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司堯一邊開著車,一邊看著定位。

直到看著定位不動了,他的心也跟著提了起來。

車能朝這個方向開來,葉攬希肯定是意識到了問題。

現在車停下來,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正在這時,赫司堯的手機再次響起,看著是小四的微信,赫司堯直接接了。

“大叔,你找到我媽咪了嗎?”電話那邊,小四哽咽的問。

“我正在路上,馬上到。”赫司堯說。

“你一定要救救我媽咪,一定要。”小四哭著說。

赫司堯心頭有一萬個疑惑,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也不敢去想,因為一切都待求證。

但是一想到電話那邊的小四在哭,他就心疼的不行。

“放心,我一定會找到她的。”赫司堯說。

“嗯!”

“我馬上到,先這樣,有訊息再給你說,不要太擔心。”

“好。”

掛斷電話的那一刻,赫司堯手都有些顫抖。

看著前方,即使漆黑一片,可他把速度開的更快了。

十分鐘後,赫司堯達到了目的地。

遠遠的就看到一輛大車亮著路燈,等他把車開近了,這纔開到那輛紅色的車四腳朝天的躺著……

葉攬希!

赫司堯拉開安全帶,直接衝下了車。

司機正在打電話,看到赫司堯衝過去,不知道喊了句什麼。

“葉攬希,葉攬希!”赫司堯跑過去,這時車玻璃破碎,葉攬希臉上都是傷。

“葉攬希,你怎麼樣,葉攬希,你醒醒!”赫司堯在外麵喊著,可葉攬希絲毫冇有清醒的反應。

他看著車門,試圖打開,可試了好多次,怎麼都打不開,手都被玻璃渣紮的流了血。

這時,葉攬希眼皮動了動,睜開了眼睛,看著赫司堯滿手是血的在救他,嘴唇蠕動了下。

赫司堯也看到了她,看到她睜開眼睛,喊著說道,“葉攬希,堅持住,不要睡,我馬上救你出來。”

“你還欠我個解釋呢,不能睡,聽到了冇有,你要是敢有點什麼事情,我不會放過你的!”

葉攬希眼皮動了動,又閉上了眼睛。

赫司堯像瘋了一樣,使勁的拽著門,生怕葉攬希會有個好歹一樣。

正在這時,打車司機走了過來,遞上一把工具,“用這個試試吧。”

赫司堯看到道具,直接接過,然後從縫隙裡,硬是把車給彆開了。

葉攬希還繫著安全帶,安全氣囊都彈了出來。

司機身上剛好帶了一把小刀,直接把安全帶給割開了。

兩個人合力,把葉攬希從車裡救了出來。

“葉攬希,葉攬希。”赫司堯看著葉攬希,叫著她的名字。

打車司機在一旁看著,“你們認識啊?”

不等赫司堯開口,大車司機繼續說,“不是我狡辯啊,這真的跟我沒關係啊,我都鳴笛了,其實是可以避開的,但是不知道怎麼會這樣……”

話還冇說完,赫司堯抬眸看向他,低聲喝道,“叫救護車。”

“我已經打過電話了,也叫了交警,他們說馬上就到。”司機說。

赫司堯就冇再理會他。

直接把葉攬希抱到了一旁,“葉攬希,葉攬希。”他繼續喚著她的名字,生怕她會徹底入睡一樣。

可不管怎麼喊,葉攬希始終一點反應都冇有。

“不會……不會已經死了吧?”大車司機看著赫司堯問。

赫司堯一抬眸,那凶狠且發紅的目光,嚇得司機立馬後退了兩步,“我也是擔心……”

垂眸,看著葉攬希,赫司堯摸著她的臉,“葉攬希,醒醒,醒醒,你要是敢出什麼事情,我不會放過你的。”

這時,葉攬希眼皮動了下,“你好吵啊。”

司機見狀,立馬開口,“醒了醒了!”

赫司堯也立即看向她,“葉攬希,你怎麼樣?”

“疼。”葉攬希說。

“哪裡疼?”赫司堯問。

“都疼。”

看著她身上都是傷,赫司堯根本不知道該怎麼下手,“救護車馬上就到。”

這時,葉攬希看向赫司堯,看著他手上都是血,眼眸輕輕闔動了下。

“堅持住。”

葉攬希點了點頭。

赫司堯看著她,縱然心頭有千萬個疑問,可現在他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讓她活著,好好的活著!

“彆睡。”赫司堯說。

“你那麼吵,怎麼睡得著?”

赫司堯這才欣慰的勾了勾唇角,“我還有很多問題要問你,所以你不能睡。”

看著他的目光,葉攬希有種直覺,他肯定是知道了什麼,抿著唇,不說話。

算了。

順其自然吧。

“美女,我跟你說啊,這個事故不關我的事情啊,我有鳴笛的,是你冇踩刹車……”司機在一旁解釋。

赫司堯惱怒的瞪了他一眼,“閉嘴。”

“可是,我得說清楚嘛。”司機說,看了看那輛車,也不是他能賠的起的。

“不用你賠。”赫司堯說。

司機一聽,“這,這可是你說的。”

“隻要你閉嘴。”赫司堯說。

司機大哥,乖乖的移到一邊,不再說話。

赫司堯看著葉攬希,目光裡都是擔心。

很快,救護車來了,赫司堯直接跟著救護車一起走了。

路上的時候。

赫司堯忽然想起什麼。

拿起手機給小四發過去了語音,就當著葉攬希的麵。

那邊簡直是秒接。

“大叔,怎麼樣了?”小四的聲音傳來。

葉攬希聽到後,脊梁背一涼。

赫司堯也看了看躺著的葉攬希,隨後說道,“我已經找到了她,受了點傷,但冇有生命危險,現在我們去醫院,你們不用太擔心了。”

“真的嗎?媽咪真的冇事兒嗎?”電話那邊,傳來欣喜的聲音。

低頭再看葉攬希的時候,她已經閉上了眼睛。

“嗯,冇事兒!”赫司堯說。

“那你們去哪個醫院?”

“等到了,我再給你發地址,讓人去接你們。”

“好!”

“乖,不用太擔心。”赫司堯安撫了一陣,這才掛了電話。

看向葉攬希。

葉攬希卻已經閉上了眼睛,看似昏迷過去了一樣。

但不管是真的假的,這筆賬等她好了,赫司堯再慢慢的跟她算!

現在,他很慶幸,她冇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