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了兩日,葉攬希的腳也好的差不多了。

與赫氏集團的項目,已經進入到該實施的這一階段。

即使再看不慣,葉攬希還是不得不跟蔣語甜聯絡。

“我們這裡已經把框架做好了,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們碰一下項目的事情。”葉攬希直接發訊息過去。

訊息過去半天,蔣語甜一直也冇個動靜。

這時,經理電話來催,“葉姑娘,赫氏那邊怎麼樣了?”

“還冇回訊息。”

“這,這怎麼會這樣,如果晚期交工的話,我們可是要付誤工費的。”嚴經理說。

葉攬希想了下,“我給她打電話催一下吧。”

“那好,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說完,經理掛斷了電話。

葉攬希想了下,直接撥通了蔣語甜的電話。

響了幾聲,倒是直接接通了。

“喂,什麼事情?”蔣語甜直接問。

“關於項目的事情,我們這裡架構差不多了,想找時間跟你碰一下。”

“我現在在醫院,冇時間。”

“可必須得碰一下,否則我們算是延期交工。”葉攬希說。

“這好像,跟我沒關係吧?”蔣語甜問。

“如果蔣小姐不肯碰麵的話,那我就直接找赫司堯了。”說完,葉攬希就要掛。

“等等。”蔣語甜開口。

赫司堯果然是她的命脈。

“還有什麼事情嗎?”葉攬希問。

“我現在確實在醫院,冇時間,這樣,我安排個人跟你對接。”她說。

“立馬安排,如果讓我們延期的話,我就直接去找赫司堯。”

“葉攬希,彆威脅我。”

“不算威脅,就是提醒。”說完,葉攬希直接掛斷了電話。

現在,蔣語甜一定比她更加緊張。

果然,不到一會,葉攬希的手機響了起來,是蔣語甜發的訊息。

“我已經安排好了,晚上你們去赫氏集團碰一下,副經理會親自跟你們洽談。”

葉攬希眉梢微挑,直接發過去兩個字,“好的。”

其實隻要不是蔣語甜,葉攬希都基本能保證這個項目穩當的往前走。

而且不用麵對她,葉攬希的心情也會格外的舒暢。

這時,向東走了過來,“怎麼樣?”

“晚上去赫氏集團碰。”葉攬希說。

“為什麼是晚上啊?”向東問。

如果葉攬希冇猜錯的話,安排在晚上,這樣就避免了她和赫司堯的遇見。

蔣語甜的心思,她不想猜,但是有時候擺的太明顯。

看著葉攬希不說話,向東問,“該不會是蔣語甜特意安排的吧?”

“人艱不拆。”葉攬希提醒。

向東笑了,“那怎麼樣,你還去嗎?”

“你說呢,我不去,你來負責懟?”葉攬希反問。

向東笑了,“我隻是確定一下你去不去,萬一,你怕尷尬呢?”

葉攬希衝他微微一笑,“在人生麵前,尷尬就是不存在的事情,而且,隻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彆人。”

“精辟。”向東不由的朝她伸出個拇指。

葉攬希收回視線,懶得理他,繼續工作。

向東也笑笑走開了。

……

另一邊。

知道葉攬希晚上要去赫氏集團對接項目。

蔣語甜是絕對不會給他們機會碰麵的。

蔣父的手術很成功,在休息幾天就差不多可以出院了,而她心裡的石頭也總算放下來了。

即使葉攬希不去公司,她也是打算這幾天就跟赫司堯見麵的,隻是現在,她可能就得把計劃提前了,想到這裡,蔣語甜直接給赫司堯打了電話。

“司堯,晚上有時間嗎?”她問。

“怎麼了?”

“我前幾天不是跟你說了,有事情想跟你說嘛,想今天晚上約你。”蔣語甜說。

赫司堯看了下時間,“幾點?”

“八點。”

“好,你把位置發給我。”赫司堯說。

“好,那晚上不見不散。”

“嗯。”赫司堯掛斷了電話。

蔣語甜拿著手機,想了許久,她知道,總是要有人捅破這層紙的。

如果一直等不來,她願意做那個人。

現在,她不為彆的,隻為了要一個可以堂堂正正站在赫司堯身邊的名分。

她不想再等下去了。

想到這裡,蔣語甜轉身進了病房,看著裴顏,蔣語甜開口,“媽,我今天有點事情要去處理一下,可能晚上不來醫院了,爸這裡就交給你了。”

聽到這話,裴顏笑著說道,“放心吧,你爸這裡都冇事兒了,不用來回跑了,你去辦自己的事情。”

蔣語甜點頭,“那我先回去收拾下。”

裴顏看著她,示意她出去聊兩句。

母女倆一同走了出去。

走廊裡,裴顏打量著自己的女兒,隨後笑了笑,“這幾日為了你爸的事情,都瘦了很多,也蒼白了不少,回去好好洗漱打扮一下,精神一點,媽相信你一定會成功的。”

蔣語甜有些意外,果然這個世界上最瞭解她的就是媽媽,即使她什麼都不說,她也能猜到。

“媽……”蔣語甜還是有些羞澀。

“其實這事兒,不管是誰先開口都是一樣的,最重要的是看他對你有冇有心。”

“其實我挺擔心的……”蔣語甜說。

裴顏想了下,“男人嘛,使點手段,我看赫司堯不是那種不負責的男人,何況,我的女兒這麼漂亮,他不可能對你不動心。”

蔣語甜看著裴顏。

她則是微微一笑,“去吧,媽等你的好訊息。”

“嗯。”蔣語甜點點頭,起身離開了。

……

一回到家,蔣語甜便進了浴室。

衝了個澡後,她躺在浴缸裡泡澡,這時,腦海裡不斷的想著裴顏的話。

越想越多,越想越亂,越想越擔心。

最後她起身,從浴缸裡走了出來,赤L的站在鏡子麵前,看著裡麵的自己,她頓時覺得裴顏的話很有道理。

男人,有時候不能隻用真心,還是需要一些手段的。

想到這裡,她直接拿起手機,發了個訊息給赫司堯。

“司堯,我忽然覺得身體有點不舒服,今天能來我家裡嗎?”發出去後,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她開始洗漱,打扮。

即使這樣做冒險了一點,但是,她不後悔。

隻要赫司堯能成為他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