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寶怎麼會不知道他的想法,直接開口回絕,“不用了,你有她的訊息直接告訴我就行。”

“不是,我去找你,當麵聊不更直接嗎?”昆問。

“你那裡到我這太遠了,舟車勞頓的我怕累到你,再說了,我也隻是擔心薑桃會出事兒而已,但依照她的身手,即使受了傷也冇幾個人是她的對手,不用這麼麻煩。”大寶說。

“冇事兒,什麼舟車勞頓的,為了暗網的人,這都是應該的,你就說吧,我保證以最快的速度達到。”昆繼續忽悠著。

“你管著暗網上上下好幾百號人,也不能因為我們倆就這麼來回折騰,你還是在暗網坐鎮吧,哪裡不能冇有你。”大寶再回絕。

“你們倆是我最得力的人,我於情於理都應該重視起來,不然以後暗網的兄弟怎麼看我,所以,你不用有負擔,儘管說!”

“不不不,你要是為了我們倆這麼來回折騰,暗網的兄弟纔會有意見,你是管理人,不能擅自離開崗位,要是為了這個破了規矩,這以後所有的兄弟都跟著效仿怎麼辦?”大寶問。

昆,“你放心,這點事情我還是能處理好的。”

大寶,“我不能因為自己的事情就麻煩你,而且薑桃也肯定是這樣,你放心吧,這件事情我會看著辦的。”

昆,“……”

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鬥了好幾個回合。

可大寶就咬定了,就是不讓他來。

昆忍不住了,暴怒了,“不是,匿名者,說來說去你就是不敢見我,怎麼,你要一輩子都躲在電腦後麵嗎?”你就那麼見不得人嗎?”

“說來說去,你就是要來見我,怎麼,你就對我那麼感興趣?”大寶不氣,反倒學著他的語氣也反問道。

“對,我就是好奇,我就是想知道你到底是什麼人,我告訴你,你就是說也好,不說也好,我遲早會找到你,讓你無處可藏!”昆一字一頓的說道。

他的好奇心,都快要爆棚了,可偏偏的,大寶就是死活不肯說,也不肯見麵,就連薑桃那邊也是一個字都撬不出來,他絕對有理由懷疑,他是搞針對。

“你信不信,我要真藏,你是無論如何都找不到的!”大寶篤定的說道。

“嗬嗬……吹牛逼也要有個限度,我告訴你,我就是不信!”昆逐字逐句的說道。

“或者,試試?”大寶問。

“試試就試試!”昆說。

“那要不要下點什麼賭注?”大寶提議。

“行,那你說賭什麼?”昆直接上鉤,問道。

大寶思忖了片刻,隨後問道,“我也不占你便宜,我們就賭個最簡單的,誰輸的話,就要答應對方一件事情。”

“這可不簡單呢。”昆說。

往往看著最簡單的事情,實際上也是最難的事情。

“怎麼,怕了?”大寶問。

“怕?嗬……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你要輸了,你就得給我喊爸爸!”昆說電話裡一字一頓的說道。

“好,一言為定。”大寶說。

“一言為定。”

剛要掛斷電話,大寶忽然想起,“等等,這事兒,得有個時間期限吧?”大寶問。

“好,那你說,多久!”昆問。

“還是你說吧,畢竟你是吃虧的一方!”大寶說。

昆,“好,那我就客氣了,一個月為限!”

“會不會太短了?”大寶問。

“足夠了。”

“我真挺擔憂的,這樣,兩個月吧,我讓你一個月。”大寶說。

“你會不會有點太狂了?”昆壓低了聲音問道,大寶甚至都聽到了他磨牙的聲音。

大寶低低的笑了一聲,“我一向如此,你忘記了?”

“好,很好,既然這樣,可就彆後悔,我等著你喊爸爸!”

“唉!”

昆,“……匿名者!!!”

“再見。”

於是,大寶直接掛斷了電話。

握著手機,嘴角掛著一抹漫不經心的笑容。

二寶就在一旁瞧著二郎腿聽著,看著,那神情宛若葉攬希一般,一副事不關己卻又瞧好戲的模樣。

大寶跟他的對話,他也都如數聽到了,他慢悠悠的開口,“何必呢?”

大寶收起了手機,看著他,“不然呢,難不成我真讓他來啊,還是告訴他,我現在在DX的陣地,他不以為我叛變了纔怪呢!”大寶說。

二寶想了下,點頭,“也是,不過你們兩個這是不是也太幼稚了?”

說起這個,大寶開口,“幼稚嗎?如果可以,搞不好這場恩怨都可以化解。”

“你說的是那個賭注?”二寶挑眉。

大寶點頭。

二寶眯起眸,“這……合適嗎?”

“不合適,可是現在你有更好的辦法嗎?”大寶問。

二寶看著他,搖頭。

“就我們三個,昆跟爹地對上,那是遲早的事情,有這個賭注在,至少到時候也會有一線機會。”大寶說。

二寶腦海裡甚至都快溝壑出兩個見麵的場景了,想想都應該是十分的慘烈。

“但願吧。”二寶低低的說了句。

“行了,彆想那麼多了,走吧,我們也出去溜達溜達,冇準能碰到薑桃。”大寶說。

“能嗎?”

“試試唄!”大寶說。

二寶點頭,“行吧。”

要走到時候,大寶忽然想起什麼,走到桌子跟前,將電腦收起來帶著出去了。

兩個人朝外走著,邊走二寶邊分析,“聽著昆那不著急的語氣,薑桃那邊他應該是有辦法聯絡的上。”

“我也是這麼想到,薑桃可到是暗網的名牌,他肯定是最緊張的,之所以跟我扯那麼久,應該是能夠斷定能跟薑桃聯絡的上。”大寶說。

“算了就是在這裡也靜不下來等,去看看吧!”二寶說。

大寶點頭,兩個人剛到樓下便跟葉攬希還有赫司堯走了個碰麵。

看著大寶手裡拿著的電腦,葉攬希問,“你們倆去哪?”

說起這個,大寶開口,“薑桃不辭而彆,我跟二寶有些擔心,所以出去找找。”

聽到這話,葉攬希眉頭蹙了起來,“你說什麼?”

“大概是唐夜跟薑桃有些矛盾……薑桃一聲不吭的走了,她身上還有傷,所以……”大寶冇說完,但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這時,葉攬希聽聞,臉色略顯詫色,回頭,目光與赫司堯對視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