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學的時候,小四電話打來了。

葉攬希直接外放。

“希姐,都幾點了,你怎麼還冇回來?”

“忘了跟你們說,不用等我吃飯了,我在外麵談點工作,可能要晚點回去。”

“在哪啊?”

“赫氏集團。”因為學著大牌,葉攬希幾乎都冇考慮就說了。

小四那邊沉默了下,隨後應了句,“我知道了希姐,那你好好工作。”

“好。”

電話掛斷後,於橫看著葉攬希,“你妹妹真可愛。”

葉攬希依舊冇當一回事兒,已經不止他一個人誤會他們的關係了,誰讓他們一直希姐希姐的叫呢。

“火箭。”葉攬希一出牌,三人皆是傻眼。

葉攬希雖然不會,但是學的快啊。

一會功夫,把他們虐成渣渣。

於橫看著她,“葉姑娘,你這叫不會?你騙我們呢吧?”

“的確,第一次玩。”葉攬希很真誠。

於橫看著,毫無辦法。

車北隻能感歎,“得虧冇打錢,不然今天晚上錢包不保。”

向東也摸了摸自己錢包,悄悄鬆了口氣。

“再來。”於橫還就不信了。

正玩著起勁時,門被推開,副經理姍姍來遲。

原本是想聽蔣語甜的話給他們個下馬威,誰知道一開門竟然是這景象。

“你們——”

葉攬希把牌扔給於橫,看著那人道,“副總總算來了,再不來,我們就打算去吃夜宵了。”

“你們什麼態度?”副總不滿的問。

“我們什麼態度?等了您半個多小時,還不夠誠懇?”說著,葉攬希看了看時間,“準確說,是四十五分鐘。”

副總眉頭蹙起。

“您意思怎麼樣,是直接開始,還是我們改日再談,亦或者,我直接跟蔣語甜或者赫司堯談?”葉攬希問。

那人一聽,立即開口,“既然這事兒交到我這裡,就是我的事情,直接開始吧。”說完走過去坐了下來。

葉攬希給他們示意了個眼色,大家這才坐下,開始談。

看出來葉攬希是個不好惹的主,那副總雖然有心刁難,但是句句被懟,又毫無辦法。

就這樣,時間一點點流逝。

……

“哥哥,你知道希姐為啥這麼晚還冇回來嗎?”家裡,小四笑嘻嘻的看著大寶和二寶問道。

“為什麼?”

“希姐在赫氏集團,大叔的公司。”小四說。

她話一落音,大寶和二寶都看去,“你怎麼知道?”

“我更給希姐打電話,她說的。”

“希姐都冇避諱?”二寶問。

小四搖頭,“希姐又不知道我們知道大叔這人的存在,就說的很自然。”

大寶想了想,不情不願的說道,“這麼晚加班,準冇好事。”

“哎呀不要這麼想了,也許大叔是想製造跟希姐單獨相處的機會呢?”

“不行,我要叫希姐回來。”大寶說著就要打電話。

小四直接給按住了,“你忘了,我們約定的,不準乾涉其中的。”

大寶看著小四,想了想,起身回房間。

“哥哥。”

“我不打,我回去房間上網。”大寶說。

小四這才放開了他,“哥哥要說話算話哦。”

大寶冇說話,直接進了房間。

小四美滋滋的坐在沙發上,還幻想著有一天葉攬希能和赫司堯站在一起,也許,結果也不是他們想的那麼壞!

想想,還是充滿期待的。

房間內。

大寶打開電腦,從黑色的介麵進入一個聊天室。

聊天室的人不多,就四五個,昆冇在線,大寶莫名的有些心煩。

剛要下線,群裡有人喊他,“大寶竟然上線了!”

這時,大家都注意到了,集體在群裡喊他。

大寶見狀,不得已出麵說了句話,“最近事多,冇怎麼上線。”

“昆就夠忙了,你比他還忙。”手摘星辰說道。

“昆去哪了?怎麼一直都冇訊息。”大寶問。

“找他有事兒?”

“嗯,一點私事。”

“額,說曹操,曹操到,他回來了。”手摘星辰說道。

“回來了?”一聽這個,大寶有些來勁了,“人呢?”

“正在上線。”

果然,不到一會,昆的頭像就亮起來了,“聽說有人找我?是誰想我了?”

“冇人想你,找你是真的,我的結果呢?”

“什麼結果?”昆反問。

“什麼什麼結果,我給你郵寄的東西,讓你幫我做DNA鑒定的結果。”大寶就差吼他了。

說起這個,昆恍然大悟,“哦,這個啊,結果應該早出來了,在我郵箱裡,我找找。”

“擦,早知道我就破了你的郵箱自己找了。”大寶說。

昆,“……我勸你說話客氣點,我的郵箱說破就破,我不要麵子的嗎?”雖然他知道大寶有這個本事。

大寶懶得跟他爭辯,等待的過程中,內心很是焦急。

“怎麼樣了啊!”大寶催。

那邊沉默。

“昆?”

“你TM的說話啊!”

“人呢?”

大寶隨時都奔走在爆炸邊緣。

“來了,剛纔去喝了口水。”

大寶,“……”

他發誓,如果有一天,他一定要狠狠狠狠的虐他!!!!

“結果呢?”大寶問。

“你要不要猜猜?”昆問。

“我猜你奶奶個腿兒,說!!”

還從冇見過大寶這樣爆炸,昆那邊忍不住笑了起來,“把懸念拉到最高,有冇有一種很刺激的感覺?”

“刺激是吧?好,我也讓你刺激刺激。”大寶已經懶得用廢話跟他來表達了,手指快速的在鍵盤上敲擊上,螢幕上飛快的閃過一行又一行的介麵還有英文字母。

很快,昆就察覺不對勁兒,“臥槽,你要乾什麼?”

“你特麼封我號?”昆懵逼了。

“我破了我的郵箱?”

“你郵箱冇有!”大寶說。

“不是在郵箱,是紙質的。”昆哭笑不得。

“再給你一次機會,再不說,我就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了,也許,一不小心就把你的位置給抖出去了……”大寶威脅。

昆,“……算你狠,我給,我給還不行嘛,我給你拍照發過去,自己看。”

大寶這才氣消了一半。

很快,照片發了過去,等著圖片一點點放大,大寶看著上麵的英文,直接找到最下麵的結果。

“檢測親子關係結果為99%。”

看到這一行字,大寶頓時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