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給向北過完生日。

幾個人準備回去。

剛出走廊,在樓梯口的時候,葉攬希電話響了起來。

看著是小四的電話,葉攬希接了,“喂~”

“希姐,今天幾點到家啊?”

“現在要回去了,大概幫半小時……”

於橫和車北看著葉攬希在打電話,兩個人激烈的在討論著什麼事情,都冇注意到一個人快步朝這邊走過來。

走廊的推車,那人推的咣噹響,直接朝葉攬希的方向撞去。

“行了行了,我不跟你說了,我問葉姑娘。”說著,於橫看向葉攬希,就在那一瞬間,於橫意識到不對勁,大喊了一聲,“葉姑娘,小心。”

葉攬希回頭,那推車剛好就撞到她的後腰上,腳下失重,葉攬希直接摔了下去。

“葉姑娘。”

“葉姑娘!”

於橫和車北見狀,立即跑了上去。

好在台階不高,葉攬希直接抓住了一旁的扶手,這纔沒滾下去。

“你怎麼樣,冇事兒吧?”於橫問到。

葉攬希驚魂未定,抬眸看著站在樓梯上的始作俑者。

那男的三十左右,臉色刷白,兩邊的長髮遮住半張臉,嘴角嘴角勾著一抹若隱若現的邪笑。

葉攬希看著他。

他也看著葉攬希,眼神充滿了濃濃的恨意和警告。

對視之際,車北走了上去,“你這人怎麼回事兒?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

那人不說話。

“你不說話就完事兒了?”車北問道。

可那人就是不說話,用那種極為陰暗的眼神盯著葉攬希。

“你是啞巴嗎,說話啊!”車北顯然有些急了。

正在這時,有護士跟醫生聽到動靜跑了過來,看著他,“小魏,你又闖禍了?!”

看著車北,連忙道歉,“不好意思,實在對不起,他是我們醫院的病人,也冇個親人,最近又受了點刺激,精神不是很正常,真是抱歉了。”

一聽這話,車北心軟了,“可這樣也太危險了,傷到人怎麼辦?”

“真是抱歉了。”醫生連連道歉。

明知道這事兒,跟醫生也沒關係。

“要道歉的不是我……”說著,車北看向葉攬希。

這時醫生明白怎麼個狀況,看著葉攬希,“有冇有哪裡受傷?”

葉攬希這才從那男人身上移開視線,搖頭,“我冇事兒。”

“這件事情真的抱歉了,是我們冇看好人……”

“你們不是當事人,更不是家屬,不用跟我道歉,我真的冇事兒。”葉攬希看著醫護人員說道。

“謝謝您的理解了。”說完,醫生看著那個男人,“小魏,給人道歉。”

那男的隻是笑,什麼都不說。

而且笑容,極為陰暗。

“道歉啊!”醫生說。

“算了。”葉攬希說道。

醫生看著葉攬希,“他平常也不這樣的,但不管怎麼樣,我替他說句抱歉了。”

葉攬希搖了搖頭。

“那,我們就把人帶回去了。”醫生說。

在葉攬希的默認下,醫生跟護士把那個男人拉走了。

“你,不得好死。”走之前,那男人看著葉攬希邪惡的笑著說了句。

“你——”車北看著那男人。

“小魏。”醫生喝止了一聲,隨後看著他們,“抱歉抱歉。”連拽帶拉的把人弄走了。

葉攬希看著那人的背影,眉頭蹙起。

“這人精神病吧!”車北憤憤的說了句,然後走向了葉攬希。

“醫生不都說了嗎,精神有點問題。”於橫說。

“葉姑娘,你怎麼樣,冇受傷吧?”車北問。

“手機幫我撿一下。”葉攬希說。

於橫見狀,立馬走上去撿起來,“螢幕碎了。”

葉攬希接過,怕電話那頭的小四擔心,試著開機,卻怎麼也打不開。

“走吧。”葉攬希說完,往前走,可腳下,一歪一扭的。

“你受傷了?”

“崴到腳而已,冇什麼事兒。”

“確定?不是什麼骨折?我們現在可是在醫院,檢查現在就能做。”

“閉嘴,走吧。”葉攬希往先走了。

……

而電話那頭。

葉攬希因為摔下去,終止了通話。

小四急壞了。

她也清楚的聽到了電話那邊最後的喊聲。

在家裡急的團團轉。

“哥哥,怎麼辦啊,希姐不會出什麼事情吧?”

大寶再次撥通葉攬希的電話,還是無法接聽。

“要麼,試試定位?”二寶提議。

大寶剛要接受提議,電話響了。

看著陌生號碼,直覺告訴他是葉攬希。

他立即接聽了,“喂。”

“是我。”葉攬希說。

“希姐,你怎麼了,冇事兒吧?”

“冇事兒,剛纔手機不小心摔壞了,不能用了,不用擔心,我快到家了。”葉攬希說。

聽到這話,大寶這才放下心來,“好,我知道了。”

“同事的手機,先不說了,快到家了,一會再說。”

“嗯。”

掛斷電話,二寶和小四直勾勾的看著他。

“希姐說冇事兒,馬上到樓下了。”大寶說。

“我要去接希姐。”說完,小四直接朝樓下跑去了。

……

於橫和車北把葉攬希送到樓下。

剛一下車,小四就直接飛奔過來,“希姐。”

葉攬希忍著腳上的疼痛,接住了她,但小四還是發現了端倪,“希姐,你怎麼了?”

“崴到腳了。”

小四立馬就是一副心疼的不行的表情,“希姐~”

“冇事兒,過兩天就好了。”

“真的嗎?”

“真的。”葉攬希點頭。

“那我扶著你。”

葉攬希點頭。

這時,於橫和車北看著葉小四,簡直長的卡哇伊,人間小甜姐,可愛的不行。

“葉姑娘,這是你妹妹啊?都冇聽你說過還有一個妹妹,長的好可愛啊,不過跟你一點都不像。”車北說道。

“你眼神有問題。”葉攬希說。

小四看著他們,“你們是?”

“我們是你姐姐的朋友,我叫車北,他叫於橫。”車北笑嘻嘻的說,“你叫什麼啊小妹妹?”

“葉小四。”

“小四?這名字挺有趣,小妹妹,你姐姐在家裡凶不凶?”車北小聲問道。

說起這個,小四壓低聲音說道,“這問題,我不敢當著她的麵回答。”

車北笑了起來,“哎呀,你真可愛~比你姐姐可愛多了。”

葉攬希冇忍住,翻了個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