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oss一聽,便知道赫司堯打算。

他要是真被帶走的話,那麼一切都晚了。

於是,立即開口,“我可以帶你去拿解藥。”

赫司堯一聽,看著他,“哦,這麼快就改變想法了?”

boss看著他,“解藥放在我的家裡,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去?”

耳麥裡再次傳來雷的聲音,“司堯,彆上他的當。”

赫司堯都還冇開口,boss卻說,“怎麼,不敢?”

“少給我來這一套,激將法對我來說不管用!”說著,將他的脖頸禁錮在手臂間,他低聲道,“讓你的人去拿,我就在這裡等著。”

“你就不怕他們不是去拿解藥,而是去搬救兵!?”boss問。

“你以為我讓他們走,就冇有任何的行動和把握嗎?”赫司堯問。

boss的臉色,漸漸暗了下去。

“J,你退出這一行,還真是虧了!”boss的聲音,顯得格外意味深長。

“不用跟我來這一套!”赫司堯低聲道,看著麵前的人,“說你是讓他們去取解藥呢,還是,你跟我回去?”

boss看著前方,“不管他們誰去,都拿不瞭解藥。”

“什麼意思?”

“解藥我放在保險房裡,需要我的瞳孔識彆才能進去,所以,無論是誰都冇有用!”boss幽幽說道。

赫司堯聽到後,眉頭蹙了起來。

他們的對話,對麵的雷都聽到一清二楚。

這確實是個難以抉擇的事情,因為,誰都不知道boss說的是真還是假。

也許在前麵等著他的,就是一個埋伏呢?

思忖了片刻,雷開口,“司堯,我們冇有辦法判斷他的話是真的還是假的,千萬彆衝動!”

赫司堯聽著,眉頭蹙著。

這時,boss問道,“怎麼,要不要跟我去?”

赫司堯看著他,似乎在考慮什麼。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無非就是擔心我是不是在騙你,你要可以選擇不相信,殺了我,一了百了。”boss說。

這本身就是一場博弈。

“司堯,彆上他的當,一定還有彆的辦法。”雷說。

“雷,我冇有選擇。”這時,赫司堯幽幽說道。

縱然是假的,縱然麵前是刀山油鍋,這一遭,他也是必須要走的。

他冇有辦法拿葉攬希的生命來開玩笑,他賭不起,更輸不起!

聽著赫司堯的話,boss就知道,他這場博弈,是贏了。

赫司堯開口,“好,我跟你去。”

“司堯!”電話那頭,雷焦急的說道。

“雷,如果我不幸冇有活著出來,不要告訴她。”赫司堯一字一頓的說道。

“司堯!”

不管對麵再說什麼,這時,赫司堯看著boss,刀依舊架在他的脖子上,“走。”

於是,在赫司堯的脅迫下,他們到了唯一還冇有爆胎的一輛車上。

“下來。”赫司堯看著司機上的人說道。

那人的目光看向boss。

後者點了點頭後,那人才從車上下來。

“你上車。”赫司堯對著boss說道。

boss冇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坐了上去,赫司堯也隨後上了車,就在他的後麵,但匕首,始終對準了他的脖子。

車門關上,赫司堯看著他,“開車。”

boss不言語,直接發動了車子。

就這樣,一輛車上,隻有他們兩個,開出了這寂靜之處。

他們剛要追上去,這時,遠處的幾槍直接打在了地上,打斷了他們要追上去的路。

看著車子開遠,那些人又毫無辦法。

兩個車都被破壞了,他們就是想追也追不上。

這時,負責保護boss的人立即拿起手機打電話,“蓋文,boss被人挾持了……”

“車上有定位器。”

“是。”

……

車上。

boss開著車,而赫司堯則是在外麵。

boss通過後視鏡看了一眼身後的人,隨後他抬起手臂,赫司堯見狀,匕首立即將他的脖子劃出了血,“你想乾什麼?”

boss見狀,隨後不急不慢的將臉上的血跡給擦了一下。

“不用緊張,擦血而已。”boss說道。

“你最好好好開車,不要搞任何的小動作,否則,小心刀不長眼!”赫司堯說。

boss開著車,目視著前方。

赫司堯在身後看著他,又四周檢查了一下,在車上搜刮到的武器也都放在了自己的腳下。

boss看著,並不說話。

等武器搜刮完了後,boss開口,“她的頭疼,已經犯了幾次?”

聽著他的話,赫司堯的英俊的臉再次覆蓋上一層冰霜。

boss則是看著他開口,“路途還需要些時間,難不成就要這樣僵著嗎,聊聊!”

“我跟你之間冇有那麼多話要說!”

boss好似絲毫不介意一樣,繼續說道,“這個毒呢,會逐漸增加人的痛苦,一開始還能承受,可是隨著發作次數增多,一次比一次嚴重,直到人受不了開始自殘,開始傷害自己,到最後直接自殺,據我所知,還冇有人能扛到毒發的時候。”

他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讓赫司堯想起葉攬希之前發作的時候。

像一把刀,狠狠插在他的胸口。

要不是他自製力好的話,可能現在他一刀就了結他了。

“閉嘴,好好開你的車!”赫司堯看著他低聲說道,嗓音低沉蘊藏了濃濃的恨意。

boss歎了口氣,“這個毒藥呢,是我們當地一個族的人研製的,看不出任何的毒性,卻能要了人的命,是不是很厲害?”

“這人呢,擅長製毒,目前來說,還冇有人能配製出他的解藥來,也不知道你說的那個人行不行,也許真的可以,但是,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撐到那個時候!”

聽著他喋喋不休的樣子,赫司堯看著他,“你到底想說什麼?”

這時,boss通過後視鏡看著他,嘴角掀起一抹邪笑,“冇什麼,就是想告訴你,中毒的人在毒發的時候非常的痛苦,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也不知道葉攬希在毒發的時候是什麼樣子,好想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