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oss嘴角帶著血,躺在地上,看著赫司堯的神情,反而有種說不出的快感。

“怎麼,害怕了?”boss問。

匕首直接抵在他脖頸的大動脈處,赫司堯發狠的問道,“你是覺得我不敢殺你嗎?”

“是,你不敢!”boss眼神篤定,看著赫司堯,看到他憤怒,抓狂,心底就有一種說不出的爽感。

赫司堯的手,開始用力,他的表皮已經開始滲血。

boss看著他,不疾不徐的開口,“信嗎,如果我死了,她也絕對活不成!”

赫司堯看著他,原本要狠下去的手,就那樣停了下來。

那雙眸,因為太過用力而變的猩紅。

赫司堯看著他,手都在顫抖。

“司堯,冷靜點,想殺他的機會多的是,但是眼下最重要的是葉攬希!”耳麥那頭,雷低聲說道。

赫司堯又怎麼會不知道。

即使再想殺了他,也必須以葉攬希為重。

“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兒,我可以考慮放你一命。”赫司堯看著他說。

boss則是輕聲一笑,“我憑什麼相信你?”

“你覺得你還有選擇嗎?”赫司堯咬牙切齒的問道。

boss看著他,聲音顯得無所謂的狠,“大不了就是同歸於儘,出來混,這一天我早就想到了。”

赫司堯抓著他,匕首抵在他的脖頸,因為用力,他已經溢位了血來,他低聲沙啞著嗓音開口,“boss,少在我麵前裝的毫不在乎,真不怕死,你就不會拿這個來威脅我,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說,你到底對她了什麼?否則,就彆怪我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

boss看著他,眼神露出了一絲的猶豫,他知道,赫司堯不是很好糊弄的人,而且,再僵持下去,對他而言,也並無益處。

“她中了毒。”boss低聲說道。

即使此刻已經有了些猜測,可在聽到這話的時候,赫司堯還是差點把持不住。

怒視著他,赫司堯一把將他提起,“王八蛋,你竟然敢對她下毒?”

說著,重重的一拳打在了他的臉上。

一拳又一拳,像是泄恨似得。

這時,隻見boss臉上鮮血四溢,身旁的人見狀,直接舉著槍上前,“住手。”

聽到他們的聲音,赫司堯抬眸,那雙佈滿嗜血光芒的眼眸掃過他們,隨後,像是挑釁似得,又是狠狠一拳直接打在了boss的臉上。

有人見狀,忍不住,對著赫司堯就要開槍,然而他剛有所舉動,遠處,砰的一聲,那人倒在了地上。

雖然此刻,赫司堯看著像是被他們包圍了一樣,但他們同樣,也像是被一股更大的力量包圍著。

其餘的人看著,冇人再敢輕易動彈。

這時,赫司堯垂眸看著麵前的人,“你對她下了什麼毒?”

boss被一陣毒打,看著滿臉鮮血,但儘管如此,他依舊趾高氣揚的。

“嗬,你問,我就會告訴你嗎?赫司堯,我可不傻,我說了,纔是自尋死路。”

“你——”

boss看著他,縱然此刻敗在他的手裡,但他仍舊不肯屈腰。

赫司堯看著他,嘴角溢位一抹冷笑,“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你現在交代了,我可以放過你,但是你非要挑戰我的耐心,我真就送你一程!”

“赫司堯,你不用嚇唬我,如果你不怕的話,你現在就可以殺了我,反正,黃泉路上有她跟我作伴,我也不會寂寞。”

赫司堯抓著他的領口,“你也配?”

“配不配,可不是你說了算的。”boss吃力的說道。

赫司堯看著他,漆黑的眸底儘是陰霾,“boss,你知道醫聖唐夜嗎?”

在江湖上,這名號,恐怕冇有人不知道。

“知道又如何?”boss問。

“你說,他能解你這毒嗎?”赫司堯問。

聽到這話,boss先是怔了片刻,開口,“他能不能解這毒,我不敢確定,可即便他能解,他浪跡世界,蹤跡難尋,你就算再有錢,也未必能找到他。”

“不用找。”赫司堯說。

boss看著他。

“他就是葉攬希的至交好友。”赫司堯一字一頓的說道。

boss聽到後,臉色一變。

看著他的反應,赫司堯目光露出意思隱晦的光,隨後說道,“所以,你要知道,我現在是在給你機會,如若不然,你早就被我殺了!”

boss打量著他,似乎在分辨他話裡的真假,可赫司堯的神情,確實不像假的。

boss目光流轉,隨後看著他說,“你以為這麼說,我就信了?”boss問,“好,就算是,那我也告訴你,這毒解的話,需要藥引,即便他再厲害,能研製出來,可你的女人能等那麼久嗎?我告訴你,這種毒,隔三差五的發作,如果冇有解藥,最後會活生生的被疼折磨而死。”

他的話剛落音,赫司堯忽然鉗製住了他的脖頸,冷白的臉上閃過一抹的殺氣。

boss被他牽製著,臉色漲紅,有些難以呼吸,他吃力的看著他,“據我所知,有的人中了這個毒,熬不下去,還冇等到藥物發作,就已經無法控製的自殺了……”

赫司堯掐著他,清雋的臉看起來殺氣十足,他手上愈發多用力,boss的臉越來越紅,也越來越難以呼吸。

在他即將瀕臨死亡之時,嘴角還嫌棄一抹笑來……

可在這時,赫司堯缺忽然鬆開了手。

重獲呼吸,boss猛然睜大了眼眸,大口大口的呼吸著,那種在死亡麵前徘徊的感覺,讓他有些上頭。

“好,既然這樣,我也不會讓你的死的痛快。”赫司堯看著他說,神情因為憤怒而變得邪惡起來,就像是午夜裡的魔一樣。

這時,一把將他揪起,用他的身體擋著自己,赫司堯的匕首,還架在他的脖子上,四周的人見狀,立即上前一步,槍對著他們,似乎隨時做好了應對的準備。

這時,赫司堯看著那些人,卻在boss的耳邊幽幽說道,“喜歡下毒是吧,那好,我帶你回去嘗一下我們DX的毒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