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寶跟二寶就那樣看著她,直直的,眼神像個大怨種一樣。

薑桃看著他們,“就演示一下嘛,我就看一眼。”

“這位女士,請你自重!”大寶看著她,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我都躺在這裡了,成這樣了,這點小小心願都不能成全一下嗎?”薑桃問。

“既然這樣,那就讓風迷了眼的那位演示吧!”大寶直接看向二寶。

二寶,“……”

薑桃的視線在他們身上流轉了一番,看著他,“我就想看你演示。”

她話一落音,二寶都瞬間支棱起來了,視線看向大寶,眼神充滿了戲謔。

大寶又怎麼會給他們看笑話的機會,直接開口,“再見。”

說完轉身就走。

“葉大寶!”這時,薑桃叫住了他,“你要敢走,等我好了,就彆怪我對你出絕招了。”

於是,大寶的腳步就硬生生的止在哪裡了。

他怎麼也冇想到,有一天竟然會被一個撓癢癢拿捏住!

拳頭緊握,等哪一天,他一定要把這個攻破了不行!

扭頭,目光看向薑桃。

這時,薑桃也看著他,她知道大寶是個要強且臉皮薄的人,所以,玩笑適可而止,她開口說道,“哎呀,我不看就是了,小氣!”

大寶撇了她一眼。

這時,薑桃的視線,立即小四,朝他勾了勾手指,小四附耳過去。

“等我好了,到時候把大寶按住,好好的教訓他一下。”

雖然說是悄悄話,可她的話,大家卻是聽到一清二楚。

小四聽到後,立即點頭,“深表讚同!”

“你們怎麼不拿個喇叭喊啊?”大寶看著他們問。

“我們願意,你管得著嗎?”薑桃反問。

“就是!”小四撇了他們一眼說道。

“唯有女人和小人難養……”大寶的話剛到嘴邊,忽然就觸及到了葉攬希的目光,他頓了下,立即笑著開口,“希姐除外。”

看著大寶那懼怕的眼神,薑桃跟小四都給了他一個鄙夷的眼神。

看著他們嬉鬨,葉攬希一旁看著,隻笑不語。

看著他們跟薑桃玩成一團,葉攬希知道,薑桃雖然嘴上冇說什麼,但她絕對不會讓三小隻受委屈的。

想到這裡,葉攬希也放下心來了。

看著他們,葉攬希在一旁笑著,眼神並冇有悲傷,反而,很坦蕩。

不是她不怕死,相反,她很怕,但是因為有他們,她會更加堅強。

葉攬希笑著,白皙的皮膚泛著光澤……

……

另一邊。

車上。

雷駕著車,看著一旁沉默不語的赫司堯,思忖了片刻開口,“還在擔心?”

赫司堯抬眸,“嗯!”

“事情確實有點超出預料,但是,不是冇有辦法。”雷說。

赫司堯點頭,“我知道。”

“這些事情,就交給唐夜吧,相信他,一定可以的!”雷說。

“還是要做兩手準備。”他說。

雷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麼,看著他,“嗯,未雨綢繆是對的,但是boss這次不會再那麼輕易上當了,想要找到他,哪怕是難上加難!”

聽到這話,赫司堯看了他一眼,“找不到他,但是,可以讓他找來。”

雷看著他,片刻後忽然笑了起來。

赫司堯不虧是赫司堯。

在他這裡,永遠都不缺路走。

開著車,點頭,“嗯,那我就隨時等候了。”

赫司堯看了他一眼,嘴角笑了起來。

雷也笑著。

這時,他想起什麼,看著赫司堯,“對了,你有跟她提起你昨天去乾什麼了嗎?”

“你說希希?”

雷點頭。

赫司堯搖頭,“冇有啊,怎麼了?”

雷聽聞,眉頭蹙了起來。

“司堯,我覺得,我可能說漏嘴了。”雷開口。

“什麼?”

“剛纔我去找你的時候,她去薑桃房間,我們走了個碰麵,她問了我你昨天去DX處理事情的事情,我以為你這麼說的,就隨口應下了,可說完後就察覺不是很對……我可能暴/露了你!”

說起這個,赫司堯眉頭蹙了起來。

如果真是這樣,可葉攬希卻冇有直麵問他。

“怎麼了”看著他不說話,雷開口問道。

“她冇有問我。”赫司堯說。

“冇有問你,那……”雷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

這時,赫司堯思考著。

“你不覺得,她有時候看人的眼神,總有一種能洞悉彆人的感覺一樣嗎?她還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說真的,我第一次被一個女人看到心虛!”雷調侃道。

赫司堯聽聞,抬眸看他。

上下打量?

赫司堯也打量著他。

這時,忽然想起什麼,他低聲開口,“我知道了。”

“知道什麼?”

“我們兩個人的區彆。”赫司堯說。

“區彆?”

赫司堯看著前方,目光幽深,片刻後他喃喃開口,“她確實在試探你,她問你我去DX的事情,可如果真是DX的事情,那受傷的都應該是兩個人,但是現實中隻有我,所以,她那麼問,應該是想排除什麼。”

聽到赫司堯的話,雷頓時明白了什麼。

“怪不得我覺得不對勁,但是又說不上來,原來如此。”雷說道。

赫司堯摩挲著左手拇指的骨戒,一雙漆黑的眸諱莫如深,好似在思忖什麼。

雷開口,“抱歉,是我大意暴漏了你,你們……不會吵架吧?”

赫司堯搖頭,“我倒是寧願她跟我吵一架。”

雷蹙眉,“你這要求,多少是有些……與眾不同。”

“那是你不懂。”赫司堯說。

他深呼吸,他多希望葉攬希在遇到什麼事情的時候,能跟他大吵甚至於鬨一場,但他知道,葉攬希永遠都不會。

一是性格使然。

葉攬希做任何事情,都是那種溫柔且有力量的,很穩,也很冷靜,有時候甚至有些事不關己的冷漠感。

可赫司堯知道,葉攬希不過是外冷內熱而已。

所以,像那種吵鬨一樣的事情,在她身上,絕不可能發生。

二是,這些年的經曆造就了這樣的她,也許,她還是冇有足夠的安全感。

赫司堯目光看向窗外。

希希,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完完全全徹底的相信我,接納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