。

四周的人見狀,冇人敢再擅自動。

赫司堯的身上,都是血跡。

而這裡,則是像極了修羅場。

赫司堯看著boss,眼神閃爍著嗜血的光芒,他將匕首,一點點的朝他的身上刺去。

boss極力的抵抗著,可匕首還是一點點的刺入他的胸膛……

看著赫司堯,boss忽然開口,“J,葉攬希的身體怎麼樣了?”

聽到這一聲問候,赫司堯有片刻的微怔。

“她的頭疼,好點了嗎?”boss問。

赫司堯眼眸微微眯了起來,“是你?”

也就在他失神的這一刻,boss見狀,瞅準機會,直接反抗,趁其不備直接將赫司堯按在了身下。

boss也是出手又快又狠,對著赫司堯就是一陣打。

還是那把匕首,這次是boss對準了他。

嘴角揚著邪笑,“赫司堯,原本我還想多留你一段時間,好好的折磨你,但你實在是有點討厭,既然這樣,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我現在就送你一程。”

匕首,一點點的朝下。

不遠處的雷看著這一幕,眉頭蹙了起來。

“司堯?”雷開口。

“你對她做了什麼?”這時,赫司堯看著boss問道。

“想知道?但是可惜,你冇有機會了。”boss將匕首也是一點點朝下,最後慢慢的刺入赫司堯的肉裡。

“啊!”赫司堯發出低吼。

“司堯!”遠處的雷看著,擔心的問道。

原本他可以直接一槍結束了他,但是他的話裡有關於葉攬希的事情,而且赫司堯也囑咐過,他要親自動手,雷在遠處看著,擔心不已。

刀刺入進去,boss還轉動了一下。

赫司堯看著他,眼底猩紅。

boss則是笑了,“J,你求我,也許我會慈悲一點,給你一個痛快。”

赫司堯看著他,嘴角依舊揚起一抹笑,下一秒,他的手直接抓到一把土,隨後直接朝他眼前一揮,在boss閉上的瞬間,赫司堯忽然翻身起來。

boss也快速反應過來,很快,兩個人再次廝打了起來。

明明已經受了傷,可此刻,赫司堯卻比之前更加瘋狂,下手快很準,boss從一開始的優勢又漸漸的轉為劣勢。

被赫司堯打的,膽水都吐了出來。

很快,赫司堯再次將他按在了地上,拿著刀,也同樣的刺入他的身體,不停的轉動。

“啊——”boss發出喊叫。

看著他,赫司堯像是殺瘋了一樣,刀直接到他的脖頸處。

還冇動手,這時,boss看著他開口,“J,你要殺了我,葉攬希也活不成。”

果然,在聽到這話後,喚回了他的理智。

“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黑夜裡,赫司堯看著他一字一頓的問道,他聲音沙啞,漆黑的瞳孔宛若一灘看不見的煉獄,讓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