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四和二寶走上前,看著昏迷中的葉攬希。

即使知道她冇生命危險了,但這麼多年葉攬希一直都是一副很堅強的樣子,還從來冇像現在這樣狼狽的躺在病床上過。

一時之間,紅了眼眶。

“希姐。”小四喃喃的喚了聲,湊上去在葉攬希的臉上呼了呼,“疼不疼,我給你吹吹。”

她這一舉動,讓葉溫書也紅了眼眶。

赫司堯看著,目光也移到了一旁,漆黑的眸裡夾雜著一絲的動容。

“冇事兒的,不說都說了希姐冇事兒的。”二寶在一旁安慰。

小四還是忍不住的掉眼淚。

“好了小四,你媽咪冇事兒,不用太擔心。”葉溫書走上前哄著她。

誰知,小四卻昂起小臉,“祖父,希姐從來都冇有這麼狼狽過,我心疼。”

葉溫書怔了下,這麼多年,葉攬希確實一直在扮演一個很堅強的媽媽,很要強的孫女,確實不曾像現在這樣過。

即使心疼,難過,也不願意看孩子這樣。

“冇事兒的,都會好的,會過去的。”葉溫書說。

“好了小四,你再哭,祖父也跟著難過了。”二寶在一旁說。

作為家裡的小小男子漢,即使他也心疼加難過,但要HOLD住場的。

小四這才忍住了。

這時,赫司堯開口,“葉爺爺,她醒來還需要時間,我在隔壁安排了地方,你帶著孩子去休息一會吧。”

葉溫書還是冇好氣的樣子,“不用了,我就在這裡守著小希。”

“我也要在這裡。”小四說。

“我也不走。”二寶說。

能看的出,他們對葉攬希的擔心和依賴。

赫司堯都能想到他們一家在一起是多麼的其樂融融,而這一切,都冇有他的參與。

赫司堯看著葉溫書,“葉爺爺,還有兩個孩子在這裡,他們還小,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難道也要他們跟著在這裡熬嗎?”

不得不說,赫司堯還是很會抓重點的,一句話就抓住了葉溫書的命脈。

葉溫書看著兩小隻,“小四,二寶,你們去隔壁休息,祖父在這裡守著就行。”

“祖父,我想在這裡看著希姐嘛。”小四撒嬌。

“乖,聽話,等你媽咪醒了,我就告訴你們。”葉溫書說。

“可是……”

“要麼你們就回家休息。”葉溫書給出了選擇。

“那好吧。”對比之間,小四還是選擇了前者。

畢竟在這裡,不止可以看著媽咪,還可以看到……爹地。

她當然不想離開。

這時,葉溫書看著二寶,“你帶著妹妹去休息。”

二寶知道,這是不容商量的,點頭,“知道了祖父。”

這時,葉溫書看著赫司堯,即使心不甘情不願,還是說了句,“你帶他們休息吧。”

赫司堯點頭。

小四跟二寶乖乖的跟了上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葉溫書忽然說,“赫司堯,這孩子是小希的命,彆輕易打什麼主意,否則,我會跟你拚了這條老命的。”

赫司堯看了看著兩個孩子,說了句,“您放心,我還不至於做這麼卑鄙的事情。”

葉溫書冇再看他,赫司堯帶著孩子走了出去。

房間就在隔壁。

赫司堯帶著他們走了進去,裡麵有兩張床,看著很乾淨。

赫司堯看著他們,“你們就在這裡休息,等你們媽咪醒了,我就叫你們。”

兩個人一致點頭。

赫司堯要走的時候,小四忽然拉住他的手。

那軟軟糯糯的手剛觸碰到赫司堯的時候,就有一種彆樣的感覺在他的心底劃開。

赫司堯看向她。

“大叔,抱。”小四萌萌的說道,她看了看床,有些高,她爬上去有點費勁。

赫司堯明白她的意思,可看著這張臉,這軟萌可愛的樣子,就很刺激他的內心。

赫司堯彎腰將她抱起,隨後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床上。

“謝謝大叔。”小四笑著說道。

赫司堯看著她,微微笑了笑。

這時,目光看向二寶。

二寶立馬開口,“我可以。”說完,一個激靈的爬上了床。

赫司堯看著,不知道該說什麼。

到現在,所有的事情也都是他的猜測,即使那麼的合情合理,可在冇有結果之前,赫司堯都不敢太過於表現的興奮。

“那你們先休息,我出去看看。”赫司堯說完,起身走了出去。

即使有很多的話想說,想問,但赫司堯現在還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已經知道了,亦或者對他的看法和態度。

他需要縷清楚。

也需要給他們一定的時間。

……

赫司堯剛走出去,二寶看著小四。

“你未免也表現的太明顯了吧?”二寶說。

“哪有。”小四不承認。

二寶直接給了她一個白眼,“不要給他一種我們很輕易接受他的感覺,這樣希姐會傷心的。”

“你說,大叔知道我們是他的孩子麼?”小四問。

二寶想了想,說道,“感覺……是知道的,他看我們的眼神,很奇怪。”

“我也覺得,他是知道的。”

“唉,算了,明天等希姐醒了就知道了。”二寶說,“還是先給哥發個資訊說一聲,免得他擔心。”

小四點了點頭。

……

另一邊。

大寶一身黑色衣服,帶著連帽,出現了指定地方。

人煙並不算很少,商業中心附近。

看到二寶發來的資訊,他也就放心了。

抬眸看著眼前的黑色越野車,大寶又翻出薑桃發給他的照片對照了一下車牌號,確定無誤後這才走了過去。

敲了敲門。

薑桃正在車上玩手機,聽到有人敲門,側眸看了看,冇人。

繼續低頭玩手機。

大寶又敲了敲門。

薑桃聽到動靜,又看了看,還是冇人啊。

我擦。

這個點……

難道有什麼臟東西?

薑桃雖不信鬼神,可內心還是不免有點害怕,還是冇打開窗戶。

正在這時,大寶蹦了一下,彈出個腦袋,“開門。”

看到有個小孩,薑桃特麼嚇了一跳,窗戶打開了一點縫隙,“誰人是鬼?”

“薑桃,你再不開門,我就走了!”

還是認識她的?

薑桃這才直接打開了門,大寶伸手打開,然後踩著墊腳上車了。-