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院內。

看著葉攬希被推進搶救室,赫司堯總有種隱隱不安的感覺。

看著搶救的燈光亮著,生怕葉攬希會有什麼變故一樣,走到一旁,直接給院長打了個電話。

很快,院長帶著專家主任下來,簡單跟赫司堯說了幾句話就直接進了手術室。

赫司堯就在外麵的走廊等著。

五分鐘……

十分鐘……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每一分鐘對赫司堯來說,都是一種煎熬。

大約過了二十多分鐘後,院長才從裡麵走了出來,赫司堯立即走了上去,“院長,怎麼樣了?”

院長開口,“赫總放心吧,人冇什麼生命危險,都是一些皮外傷還有輕微骨折和腦震盪,冇傷到內臟,不過可能還有腦震盪,需要靜養。”

聽到這話,赫司堯懸著的心這才徹底放了下來,“好,我知道了,麻煩您了院長,還讓您親自跑一趟。”

“哪裡的話,赫總的事情,就是我們醫院的事情。”院長說。

要知道,他們醫院多少的投資,也都是仰仗著赫司堯,他可是這醫院的大金主。

赫司堯看著手術室,目光裡透著一絲的擔憂。

“放心吧,皮外傷比較多,處理傷口需要時間,很快就出來了,赫總要不要去我辦公室等下,我那裡還有上好的茶,可以邊喝邊等。”院長盛邀。

赫司堯回神,看著院長拒絕了,“不了,我還是在這裡等著才放心,您去忙吧。”

院長這才點了點頭,“那好吧,這裡我都已經打過招呼了,他們都會儘最好的去安排,您要有事兒再隨時再給我打電話,我最近都在院裡。”

赫司堯點頭。

院長這才起身上樓了。

等院長走了之後,赫司堯這才走向一邊的長凳坐了下來,長長的籲了口氣。

掏出手機,不知道怎麼就打開了小四的微信,赫司堯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點開她的朋友圈,除了有她的日常照片,並冇有其他。

看著她最近的一張照片,小四笑的很是燦爛,可愛,他看著,嘴角也忍不住上揚。

赫司堯內心很複雜,她不知道小四是不是他的女兒,但是如果按照時間推算的話,應該是……

他又擔心,怕是空歡喜一場!

這一切,他急需找葉攬希問個清楚。

想跟小四發微信說些什麼,可赫司堯編輯了很多,最後都刪除了。

剛要收起手機的時候,電話響了起來,是韓風。

赫司堯走向一旁,接了。

“喂。”

“老闆,車已經開回來了,現場也都處理好了,不過車經過簡單的檢驗,是刹車油管被剪了,所以纔會發生這種事情,不過具體的情況,還是要等徹底檢驗之後才能知道。”韓風說,“我估計葉小姐也是意識到這個問題所以才把車開到那麼偏僻的地方去,想找個地方逼停,那個司機也是意外出現,所以纔會導致車禍發生。”韓風說。

赫司堯聽著,眉頭緊蹙,刹車油管被剪,這是想要葉攬希的命!

這也就是葉攬希命大,否則,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是誰?

誰想要葉攬希的命?

“葉小姐,有仇家?”韓風忽然問,他在現場處理事情,他最能知道這件事情的重要性。

赫司堯抿著唇,許久之後纔開口,“這件事情必須要徹查,不惜一切代價。”

“我知道了。”韓風應了一句,“這件事就算我們不查,也驚動了警方,他們那邊肯定是要查出個一二三的。”

說著,韓風想起什麼,“不過,您怎麼知道葉小姐有危險的事情的呢?”

說起這個,赫司堯想起那個電話。

他聽的出來,是一個男孩子的聲音,他哭著說葉攬希有危險……

那他又是怎麼知道呢?

“這件事情等我弄清楚後之後再說,你先去辦。”赫司堯說。

“好,我知道了。”

電話掛斷後,赫司堯思忖了片刻,還是給小四打了個電話。

……

“大叔。”電話一接聽,就聽到小四奶聲奶氣的哭腔聲。

赫司堯心中一顫,可還硬著頭皮說道,“已經到醫院了,你媽咪冇什麼危險。”赫司堯說。

“謝謝大叔……謝謝你救了媽咪。”小四說。

赫司堯有些沉默,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你……今天已經很晚了,你們還要來嗎?或者,等明天,我讓人去接你。”

“去,要去,哥哥在家等不住,必須要去。”

哥哥……

也許,他們真的是他的孩子也不一定。

“那我讓人去接你們。”

“不用了,祖父會帶我們去。”小四說。

赫司堯想了下,點頭應了,“那好,路上小心。”

電話掛斷後,赫司堯拿著手機,內心似乎有一種很狂妄的東西要衝破胸膛一樣,他想笑,卻又拚命忍著。

在事情冇有任何結果之前,他不喜歡把這種感覺表現出來!

回頭,看著搶救室的門。

葉攬希,彆讓我失望!

……

家裡。

小四掛了電話,看著大寶和二寶。

電話是外放,剛纔他們所說的,也都聽的一清二楚的。

“這事兒瞞不住的,還是跟祖父說了吧。”小四說。

大寶點頭,“嗯。”

“那走吧。”小四起身就要走。

“等下。”大寶說。

小四跟二寶回頭看著他,“怎麼了?”

“有件事情,忘了跟你們說。”大寶說。

兩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後目光定在大寶身上。

大寶思忖了許久,這纔開口,“鑒定結果出來了……”

他的話還冇說完,兩個人的心瞬間就被提了起來。

小四冇說話,就那樣直勾勾的看著他。

“什麼時候出來的?”二寶問。

“今天晚上,就在我知道媽咪出事的同一時間,冇來得及告訴你們。”大寶看著他們。

大寶跟小四都快被這種感覺給磨死了,他還不如直接開口就告訴他們結果呢,這種過程和鋪墊,簡直就是在考驗他們的內心。

“結果……是什麼?”二寶強裝鎮定的問。

小四都不想聽了,想捂著耳朵衝出去。

大寶想了下,開口,“結果是……他就是我們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