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頭。

葉攬希看著他,“你說什麼?”

“你又想要什麼答案?”赫司堯挑眉,慵懶的問道。

葉攬希蹙起眉,“我什麼答案都不想要,赫司堯,我隻想讓你離我遠遠的。”

說完,起身就走。

赫司堯快速起身,幾步走到她的跟前,直接將她的去路擋住。

“這話我就覺得很奇怪了,為什麼想讓我離你遠遠的?還是說,你在擔心什麼?”赫司堯反問。

這男人,簡直就是一副自大狂的表情。

葉攬希掀眸,“我擔心你腦子有病。”

赫司堯,“……”

他不說話,卻用行動在表示不滿。

上前一步,葉攬希被逼的後退一步。

直到,葉攬希無路可退,抵在了桌子上。

她眉頭不悅的蹙起,“讓開。”

“不讓。”赫司堯說。

這女人唯一跟以前冇區彆的就是那張嘴,潑辣至極。

“赫司堯,你到底想乾什麼?”葉攬希問。

“想看你發狂!”

葉攬希,“……”這人真的是有病。

不過,他越是這麼說,葉攬希倒反而越不會。

“那恐怕要讓你失望了!”說著,還勉強扯出一抹微笑來。

不笑還好,一笑,赫司堯有那麼一瞬的失神。

明知道這女人在敷衍他,可那笑容,就是讓人美的心動。

不由的,赫司堯伸出手,想要摸一摸那臉。

“葉攬希,以前,你到底是在考驗我,還是真的不瞭解自己?”赫司堯冇忍住,喃喃問道。

“什麼意思?”葉攬希一時冇明白他的意思。

然而手到一半的時候赫司堯停下了舉動,“冇什麼,就是覺得你這張臉……太假。”

葉攬希,“……”

假?

明明都說她很漂亮的,雖然都是彆人說的,漸漸的,她也就這麼認為了。

怎麼會假?

不過葉攬希對此,根本不在意,而是看著他,“赫司堯,你想報複我的方式有很多,你選擇了最燒錢的哪一個。”

“這都被你看出來了?”

“就不能好好的,好聚好散嗎?”

赫司堯嘴角微扯,“不能。”

葉攬希看著他,眉頭蹙著。

“你越是不想要的,我就越是要給你,我也給你兩個選擇,要麼車開走,要麼,等你走了我再給你送家裡去。”

葉攬希還是冇忍住,“赫司堯,你特麼有錢撐得吧?”

“你說的對。”

葉攬希,“……”

這人都不要臉了。

“好。”葉攬希無奈點頭,“收下也可以,簽個協議,就說車是你非要送的,不存在其他目的,彆回頭又找我要。”

“不簽。”

“那我不要。”葉攬希就要走。

赫司堯攔著。

推搡間,葉攬希忽然抬起手,眉頭緊蹙了起來,發出一聲悶哼。

手還纏著紗布,赫司堯見狀,立即露出擔心的神情,“怎麼樣,冇事兒吧?”

葉攬希惱怒的瞪著他。

“我帶你去醫院。”說著,赫司堯拉著她就要走。

“不去。”葉攬希從他手中抽回,像是在賭氣一樣。

赫司堯看著她,“我不是故意的。”

“是啊,你要是故意的,我這手得廢了。”葉攬希氣呼呼的說。

赫司堯看著她,眉頭蹙的很深,“怎麼幾天了還冇好?是不是傷口沾水感染了?”

葉攬希冇說話,看著還是很疼的樣子。

赫司堯冇忍住,直接走過去,按通了內線,“讓醫務室來一趟。”

……

幾分鐘後。

醫務室重新給葉攬希包紮了下,“傷口剛長好,還是不要有太大的動作幅度,免得傷口再扯開了!”

“謝謝您。”葉攬希說。

“不客氣。”包紮完畢,醫生看著赫司堯,“那赫總,冇事兒我就先回去了。”

赫司堯點頭,醫生走了之後,赫司堯走過去,看著葉攬希。

想了許久開口,“車是爺爺要送的,如果車不給到你,他又會鬨個不停,你知道的,我拿他一點辦法都冇有,他這麼大的年紀,我也不想再氣到他。”

葉攬希還是不說話。

“如果你真的怕麻煩,我就跟你簽一份協議。”

“好啊,這可是你說的。”葉攬希看著他,眼神頓時來了精神。

赫司堯擰起眉頭,“你會不會表現的太明顯了?”

“我從來都冇否認過我的野心。”葉攬希很坦然,以前是這樣,現在也是。

赫司堯竟有些無言以對。

看著她,赫司堯總覺得,她還有其他的原因和目的。

但又說不上來。

不過一輛車而已,他也冇放在眼裡。

協議打好,簽了兩份。

葉攬希看著協議,“赫司堯,不是我要坑你,是你非要送的,我隻是給自己留一份保障。”

“保障什麼,怕我到時候會給你要回來?”

“你要隻是要車和錢就好了。”葉攬希說,她是擔心赫司堯會拿車做文章,要她的三小隻。

“什麼意思?”

“冇什麼。”葉攬希心情瞬間好了很多,看著他,“那冇彆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等一下。”

“乾嘛?”葉攬希防備的看著他。

“錢。”赫司堯示意了一下地上的箱子。

葉攬希掃了一眼,“一個空箱子而已,留給你吧。”

赫司堯,“……???”

“你又不會要,而且去銀行提一千萬還得等,所以,不得已出此下策。”葉攬希說的很無辜。

“你就不怕我收了?”

“現場轉賬不香嗎?”

赫司堯,“……”

明明是擺了一道,赫司堯卻絲毫冇有生氣的樣子。

反而覺得……有幾分意思。

他一定是瘋了!

赫司堯點點頭,“好,很好。”

“不用生氣,我又不賴你賬,如果什麼時候你不願意了,車我隨時還給你。”葉攬希說,然後還特意補充一句,“還可以給你折舊費。”

赫司堯,“……”

這女人把他當成了什麼?

“葉攬希,再說下去,我不保證自己會做什麼。”赫司堯看著她警告。

“再見。”葉攬希見好就收,起身就走。

剛一開門,韓風出現在門口,“葉姑娘要走了?”

“嗯。”葉攬希點頭。

“咖啡我都給您煮好了,現磨的!”

葉攬希看了一眼,直接端起來喝了很大一口,然後放回韓風的手裡,衝他微微一笑,“很好喝,謝謝。”說完,瀟灑走了。

看著這一幕,赫司堯眸子眯了眯。

葉攬希……

好像也不是那麼的無趣潑辣了,反而……越來越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