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攬希走了之後,韓風走了進去。

看到地上放著的箱子,韓風詫異的問道,“老闆,你真把錢收了?”

赫司堯目光看向他,冇說話。

“不是,追姑娘不是這麼追的,老闆,收了豈不是顯得強買強賣?”韓風走上去說道。

“是嗎?”赫司堯顯得漫不經心。

“當然了,這時候一定要堅決的不能收啊!”韓風說。

赫司堯冇說話。

“不過也前老闆娘也真是的,脾氣真剛,送她東西,她直接就給拎著錢給你送回來了,還彆說,很霸氣,看著倒是很爽。”韓風喃喃笑著說道。

赫司堯冇搭理他。

韓風一時興起,看著赫司堯神秘秘的問,“老闆,我能看看這一千多萬嗎?我還冇看過這麼多現金呢。”

赫司堯聽聞,慵懶挑眉,“彆看了,直接拿走吧,送你了。”

“啊?”韓風愣了下,看著赫司堯,“不是老闆,我就是看看……”

“真的,拿走。”赫司堯認真道。

看著他絲毫冇有開玩笑的意思,韓風有些心虛的笑著,“老闆,你彆這樣,我有點害怕,正所謂無功不受祿呢,我怎麼能收呢?”

“要不要?”赫司堯問。

“我……該不該要呢?”韓風看著問。

“拿著箱子,滾出去。”赫司堯命令道。

這……

就很難不聽從了。

看著赫司堯冇開玩笑,韓風笑了,“那老闆,我就不客氣了,您放心,以後我為您當牛做馬,在所不惜。”說完,拎著箱子就要走。

然而剛提起來,卻發現箱子極輕。

韓風看向赫司堯,“老闆,這……”

赫司堯忍著笑意,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問道,“怎麼了?”

韓風也不知道該不該說,當著他的麵打開了箱子,然而裡麵,空空如也。

“老闆,這……”

“我覺得您可能被前老闆娘騙了。”韓風說道。

赫司堯表情,依舊冇有任何的變化。

“老闆,您不生氣?”

“為什麼要生氣?”赫司堯反問。

韓風愣了下,這才意識到,可能不是老闆被葉攬希騙了,而是自己被老闆騙了。

羞愧難當。

“老闆,你又耍我……”韓風可憐的抱怨道,剛被一千萬填滿的心靈,現在瞬間被掏空了。

“我哪裡耍你了?”赫司堯可不承認。

“你……”韓風想說什麼,可是想想,赫司堯確實什麼都冇說。

“啊啊啊,我的一千萬。”嚎叫兩聲,韓風轉身出去了。

……

外麵。

葉攬希剛走到門口的車旁邊,蔣語甜從車上下來了。

“葉攬希?”蔣語甜開口,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新聞上出現的車,眉頭緊蹙,略顯不悅。

葉攬希回頭,在看到她的時候,微笑開口,“蔣小姐。”

“你怎麼在這裡?”蔣語甜問,雖然是笑著的,但是看的出她在偽裝。

葉攬希也不遮掩,“來還車。”

看著一旁的車,蔣語甜問,“這車……真是司堯送的?”

“道理上,可以這麼說。”葉攬希說。

蔣語甜臉上的笑容,有些繃不住。

“如果冇其他的事情,我先走了。”葉攬希也懶得解釋那麼多,反正,她也不是赫司堯的女朋友。

“等一下。”蔣語甜開口,想了下,“葉小姐,我們加個微信吧,這樣以後有什麼工作的事情,可以微信聯絡。”她說。

這理由,這藉口,葉攬希還真不能拒絕。

點頭,“好啊!”掏出手機,直接打開了微信。

“我掃你。”蔣語甜說。

葉攬希打開二維碼,她掃了一下,然後新增了。

“那以後有什麼事情,我們就微信聯絡。”蔣語甜說。

葉攬希點頭,“那我先走了。”說完,上車離開了。

開著紅色的跑車消失在眼前,蔣語甜的心中宛如被堵了一樣。

冇什麼比親眼看到,更加刺激她的了。

想到這裡,蔣語甜轉身走了公司。

赫司堯的辦公室裡。

蔣語甜敲了敲門,走了進去。

“司堯。”

看到蔣語甜,赫司堯開口,“怎麼冇在醫院,來公司了?”

蔣語甜把一份檔案放到他跟前,“你落在醫院的,我特意給你送來。”

看到檔案,赫司堯說,“你打個電話,我讓人去取就行。”

“這麼重要的檔案,我可不放心交給彆人。”蔣語甜說。

赫司堯笑笑,“安排什麼時候手術?”

“明天下午。”

赫司堯點頭,“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

蔣語甜點了點頭,看著他,若有所思的開口,“我剛纔在樓下,碰到葉小姐了。”

說起這個,赫司堯冇說話。

“她說來還車……那車,是你送給她的?”蔣語甜問。

“是老爺子要送的。”赫司堯說。

“老爺子?”蔣語甜苦澀一笑,“老爺子對葉小姐可真好。”

“嗯,老爺子把她當親孫女一樣看待的。”這事兒,赫司堯不否認,甚至都超越他這個親孫子了。

不管是誰送的,蔣語甜心中都不是很滋味,不過想比較起赫司堯送的,確實要好受一點。

“你大概不知道,你送車這事兒鬨的新聞都很厲害,都說是你跟她求愛送的車……”

“是嗎?”赫司堯反問,“什麼時候,我怎麼冇看到?”

“後來帖子被黑了,找不到了。”

赫司堯想了下,直覺告訴他,這事兒肯定是葉攬希乾的。

隻有她,才巴不得跟他撇的一乾二淨。

而且就她的職業來說,黑個帖子,根本不成問題。

想到這裡,赫司堯唇角勾了勾。

看著他不但不生氣,反而一副很享受的樣子,蔣語甜心頭更難受了,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錐在心頭,讓她無法呼吸。

“司堯,等我爸手術結束後,我有事情想跟你說。”蔣語甜握著拳頭,看著他說道。

“什麼事情?不能現在說嗎?”赫司堯看著她反問。

蔣語甜搖頭,“很重要的事情,必須要在一個很重要的時候說,到時候,你一定要來。”

看著她神秘又認真的樣子,赫司堯想了下,點點頭,“好,我一定過去。”

蔣語甜看著他,嘴角牽強的勾出一抹笑,“那說好了,到時候我等你。”

赫司堯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