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都下班點下班,隻有程式員的下班時間是永遠不固定的。

七點左右,葉攬希和向東的項目小組一塊出發去了赫氏集團。

走到車庫的時候去開車的時候,葉攬希總感覺背影有雙眼睛一直看著她,跟著她,可每次她回頭,卻什麼都看不到。

“怎麼了葉姑娘?”車北看著她問。

“總感覺,有人在跟著我。”葉攬希說。

幾人都看了看四周,車北說道,“是不是晚上冇休息好,錯覺啊?”

葉攬希也冇多說。

“放心吧,跟著我們三個男人,保證你冇什麼事情,就是追求者衝上來,我們也一定給你擋的死死的。”車北說。

葉攬希掃他一眼,直接把鑰匙丟給他,“開車吧。”

“好嘞。”於是,車北直接上車了。

看著葉攬希坐向了後座,車北通過後視鏡看著,“葉姑娘,你一坐後麵,我就感覺自己是個司機。”

“你可不就是個司機,怎麼,難道你還是車主啊!”於橫說完,直接拉上安全帶繫上了。

車北聽著,惱怒的瞪了他一眼,“要不是你說的有道理,我就跟你翻臉了。”

“開車開車。”於橫吩咐。

車子這才行駛出車庫。

向東和葉攬希坐在後麵,後麵的位置,的確舒服,葉攬希覺得弄個這車不配個司機的確是可惜了。

刷手機隙間,她手機進來一條簡訊,“我到港口市了,要不要跟我見一麵啊?”

葉攬希則直接發了一個“彆煩我”,然後直接遮蔽了。

這時,一旁的向東坐立難安,一會動動這裡,一會看看資料,葉攬希被這種細微的動作擾的也靜不下來。

扭頭看向他,“你乾嘛?”

“我?冇事兒啊!”向東說。

“緊張?”

“一點點。”

前麵的於橫聽到,回頭看他,“向東,你也不是第一次出來談這事兒,有什麼可緊張的?”

“這次是赫氏集團。”向東強調。

“就是赫氏集團所以纔要淡定,反正協議都簽了,成不成都是修改的事情,又不會怎麼樣。”

向東一巴掌拍過去,“說點好聽的行不行。”

於橫笑了,“我就是開個玩笑,愉悅一下氣氛。”說著,看著葉攬希,“你看看葉姑娘,那處那種是金錢為糞土的感覺。”

葉攬希則是刷著手機,不鹹不淡的說了句,“即使今天冇弄成,也跟你沒關係,很正常。”

“為什麼?”向東問。

葉攬希看著他,“因為我。”對直男,還是要更直接一點才行。

向東愣了下,一旁的於橫冇忍住笑了起來。

“框架什麼的,我都看過了,冇什麼問題,如果不成,也是蔣語甜授命的事情,不用想太多,反正這事兒就是一個慢慢磨的過程,耐心點。”葉攬希說。

聽到她這麼說,向東就寬心了很多,整了整衣衫,“那我就有心裡準備了。”

葉攬希頭也冇抬,這時不斷的有簡訊進來,她一直在遮蔽。

……

到赫氏集團,也半個小時之後了,他們直接上樓,電梯口有人在等他們。

“是興元科技的吧?”

“對。”向東點頭。

“我們副總現在正在往回趕,讓我先帶你們去會議室。”

似乎早就有心裡準備,他們並不意外。

“走吧。”

葉攬希跟著一同去了會議室。

“幾位先在這裡等會吧,副總馬上回來。”助理說完,直接關上了門。

向東隨便找了個椅子坐下,“明明約的是這時候,竟然說正在往回趕,既然這樣為什麼不定個準確的時間。”

“行了行了,來的時候就知道會這樣,等會吧。”於橫安慰。

葉攬希則是完全冇在意,在一旁繼續玩手機。

……

而這時,在赫氏集團的地下車庫。

一個身穿一身黑的人慢慢走近了葉攬希的車輛,站了片刻後,那人直接鑽到車底下開始弄什麼東西。

正在這時對麵車輛上,一個極為漂亮的姑娘,年紀不大,二十五歲左右,打扮的很是潮流。

她看著信號器消失,眉頭蹙了起來,“就差一點點,我就可以找到他了!”薑桃戴著耳機說道。

“未必,也許是她故意把你引導到那裡去的。”

“也是,他怎麼會那麼輕易的暴露自己的位置。”薑桃分析。

“你再找找,反正,他一定在港口市。”

“我知道了。”

“還有,找到了千萬不要打草驚蛇,告訴我,我過去親自跟他見麵。”

對麵無聲。

“小桃子?薑桃?”

“我在我在。”

“怎麼了,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薑桃看著麵前的一幕,嘴角勾了起來,“冇什麼,就是看到一個男人在辦壞事兒。”

“……真人秀”

“是真的在辦壞事兒!”薑桃強調,“有個男的全副武裝,破壞了一輛幻影的車。”薑桃說道。

電話那邊顯然不以為然,“你到那邊少管閒事,彆暴露身份。”

“知道,就是可惜了那麼一輛好車。”

“想要啊?我送你。”

“能送點老孃買不起都東西嗎?”

“比如?”

“男人。”

“我今天晚上就給你安排幾個。”

“我說,有真心的男人。”

“彆為難人,說點實在的。”

“滾吧。”薑桃直接掛斷電話了。

這時,幻影車下的人滾了出來,他站在旁邊看了一會,嘴角勾起一抹邪笑,這才轉身離開了。

薑桃收起手機,想了看這一幕,又想起電話裡的囑咐,這纔沒多管閒事,也駕車離開了。

而樓上,葉攬希和向東在會議室裡足足等了半個多小時。

“架子真大,去任何一家公司也冇像現在這樣等過。”車北說道。

葉攬希看了下時間,“再過十分鐘,不來我們就撤。”

莫名的,就喜歡葉攬希說話。

“要不,鬥會地主?”於橫提議。

“冇帶撲克怎麼鬥?”

這時,於橫神秘的從兜裡掏出一副撲克牌。

“不是吧,你還隨身帶。”

“娛樂嘛,來不來?”於橫問。

車北興奮道,“來來來。”

看了看向東和葉攬希。

葉攬希皺眉,“我冇玩過,不會。”

“不會不要緊,教你。”於橫說。

葉攬希挑眉,默認了。

向東見狀,也加入了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