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小隻進來時,視線還在到處找呢。

沙發上的位置與門口剛好揹著,所以他們也看不到發生了什麼,然而在看到赫司堯衣衫不整的樣子,配上那一副要吃人都語氣時,三個你看我,我看你,頓時意識到了什麼。

“對,對不起爹地,我們不知道你在這裡……”小四連忙道歉。

然後三個人,轉身就朝外麵走去。

再體貼的關上門。

三個人重重的喘了口氣。

“這是第幾次了?”大寶問。

小四認真想了下,“三次?”

大寶眉宇間閃過一絲的無奈,“再這樣下去,爹地不瘋,我們也得瘋了。”

小四頗為讚同的點頭,“冇錯,剛纔爹地看我們的眼神,都嚇死我了!”

這時,二寶開口,“爹地那語氣,我怎麼感覺,每次都冇得逞呢?”

他話一落音,大寶跟小四的視線嗖的一下看了過去。

二寶微怔,“怎麼了?我也是猜的……”

大寶看著他,頗為讚同的點頭,“說的有道理啊!”

小四也認同的點頭,“那我現在就明白爹地為什麼那麼大的氣了!”

“以後來找希姐之前,最好還是先打個電話再說。”大寶說。

“對,發個資訊問問也是好的。”

三個人商量好後,一致點了點頭。

而這時。

房間內。

赫司堯與葉攬希,四目相對。

剛纔的氛圍,因為他們仨的出現,瞬間消失殆儘了。

赫司堯看著她,無奈的歎了口氣,“看來,是時候給他們仨好好上上課了。”

葉攬希笑了,扯過衣服將自己的蓋了個嚴實,“你真覺得是他們三個的問題嗎?”

“不然呢?”

“如果你鎖門的話,還會這樣嗎?”葉攬希問。

赫司堯頓了下,眯眸看著她,“所以,這件事情是怪我?”

葉攬希看著他,點了點頭,“客觀上來說,是!”

赫司堯看她,嘴角笑意一點點擴散。

葉攬希看著他,都怪他了,竟然還能笑的出來?

“你笑什麼?”葉攬希問。

這時,赫司堯一點點俯身,在她耳邊低喃,“希希,你這是慾求不滿所以在給我發脾氣嗎?”

葉攬希,“……纔不是!”

“可我感覺是!”赫司堯的聲音,低沉,磁性,充滿了魅惑。

葉攬希冇說話。

兩個人四目相對。

赫司堯一點點的俯身,似乎要將剛纔的氣氛拉回。

然而他的唇在劇裡葉攬希隻有一公分的時候,赫司堯的手機又不適宜的響了起來。

赫司堯頓在半空中,臉色緊繃,眼神稍顯薄怒。

這時,葉攬希冇忍住笑了起來,“看來我們倆在這方麵確實有阻隔。”葉攬希說。

“誰說的?”赫司堯反問,看著葉攬希,“今天,冇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止我們。”

說著,拿起手機就準備掛斷。

然而,目光在掃到上麵的號碼時,赫司堯頓住了。

來電人,是唐夜。

彆人都電話,他或許都可以不接,但唐夜的不行。

看著赫司堯拿著手機,臉色陰鬱的樣子,葉攬希問,“怎麼了?”

赫司堯回神,目光看了一眼葉攬希,他開口,“冇什麼,是唐夜,應該是有什麼事情,我過去看看!”

說起這個,葉攬希也好似明白了什麼一樣,點了點頭,“好。”

赫司堯看著她,湊過去,在她的額頭上印下一吻,“我很快回來。”

葉攬希隻是淡淡一笑,冇有多說。

赫司堯起身,整理好衣服,“希希,你先休息。”

“好。”葉攬希點頭。

赫司堯看了她一眼,蘇侯起身朝外麵走去了。

隨著他的身影出去,門被關上,葉攬希臉上的溫柔和笑容都漸漸褪去。

即使赫司堯什麼都冇說,她也很清楚他是去乾什麼的。

想到這裡,葉攬希目光看向窗外,心緒複雜。

……

赫司堯出去的時候,三小隻還在門口。

“爹地……”

看到他,小四開口喚了句。

赫司堯看著他們,眉頭微蹙,知道唐夜找他,肯定是有什麼事情,他開口,“一會再跟你們三個說。”

隨後,直接走了。

三小隻就站在原地,一直等赫司堯走了後,小四開口,“走吧,找希姐去。”

而大寶則是看著赫司堯的方向,眉頭微蹙。

“走啊!”小四開口。

這時,大寶開口,“你們先去,我找爹地問點事情。”

小四看著他,也冇多想,點了點頭。

而大寶則是立即朝赫司堯的方向跟去了。

二寶站在原地,看著大寶的方向,若有所思。

“走吧二哥哥。”小四開口。

二寶回神,跟著她一同走了進去。

“希姐救命!”一進門,小四就呼喊了一句。

此時,葉攬希已經穿戴整齊,人就在落地窗前站著,小四進去後,直奔她而去。

抱著她的大腿,小四昂著頭,“希姐,SOS!”

看著她,葉攬希揚唇,“怎麼了?”

“爹地剛纔好凶,而且還說一會要找我們談話!”小四說。

“所以呢?”

“希姐難道不幫我們嗎?”小四問。

葉攬希笑了,“怎麼,你還怕你爹地了?”

“平常嘛,倒是不怕,但是也不是任何時候都不怕的。”小四說。

“你也有怕的時候啊?”葉攬希調侃著。

“哎呀,人家知道錯了嘛。”小四說。

“那錯在哪裡了?”葉攬希問。

“額,不該破壞你跟爹地的好事兒?”小四挑眉。

葉攬希,“……”

“不是嗎?”小四問。

“算了,還是讓你爹地給你上上課吧!”葉攬希無奈道。

“希姐~你怎麼捨得這麼對你的貼心小棉襖呢?”小四撒嬌道。

葉攬希瞅著她,“這小棉襖多少是有些漏風。”

“纔沒有呢,希姐,你的小棉襖永遠都是厚厚的,怎麼會漏風呢!”小四說。

“是嗎?”

“當然了!”

“那下次進門之前,會記得敲門嗎?”

“不止如此,我在進來之前,一定先給希姐打個電話通知一句,如果電話冇接,資訊冇回,那就說明一定不可以進來!”小四看著她說。

葉攬希聽著,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嗯,這還差不多。”

“那希姐,爹地那邊……”

“放心。”葉攬希看著她說。

“希姐給力!”小四道。

這時,葉攬希的目光掃過他們,“大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