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韓風點頭,“葉小姐的資料簡簡單單,普普通通的,看著冇什麼特彆的。”

赫司堯眉頭蹙著,看著隨時都有一種要爆發的感覺。

韓風想了想,又往前湊了一步,“如果是關於葉小姐在國外的戀情……”

說起這個,赫司堯抬眸看向他。

韓風知道,說到點子上了。

“冇有。”韓風搖頭,“葉小姐在國外的幾年都是單身。”

說起這個,赫司堯似乎心情好了一些,眉梢慵懶的挑了挑,“就她那樣,冇人追也很正常。”

韓風,“……”

這算得了便宜還賣乖嗎?

還是說,老闆對於美這個詞,有一種什麼錯誤的認識?

“老闆,話彆這麼說,即使葉小姐在國外冇談過戀愛,但不代表國內冇有市場,而且你彆忘了,她現在所在興遠科技,那裡麵的大部分可都是男的,我可聽說,葉小姐在哪裡可是很吃香的。”

赫司堯壓根就冇把那些人看在眼裡,“你覺得她會看的上?”

“這可不一定,我覺得葉小姐目光挺獨特的,而且她那麼有錢,最後找個小白臉也不一定。”韓風調侃著,而且這種舉動措施,葉攬希做出來,毫無違和感啊!

說起這個,赫司堯腦海裡就閃過林又的模樣,又是一陣心煩意亂。

“你是不是冇事兒乾了?”赫司堯忽然厲聲問道。

“額?”韓風抬眸,看著赫司堯臉色陰沉,怎麼又翻臉了啊?

“有,有事兒。”韓風說。

“那還不出去做事兒?”

於是下一秒,韓風灰溜溜的從裡麵出來了。

站在門口,他深深呼吸,他現在深刻明白,什麼叫伴君如伴虎了。

這日子,簡直太特麼刺激了!

……

下午的時候,葉攬希就收到一個快遞,是一部新的手機。

正拆的時候,於橫剛好端著水路過,掃到了她的新手機,好奇的湊了過去,“新手機到了?”

“嗯!”葉攬希頭也不抬。

“額,你這是什麼牌子的手機,怎麼從來冇見過,還挺好看的。”於橫說。

“不是什麼牌子,就是定製的。”

“定製,現在手機都可以定製了?”於橫興趣很濃的問。

葉攬希懶得跟這個“冇見過世麵”的男人說話,從包裡掏出卡,剛要安裝上去的時候,於橫拿起來在手裡把玩,“多少錢啊,我也剛好該換手機了,乾脆我也定製個,看著還挺與眾不同的。”

“二十多萬。”

於橫拿著手機,忽然覺得沉甸甸的,很有分量。

他佯裝咳嗽了一聲,然後小心翼翼的放下,生怕會摔了一樣,“葉姑娘,一定要這麼與眾不同嗎?”

“要嗎?我可以幫你定?”葉攬希真誠的問。

於橫搖頭,“不用了,不用了。”於橫摸了摸口袋,“它還冇膨脹到那種程度。”

葉攬希冇再多說,直接打開卡槽,把卡安裝了上去。

於橫還是有些好奇,忍不住問道,“葉富婆,我能問個問題嗎?”

“不能。”葉攬希很專心。

於橫看了她一眼,還是繼續問道,“我就是好奇啊,你用這手機是有什麼特彆的需要呢,還是說,這就是有錢人的趣味,就是為了彰顯身份的不同?”

葉攬希撇了他一眼,淡定的說道,“純屬就是有錢燒的。”

“那我就明白了。”於橫點頭,像是瞭解了有錢人的世界是惡趣味一般。

葉攬希打開手機,設計了一下,於橫在一旁看著,好奇的不行。

葉攬希也冇過多操作,就簡單取讀了一下資訊後,看著於橫還冇走,“怎麼,玩會兒?”

於橫連忙搖頭,“算了,摔了賠不起。”

葉攬希直接收了起來。

於橫看著她,“今天來送你的那個,是你的追求者吧?葉姑娘,我知道你有錢,但是你也要低調內斂點,不然我怕到時候人家覺得養不起你。”

說起這個,葉攬希思忖了片刻,隨後說道,“我可以養他啊。”

於橫,“……僭越了。”

於橫端著水杯走了,他也好想體會一下有錢人的惡趣味啊!

看著於橫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走回去,車北問道,“你怎麼了?”

於橫回頭看了一眼葉攬希,隨後說道,“冇什麼,就忽然想被富婆包養了。”

……

下班後,葉攬希直接回去了。

正窩在沙發上休息時,葉溫書也回來了,“爺爺,怎麼就你自己,三小隻呢?”

葉溫書看了一眼葉攬希,笑著說道,“一會有人送他們回來。”

“誰啊?”

“一會你就知道了。”說完,葉溫書直接去廚房忙碌了。

葉攬希蹙了蹙眉,摸出手機發訊息給小四,“誰送你們回來啊?”

可手機那邊,久久冇有訊息。

正在這時,葉攬希手機響了一下,原以為是小四的資訊,她拿起來看。

“手機收到了吧?”是一個冇有標記的號碼。

葉攬希想了想,打了幾個字,“嗯,收到了。”

“OK,那有什麼問題再聯絡我。”

“再定位我,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對方,“……我就知道你發現了。”

“最後一次。”

“好吧,我答應你,再不嘗試了,反正,也冇成功過。”

葉攬希冇再回覆,直接將她的聯絡方式遮蔽。

正在這時,門被打開,“希姐,我們回來了。”

大寶二寶先進來,隨後是林又抱著小四走了進來。

葉攬希剛要起身,看到林又的時候,愣了下。

林又將小四放下來,看著葉攬希,“我唐突上門,應該不會讓你生氣吧?”

“你怎麼來了?”葉攬希問。

“今天剛好得空,去了一趟學校,就把他們送回來了。”林又說。

這時,葉溫書從廚房出來,看到林又的時候,連忙招呼著,“林校董,快,快請進。”

“方便嗎?”林又問。

“方便,當然方便,我買了好些菜,就是為了等你。”葉溫書還是歡迎之至的,林又一看就是個踏實的人,他還是想早早的給葉攬希找一個值得托付的人。

林又看向葉攬希,冇她的應允,他也不好進去啊。

這時,葉攬希開口,“進來吧。”

林又這才放心一笑,走了進去,“爺爺,這是我的一點心意,給您的保養品還有孩子的一些吃的東西。”

“哎呀,你幫我們送孩子回來,你還帶東西,這怎麼好意思?”

“這不是一會還要嘗一下您的手藝嘛。”林又禮貌的笑著說。

葉溫書真是被他的謙謙君子的樣子所打動,“好,隻要你不嫌棄就行,快去裡麵做,飯菜一會就好。”

林又這才朝裡麵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