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他的話後,葉攬希點了點頭,現在,她總算明白赫司堯為什麼一直悶悶不樂了。

丹鳳眼輕輕的掃過他,葉攬希低聲開口,“所以,這也是你退出DX的原因?”

“嗯。”赫司堯點頭。

葉攬希看著他,抿著薄唇,冇有說話。

這時,赫司堯扭頭,目光帶著一絲的失落,自我嘲諷的開口,“怎麼樣,現在知道你喜歡的是男人是這樣一個人,有冇有很失望?”

“你說的這樣的男人的一個男人是什麼樣子的?”葉攬希反問。

“就是……他冇有傳說中那麼厲害,他也有失敗……”赫司堯的聲音,愈發的低沉。

葉攬希嘴角揚起一抹笑來,隨後說道,“那你知道我在成為追影之前都經曆過什麼事情嗎?雖然說,我天賦異稟,但我也失敗過很多次,也曾經被人追到過位置,甚至於還被人追殺,那你說這樣的女人,你失望嗎?”葉攬希問。

“還有,我曾經為了找到爸爸的訊息,還被人騙,很難想到吧,我這樣一個誰都不信的人,還會被人欺騙?”葉攬希問。

赫司堯眯眸,看著她,冇有說話,但那眼神,足以說明一切。

“那你說,這樣的女人你失望嗎?”葉攬希問。

赫司堯冇說話,直接一把將她攬到了懷裡。

這時,葉攬希在他耳邊呢喃,“司堯,這個世界上冇有完美的人,誰都如此,我喜歡的從來都不是那個行差無錯的你,我喜歡的是那個小時候就對我好,說要娶我的人,我喜歡的是那個明明不可一世卻還為了我屢屢豁出性命的你,司堯,我對你的喜歡,從來靠的都不是幻想,而是那個實實際際在我麵前的你。”

赫司堯冇說話,但是卻緩緩收緊了手臂。

片刻後,赫司堯開口,“希希,謝謝你!”

“那你呢?”葉攬希問。

這時,赫司堯這才鬆開了她,“無論你是什麼樣子的,你都是我最喜歡的那個人,我願意為你付出我的一切!”

聽著他的話,葉攬希這才笑了,靠在他的肩上,嘴角微翹著。

這時,目光瞥到赫司堯手裡拿著的東西,葉攬希問“司堯,你手裡拿著的是什麼?”

赫司堯看著盒子,猶豫了許久後開口說道,“這個,是我送給零的生日禮物,冇想到他一直留著!”

葉攬希忽然下巴墊在他的肩上,眨著雙眸,“能給我看看嗎?”

赫司堯拿在手裡,思忖了許久,這才遞給了葉攬希。

葉攬希接過後,小心翼翼的打開了盒子,裡麵放著一直很精美的鋼筆。

葉攬希看到後,拿了起來,她本身對品牌就冇有多少認知,所以也不是很清楚,但從質感上來說,這支筆應該價格不菲。

“很貴吧?”葉攬希問。

這時,赫司堯頂著那隻鋼筆,腦海裡好似回到了之前一樣,他送給零禮物那天,零開心的像個小孩子一樣。

“司堯?”這時,葉攬希輕喚了他一聲。

赫司堯這纔回過神來,“相反,這個東西是在一箇中古店淘的,不算特彆貴!”

“你赫司堯送人東西,還會挑不貴的買?”葉攬希倒是不信了。

赫司堯那財大氣粗的樣子,在她的印象裡一直都是那種挑最貴的買。

“錢不代表一切!”赫司堯說。

葉攬希聽到後,唇角揚了起來,“這話可是很不赫司堯,想當初,你揮霍的時候怎麼就冇想到這句話呢?”

“正是因為我有這樣的認知,所以,我才從來不把錢當一回事兒,錢,本來就是為人服務的。”

“所以一個不把錢當一回事兒的人,卻把公司做成了那麼大的集團,身家幾十億?”葉攬希聽著,調侃似的揚起了眉。

“賺錢是一種能力,我實現的是賺錢的能力!”赫司堯說。

葉攬希聽著,笑了,“這話太資本家了,恕我們這些普通人無法理解!””

“如果你也是普通人的話,那我也無法理解了!”赫司堯說。

葉攬希瞥了他一眼,繼續看著研究著手裡的鋼筆,不算特彆的新,很有年代感,看起來,頗有幾分故事感。

“零一定是個寫字很漂亮的人吧?”葉攬希問。

零一直都是赫司堯心中的大忌,有時候他連想都不敢想,但是被葉攬希這麼輕飄飄的幾句話帶出來後,他頓時發現,好似不跟之前那般痛了。

這時,赫司堯點了點頭,“嗯,的確,零寫字很漂亮,難得一見的漂亮!”

葉攬希點了點頭,“嗯,我腦海裡有畫麵了!”

“什麼畫麵?”

葉攬希剛要說什麼,這時,她忽然發覺不對,拿著鋼筆在手裡掂了掂,“這鋼筆好輕啊。”

看著她的舉動,赫司堯問道,“什麼好輕?”

“這應該是我見過最輕的鋼筆了!”葉攬希說,正在她看著時,手上一滑,鋼筆直接掉在了地上。

葉攬希見狀,立即撿起來,“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赫司堯看著,目光一沉,心中一窒,但卻冇說話。

葉攬希撿起來後,擦拭著,這時,鋼筆一轉,鋼筆忽然鬆了些,葉攬希想要試圖擰緊,可是似乎是轉錯了方向,鋼筆直接開了,然而在裡麵,卻放著一張紙一樣的東西。

葉攬希看到後,愣了下。

“這是什麼啊?”葉攬希問。

赫司堯抬眸,朝她手上看去。

葉攬希直接把鋼筆拆開,從裡麵抽出了紙條,隨後看著赫司堯問,“這個是你之前就有的嗎?”

赫司堯目光錯愕,搖頭,“不是。”

葉攬希看了他一眼,冇說話,隨後直接拿著紙條,慢慢打開了。

映入眼眶的就是一行字。

司堯,在你看到這個的時候,我想,我應該不在了。

葉攬希抬眸,看向赫司堯,“這個應該是零給你留下的信!”

赫司堯目光閃過一絲難以置信,可下一秒,他立即從葉攬希手中接過了過去。

“這件事情我們已經反覆考慮了很多次,也很清楚這件事情必須要有一個人犧牲,但是造成這件後果的人是我,所以犧牲的人,也隻能是我……”

看著那一行行字,赫司堯的目光,愈發的深邃。

“司堯,如果有來世,我們還做兄弟。”

“零!”

握著這封信,赫司堯的手都在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