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跟赫司堯,真的是父子關係?

雖然心中早就已經有了猜測,可跟看到結果的那種衝擊感,還是不一樣的。

大寶看著電腦上的那一行字,久久發呆,心中也不知道到底什麼滋味。

是開心,或者不開心,說不上來,五味雜陳。

這時,昆在那邊炸他,“你這是做的誰跟誰的親子鑒定啊?該不會是你外麵弄了個私生子怕老婆知道吧?”

大寶還在發呆。

“對了,忘了跟你說,薑桃去了港口市。”昆說。

大寶還在發呆。

“大寶大寶???”

看著他在線,卻一直不說話,昆試著讓他的介麵抖動了下,大寶這才晃過神來。

“我在。”大寶說。

“你乾嘛呢?”

“冇什麼,剛在想事情。”

“想鑒定結果的事情?”

“嗯。”

昆笑笑,“結果到底是在你的意料之內還是意料之外。”

“之內。”

“那你還想什麼?”

“一言難儘。”大寶說,這種感覺真的很不同,這份結果取決了以後他麵對赫司堯的態度。

“行了,即使真是你的私生子,好好跟你老婆說一下,這事兒,你也瞞不了多久,還不如坦誠點。”昆說。

大寶,“……我冇老婆。”

“冇老婆就有孩子了?那你更不用擔心啊,要回來養就是了。”

大寶,“……”

昆的腦迴路啊,大寶都懶得解釋。

“剛纔你說薑桃來港口市了?”大寶直接轉移了話題。

“對,今天應該到了,怎麼樣,你們要不要見一麵?”昆問。

大寶,“……不方便。”

“大寶,咱們這幾個裡麵,可就你最神秘了,我們對你一無所知,還這麼信任,你懂不懂被人赤L窺視的感覺?”

“所以呢?”大寶問。

“所以,露個麵,讓見見唄。”昆說。

“不方便。”

昆,“……靠,你除了這句還會說點彆的不?”

大寶思忖了下,“不行。”

昆,“……”他想罵街了。

正在這時,薑桃上線了,直接進入了聊天室。

“怎麼,聊我呢?”薑桃一上線就是一副很歡快的樣子。

“看來你這次去港口市,一無所獲了。”昆遺憾道。

“大寶不見我?”

“他不方便。”

“大寶,你是不是自卑不肯見我?”薑桃問。

“你開心就好。”大寶發了個微笑的表情。

“長得醜沒關係,你有本事啊,我不會嫌棄你的。”薑桃說著,發了一個性感的圖片。

“就是,薑桃可是地下組織排前三的美女,你要不見,可就真的可惜了。”昆說。

大寶,“……我見過了。”

“what什麼時候見過的?”薑桃問。

“就黑了你的手機,看到的。”

“艸!”薑桃還是冇忍住罵了起來,“大寶,你這樣做可不仁義道德。”

“我那收回我的話,你就當不知道。”

薑桃,“……”

這才更恐怖好嗎??

他們一點直覺都冇有,一點被人黑的痕跡都找不到。

昆,“……”

他深深的感覺到恐懼。

得虧大寶是跟他們一條線的,否則這人的存在,絕對會讓他們夜不能寐。

“那你是嫌我長得醜?”想了許久,薑桃問道。

“不醜,挺好看的,我目前見過的,你絕對排第二。”

“第一是誰?”薑桃問。

“我……親愛的媽咪。”

薑桃,“……”這話,她全當他在維護了。

“那你什麼意思,不見我?”薑桃問。

大寶想了想,“我是怕嚇到你們。”

“你就是長成一坨屎,都嚇不到我們。”薑桃說。

明明是個大美女,可怎麼說話就帶味兒呢。

大寶,“給我點時間想想吧。”

這可是這麼久以來,大寶第一次鬆口。

薑桃和昆似乎看到了希望一樣。

“那我等你訊息。”薑桃說。

“你住哪?”大寶問。

薑桃也不隱瞞,“赫氏集團附近。”

大寶挑眉,“怎麼住哪?”

“都說赫氏集團的總裁名聲在外,想會會他,看他到底有冇有傳說中那麼牛逼。”薑桃笑著說。

大寶,“……”

他該怎麼開口阻攔,讓她不要打赫司堯的注意?

正想著,薑桃說,“不過應該看不到了。”

“為什麼?”大寶問。

“今天在赫氏集團的停車場,我看到有個人在一輛幻影的車上動手腳,應該是赫司堯的車,指不定,明天他就上新聞了。”薑桃說。

大寶心尖一顫,“你說什麼?”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幻影?”

“嗯,是啊,雖然停車場的好車不少,但是像這種絕版車,應該也隻有赫司堯那種級彆纔開得起。”薑桃分析。

大寶內心一陣發慌,他直接起身出去客廳。

小四就在沙發上看電視。

“小四,希姐在赫氏集團?”

“對啊!”小四點頭。

“希姐今天上班,開車去的?”

“是啊。”小四依舊點頭。

二寶看出大寶的神情不對勁,問道,“怎麼了?”

大寶都冇回答,直接掏出手機給葉攬希打電話。

可電話卻處於暫時無法接聽狀態。

打了一次又一次,電話一直打不通。

他內心一陣恐慌,這時二寶走了進來,“怎麼了?”

“打電話給希姐,一直打,能打通為止。”大寶說。

二寶也不敢多問,拿起手機就打,畢竟他可從來冇見過大寶這個樣子。

走回到電話跟前,看著薑桃還在線,大寶問道,“你還記得被動手腳的車輛是什麼車牌號嗎?”

“記得啊,LX600。”過目不忘是他們最基本的本事。

“紅色的,對嗎?”

“喲,你知道?”薑桃問。

“你確定,看到有人動手腳?”大寶在問出這幾個字的時候,手都在顫抖。

雖然是隔著電腦,但是薑桃能感覺到大寶的緊張,“我確定。”

大寶不說話了,眼眶都紅了起來。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薑桃問。

想起薑桃在赫氏集團附近,大寶說,“你去幫我攔住那輛車,不要讓人開它,一定要攔住!!!”

知道事關緊急,薑桃也冇多問,直接應了句,“我馬上去。”

回頭,大寶看著二寶,“電話打通了冇?”

二寶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