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赫氏集團離開後,葉攬希直接開車回了公司。

說真的,對她而言,開車真不如打車方便,不能睡覺真挺痛苦的。

把車停在停車場之後,上樓還有一段距離。

葉攬希走著走著,忽然感覺身後有人在跟著她。

回頭看去,發現身後並冇有人。

仔細看了看,停車場空無一人。

她蹙了蹙眉,繼續走。

等她進入電梯後,在身後的角落處,露出一個黑色的身影……

……

回到程式部。

向東立即走了過來,“老大,晚上有時間嗎?”

葉攬希看向他,“有事兒?”

“我妹妹說,想見見你。”

“見我乾嘛?”葉攬希蹙眉,覺得莫名其妙。

“你是她的救命恩人,她當然想見見你了。”

“我是救命恩人,你是什麼?”葉攬希反問。

“這不一樣!”向東說。

“不去。”葉攬希拒絕,這種被人感恩戴德的場麵她見不得,也習慣不了。

向東蹙了蹙眉,“可今天是她生日,她隻有這麼一個生日願,你不去的話,我該怎麼跟她說啊!”

葉攬希嘴硬心軟。

一聽這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老大,你就去看看吧,我保證,用不了你多久的時間。”向東說。

正在這時,於橫和車北出現,“對啊葉姑娘,去看看吧,向東的妹妹是個很好的姑娘,一直念著你,你就當成全小姑娘一點心願。”

“對啊對啊,小姑娘說想見你很久了。”

看著麵前的兩隻,葉攬希想了下,“好啊,你們也一起去。”

“我們?我們去乾嘛啊?”於橫和車北幾乎異口同聲的問道。

葉攬希衝他們微微一笑,“不是生日麼,當然是辦生日宴。”

向東看著葉攬希,“這麼說,你是答應了?”

“先說好,如果到時候敢說什麼感謝,感激之類的話,我立馬就走。”葉攬希說。

“保證,不說。”向東堅決的搖頭。

葉攬希也算是勉強答應了。

向東走開後,葉攬希單獨叫住了於橫和車北。

“你們去買點東西。”

“買什麼?”

“吃的喝的玩的都行,看小姑娘喜歡什麼吧。”葉攬希說。

“那我在網上定好,到時候直接給送到醫院去?”

“可以。”

“那我就看著買了。”

葉攬希低頭,在手機上按了幾下,隨後於橫的手機響了下,“算我的。”

於橫看著葉攬希,“葉姑娘,我知道你是富婆,但是這點錢,我還是有的。”說完,直接給葉攬希退了回來。

“OK,那我請吃飯。”葉攬希說。

一聽這話,於橫車北目光一亮,“那我們可就不客氣了。”

“你們長的也不像是客氣的人。”

“葉姑娘謬讚了。”

調侃了一會,車北於橫走開了。

葉攬希剛要放下手機準備工作,忽然看到了剛新增的蔣語甜。

想了想蔣語甜的為人,她應該是很討厭她的纔對,怎麼忽然想要新增她的微信?

或許……

葉攬希點開她的頭像,她的朋友圈。

映入眼眶的就是她和赫司堯的合照,赫司堯在睡覺,她在旁邊,照片拍的很溫馨,陪伴的話也很感人。

背景看不清楚,但光是這照片,這話語,曖昧十足。

葉攬希看到後,嘴角忍不住勾了起來。

這纔是蔣語甜的目的吧。

想到這裡,葉攬希也是賤賤的,直接給點了個讚。

有時候成全彆人,也是一種美德。

葉攬希覺得自己美德極了。

隨後手機收起,放到了一旁,開始工作。

心情根本不會因為那條朋友圈而受到影響。

反而,心情很美麗。

……

下班後。

向東定了蛋糕,提前走了。

於橫和車北湊了過來,“葉姑娘,我們怎麼去?”

葉攬希看著他們,“會開車吧?”

兩個人點頭。

葉攬希直接把鑰匙扔到他們跟前,“那你們開車。”

看著麵前放著的車鑰匙,於橫和車北嘴巴張了張,最後兩個人默契的用石頭剪刀布決定誰來開。

最後車北石頭贏了剪刀,美滋滋的拿著車鑰匙下車庫了。

於橫極為不甘,湊上去商量,能不能一人開一段。

在他們嘰嘰喳喳的過程中,到了車庫。

葉攬希直接上車坐到了後座。

這對兩個人詫異的看著她,“葉姑娘,你不坐前麵?”

“我要睡會兒,你們安靜點。”葉攬希說。

天知道於橫和車北多興奮。

他們可以進行的欣賞了,可以儘情的裝逼了!!!

車子發動。

一開始於橫和車北還能忍住內心的狂妄,冇想到有朝一日還能開上幻影。

可是開著開著,就有點抑製不住了。

於橫在一旁坐著,拍了好多張照片。

車北說道,“你給我拍點,拍帥點。”

“那你一會讓不讓我開?”

“讓讓讓!”車北說。

於橫這才配合的給他拍了幾張。

可車北顯然不滿意啊,“你拍的這叫什麼鬼,不行,重拍。”

“我覺得挺好的。”

“好你妹啊,你拍不拍,不拍我不讓你開啊!”

兩個人在前麵嘰嘰喳喳的,最終葉攬希還是被吵醒了。

看著他們,很是無奈。

她怎麼就跟這兩貨一起來了?

目光看向窗外,當她看到一家店門的時候,忽然想起什麼,“前麵靠路邊停下。”

車北聽聞,立即打了轉向燈,靠路邊停了下來。

“葉姑娘,你要乾嘛?”

葉攬希不說話,直接推開車門下去了。

兩個大老爺們坐在車裡,眼睜睜的看著葉攬希進了一家禮品店,正討論葉攬希去乾嘛的時候,隻見她抱了很大一隻熊走了出來。

不知道為什麼,葉攬希也算是美女一個,可看著她抱著一個人形大的熊出來,還是不免覺得有點滑稽。

大概他們太瞭解葉攬希的脾氣秉性了,所以覺得這一幕有些格格不入。

於橫殷情的下車,為葉攬希打開車門,葉攬希把熊塞進去後,自己才坐了進去。

“葉姑娘,你這是給向東妹妹買的吧?”於橫問。

“不然呢?”葉攬希反問。

“冇冇,很可愛!”於橫違心的說道。

葉攬希懶得理他們,“還不快開車。”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